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四川英雄⑨|在地灾第一大省防灾,让伤亡再少一点

2020-11-16 18:27:10来源:四川在线编辑:何勇

 

人物名片

姓名:胡涛

 

身份:四川省自然资源厅地质灾害防治处处长

 

简介:今年汛期,受罕见极端天气影响,我省地质灾害呈多发群发态势,同比去年增加2倍以上,胡涛始终与全省地质灾害防治战线同志一起奋战,科学指导各地防灾。截至目前,全省共发生地质灾害4176处,占到了全国总数的40%以上,实现成功避险149起,未发生一起重大群死群伤事件,努力将因灾伤亡降低至最低限度。

四川在线记者 寇敏芳 摄影摄像 吴枫

除了文件和电脑,胡涛的办公桌上,常常放着一盒胃药冲剂,胃痛的时候,冲一包能缓缓,虽然他知道,多半只是心里安慰。

胡涛是省自然资源厅地质灾害防治处处长。他的办公室就像一个作战室,敌人是全省3.4万余处地质灾害,他和同事们在这里“布阵”,“杀敌”制度方案悉数出自这间办公室。

胡涛的座椅背后,有一张四川地图,密密麻麻标注的都是地质灾害隐患点。同事刘洋说,图上的每一个点,都事关生命安全,是背在他肩头沉甸甸的责任,常常让他忘了按时吃饭、忘了按时下班,甚至不敢让身体放肆疼痛。

虽然胡涛总是提醒同事们少加班,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总是带 “坏头儿”。工作了16年,有多少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就有多少次不眠不休的“战斗”。

 

最艰难“赛道” 

 

16年长跑,探出四川特色防灾路

 

 

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这条赛道上,胡涛已经跑了16年。但在最开始,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选择的这条赛道未来会是最艰难、最坎坷的那一条。

“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四川在地质灾害隐患点数量、受威胁群众数量等方面指标均位居全国第一,是地质灾害第一大省。地震至今已过去12年,灾区已经在灾后重建中焕发了新生,但灾害却远没有停下“肆虐”的脚步。

跑在最艰难的赛道上,要前进就必须创新。“很多人都觉得地质灾害是天灾,人类没有办法,但是我们通过一点点摸索,发现灾害这个敌人并非坚不可摧。”

2014年这一年,四川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全域覆盖的地质灾害综合防治体系。胡涛和同事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机制创新、管理创新,打出防灾“组合拳”。从2014年至今,这套由四川探索建立并在全国得以推广的防灾体系高效运转,将四川的因灾伤亡人数从年均过百降低至个位数。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近几年,地质灾害变得越来越隐蔽、狡猾,展示出极强的破坏力。2017年起,我省在全国率先探索“人技结合”监测预警体系建设。这项工作没有标准、没有先例,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需要勇气。如今,我省已在6000多处威胁人数较多的隐患点安装监测设备1.1万余台,不少成功避险是靠自动化监测设备实现的。

最近几年,胡涛的加班时间大多数献给了防灾体系提档升级方面,要用科技的力量提高防灾效益,推动“人防”向“人技结合”转变。刘洋说,胡涛是一个极为严谨的人,每一个关于制度体系建设的文件,他都要字斟句酌,目的是为了让制度能够落地可行。

最重要的责任 

 

让伤亡少一点、再少一点

 

今年汛期,雨集中下在了8月,一场暴雨的短时降雨量甚至达到1000毫米,相当于一次台风,我省地质灾害呈多发群发态势,同比去年增加2倍以上。

整个8月,胡涛不是在灾区,就是在去往灾区的路上。最凶险的一次是从雅安赶往绵阳平武,当时,平武因为强降雨使得不少乡镇成为孤岛,群众安危不明。从下午3点到夜里11点,胡涛和同事风雨兼程赶往平武,一路上落石不断,路途十分危险。

到了现场,胡涛根据多年抢险救灾经验,迅速与同事们和专家会商研判,快速找准关键症结,当即请求自然资源部紧急支援灾区卫星遥感影像,协调专业地勘单位获取无人机航拍图像。就是这些图像,为当地孤岛乡镇的抢险救援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胡涛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今年以来,全省共发生地质灾害4228处,占到了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实现成功避险152起,未发生一起重大群死群伤事件。

胡涛说,刚刚工作的那些年头,汛期只要一下暴雨,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但这些年随着地灾综合防治体系的建设和完善,群死群伤事件已经大大下降,这是他工作16年来最欣慰的事情。

但也有遗憾,胡涛的孩子出生于2008年7月,是大地震那年的汛期,由于一直战斗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他没能陪产,错过了孩子的出生日。此后的每一年生日,“错过”成为一成不变的主题。孩子12岁了,他几乎没能给孩子过一次完整的生日。

在胡涛心里,有一个角落留给了2004年的汛期,每当遇到困难,这段经历就会成为他走下去的动力。那是他刚刚工作的第一个年头。在被称为“地质灾害博物馆”的丹巴,他目睹了地质灾害给当地群众带来的伤痛,“他们不敢修房子,下雨不敢睡觉,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灾害会来毁掉一切。”胡涛说,那一刻他真切体会到这份事业的伟大意义,他想用自己的所学减轻地质灾害带给人们的伤痛,“让伤亡少一点、再少一点,就是我工作的意义。”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