今年上半年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反弹 “小眼镜”越来越多,究竟怎么防?

2020-11-10 17:11:19来源:四川在线编辑:张艺

李子屯  四川在线记者 江芸涵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发布《儿童青少年防控近视系列手册》,包括幼儿园篇、小学生篇、初中生篇和高中生篇,再次引发社会对孩子近视的高度关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儿童青少年居家学习生活,户外活动减少、电子产品使用增多,诸多原因导致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和发展的风险增加,近视率反弹,给儿童青少年用眼健康和近视防控工作带来了新挑战。


现状令人担忧


近视率反弹,低龄化越来越突出


“9月以来,来找我就诊的少年儿童中,近视患者占了眼科疾病患者一半,去年同期只有三分之一。”四川省眼视光学会会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眼视光学系主任兼眼科副主任刘陇黔教授长期从事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他分析,今年患者增多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疫情期间,学生要上网课,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偏长,户外活动大幅减少,中小学生用眼负担存在不同程度增加,增加近视发生和加重的风险。”

记者从省卫健委了解到,疫情期间,中小学生的近视率都有不同程度反弹。2019年,全省儿童青少年近视总体发生率从2018年的53.5%下降到48.6%,下降4.9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全国中小学生近视率却增加了11.7%,四川情况也不容乐观。

不仅“小眼镜”逐年增长,刘陇黔还发现,低龄化也越来越突出,“以前,几乎没有6岁以下患近视的,这些年就诊率出现井喷。”对于近视发病率低龄化,他比较担忧,“越小年龄患上近视,长大后高度近视的可能性就更大。”

四川省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杨吟也有同感,“上儿童眼科门诊有七八年了,近视的初发年龄逐渐变小,以前是11-12岁才患近视,现在前移到7-8岁,6岁以下的也多了。”

我省学生近视专项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全省幼儿园和中小学生的近视率为48.6%,幼儿园儿童近视率为15.3%,小学生近视率为32.9%,初中生近视率为67.7%,高中生(含职高)近视率为75.1%。

家长很无奈


学业压力不断增大,近视防控越发难


近期,川观新闻教育频道进行了“中小学生近视防控网络调查”,参与调查的家长有近百人。数据显示,孩子患近视的比例达61%,其中一半是小学就患上近视。有72%的家长表示,今年9月以后身边有新患近视的孩子。

孩子为什么会近视,是许多家长的疑问。“目前没有一个准确结论。”刘陇黔介绍,眼睛近视与环境、遗传等因素都有关系,但能肯定的是,目前近视患病率大幅度的增加与环境因素关系更大,户外活动减少是主要因素,因为大自然的光线对孩子的眼睛健康有很大的好处。

网络调查显示,孩子每天户外活动时间达1小时以上的只有11.1%,半小时和不到半小时的有55.6%。“户外活动能显著降低近视患病率。”杨吟说,“我们建议,每周孩子的户外活动时间应该不低于14个小时,平均每天就是2小时,但是很难保证,特别是学龄越高越难。”

记者调查发现,从小学高段到高中,随着学业压力不断增大,家长们对孩子的近视防控也越发艰难。

网络调查中,对于“您是否会注意家中的读写光线和孩子的读写姿势?”“您是否会定期检查视力、培养健康的用眼习惯?”这类问题,大多数家长都做了肯定的回答。但是,关于孩子每天写作业的时间,有一半的家长表示要2个小时及以上。

受访的不少家长表示很无奈,“现在学业压力不小,近视这个次要矛盾只有让位于学业这个主要矛盾。”

“也有家长认为,现在戴眼镜,成人后做近视手术就行了。其实,近视手术并不是治疗近视,也改变不了近视眼轴(眼球前后径)变长的本质,而眼轴延长可产生一系列的并发症,甚至导致失明。”刘陇黔认为,要扭转这些错误观念,必须持续不断地开展近视防控宣传工作。他建议,家长们一定要把握两个关键词:“户外”和“白天”,“如果天已经黑了,或者在室内运动,那作用也不大。”

学校有难处


举措不少难度也大,需要软硬件支持


记者从省卫健委了解到,四川的青少年近视防控在全国起步较早,从2013年起就开始对学生进行视力不良监测,2018年后又增加了专项近视监测。省疾控中心环境与学校卫生消毒所所长陈剑宇告诉记者,每年监测的儿童青少年人数有十多万,覆盖了从幼儿园大班到高中所有学段,也覆盖了全省21个市(州)。“从这些年的监测情况来看,近视防控工作越来越受到大家重视,各相关部门采取了许多措施,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但凡重视学生近视防控工作的学校,都在技术层面采取过一些较为实用的举措,比如改进教室照明设备、设法纠正学生的书写姿势、确保户外一小时活动等。

2016年底以来,成都市沙河源小学联手专业眼科医院推行“光明行动”,开展“国球护眼球”项目,学生近视率低于30%。成都市棕北中学每年对学生开展两次视力监测和视觉健康检查,建立棕北中学青少年视觉健康电子档案,改革眼保健操,坚持阳光体育大课间锻炼。

南充市白塔中学通过一系列举措,学生近视率去年下降0.5个百分点。“太难了!”办公室主任张闫宗坦言,“大部分学生在进入中学之前就已经近视,而且不少孩子没有正确的认识,总觉得眼保健操也好,知识讲座也好,都是安排的任务,应付了事。”

近视防控要前移,硬件保障是刚需。棕北中学副校长张东明说,学生几乎90%的用眼时间在学校,照明光源质量特别重要。“一间教室,普通灯管几百元,如果换成全光谱、无频闪的高端光源就要上万元,学校没有这么多经费。”

沙河源小学校长季志彬建议,政府一方面要加大投入,改造照明设备和添置户外运动器材,另一方面可制定科学的考核办法,把近视防控纳入对班主任、任课教师的评价。

还有不少学校反映,目前中小学校校医数量很少,而且他们还需要承担多项工作,无法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学生近视防控上,希望更多的专业医疗机构能够进学校,指导近视防控。

更积极的对策


需要师、生、家、校、社多方联动


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委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去年10月,《四川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行动计划》出台,建立了省教育厅、省卫生健康委、省体育局等八部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厅际联席会议机制,探索建立“政府主导、家校配合、部门协作”机制。通过举办系列培训班,让教师掌握青少年眼健康知识和防控方法。举办“爱眼日”“近视防控宣传月”等系列活动,引起社会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的广泛关注与支持。引导家长积极配合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学习负担,在家庭环境中对孩子科学用眼进行宣教和监督。

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做好近视防控工作?

“越来越多部门参与进来,共同推进青少年近视防控是非常必要的。”在一线医院的刘陇黔和杨吟深有感触,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师、生、家、校、社多方联动。

“科学深入的健康宣传可以使广大群众认识到近视防控的重要性。”陈剑宇介绍,我们不断加大对近视防控的干预,面向学生和家长进行宣传教育,到学校去开展专家讲座。

省教育厅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要进一步深化‘提质减负’,切实做到‘一减一增’,即减少持续近距离用眼的时间和强度,增加户外活动、课外活动和体育活动时间。”

针对基层学校卫生及眼科人才缺乏的问题,省卫健委2019年共批准22个省级眼科继教项目,在32个县级医院开展眼科培训,共培训900余人,完成学生及成人眼病筛查2万余人,提高了各级医务人员常见眼病诊治和处置能力。

下一步,省教育厅和省卫健委等部门将联合建强我省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治与视力健康专家队伍,从教育教学改革、师资队伍建设和学科专业建设等方面制定计划和具体举措。通过开展对各市(州)人民政府的评议考核、全面推进学生视力健康监测、实施灯光改造工程等措施,明确各方责任,形成推动合力。制发学校、家长、学生防控责任清单,提高社会和家长的参与度,建立社会资源准入机制,强化社会责任意识,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图片由省教育厅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