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携手护琼江:曾经河水绿得发深,如今掬水见掌心|行走长江黄河四川段

2020-11-19 11:10:32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杨昕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邵明亮/文  华小峰/摄影

“曲折琼瑶江上色,纵横星斗匣中文。”

这句诗出自明代文学家张佳胤的《春过琼江宿玄天宮》。琼江,全长235公里,发源于四川省乐至县,最终从重庆市铜梁区汇入涪江。

11月18日,“行走长江黄河四川段主流媒体采访活动”记者团走进遂宁市安居区三家镇民心村。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张佳胤诗中提到的琼江。

正值初冬温暖的午后,和煦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泛起点点金色,淡绿的江水恰似一块琼瑶碧玉。站在岸边,但见江水清澈,让人有脱下鞋子踏入河中一濯旅途疲惫的冲动。

在这里,琼江水面只有五六十米宽,对岸就是重庆市潼南区崇龛镇柿花村。

一条江,两省市。历史上的琼江,见证过川渝一家亲;而现在,眼前清澈的江水,是川渝一起拼出来的结果。

我们采访时,正碰到今年56岁的民心村村民夏洪本在河边散步遛弯。从小在琼江里洗澡游泳嬉戏的他,对这条河有深厚的感情。

“九十年代,交通不发达噻,大家都坐船出行。”彼时,夏洪本是村里远近闻名的“船老大”,他的船上拉过建房用的石材,也拉过嫁出村的新娘。吃在琼江,住在琼江,养家糊口全靠琼江。

进入21世纪,随着公路交通日渐发达,琼江河面上航行的船只越来越少。河面平静下去,河岸热闹起来,两岸建起不少工厂、养殖场、小鱼塘。

村民富了,琼江却病了。

“从2016年开始,(琼江)水质逐渐变差,河面上都是水葫芦、水白菜等,还漂浮着各种垃圾。”安居区河长办工作人员刘用云介绍,当时琼江的污染源主要是畜禽养殖、生活污水和工业排污等;再加之琼江年平均流量仅每秒6立方米,流域内又承载了8个乡镇1个城区的生产生活污染,水体自净能力受到严重制约。

不能让美玉糟玷污,不能让琼江变“穷江”!一场拯救江水的行动,在两岸迅速展开。

安居区先后整治“散乱污”企业55家,全面关停禁养区畜禽养殖场(户)101家,全面取缔河道承包养鱼、全面禁止肥水养鱼;同时加强与资阳市安岳县、乐至县以及重庆市潼南区等上下游协调联系,制定了联合巡河工作方案,共同推进琼江污染防控。

川渝联手护琼江,有一个细节让民心村党支部书记夏永志印象深刻。

2017年8月,琼江发生洪水,民心村所处流域河面上漂浮着大量的水草、垃圾等。炎炎烈日下,夏永志带着村民一起摇橹驾小船,在河面上打捞垃圾。

“轰轰!”

未见船影,先闻其声。从下游潼南区方向,开来两艘大型河道打捞船,那是重庆派来支援安居区安居区清理河道的。

“当时一是震惊,再就是感动。”夏永志说,对面潼南区行政级别比安居区高,但是主动出人工、出机械、出油钱,免费帮助他们清理河道。“这是两岸川渝人民的母亲河,我们要一起守护她。”

更多的人自发加入到守护琼江队伍中。目前安居区已落实河湖巡查保洁员800名,持续强化河道日常管护。

今年4月,夏洪本成为村里的巡河员。20多年前他开着10吨重的大船,行驶在江面上,风光无限。如今,驾驶着仅容下三四人的小船,用网兜打捞水草和垃圾,他没有任何心理落差,反而更感骄傲。

“以前捧一把水,绿油油的,颜色比河边的竹叶还深。现在你看,江水捧在手里,都能看到手心的肉。”站在岸边,夏洪本蹲着掬起一捧水,展示给我们看。

清澈的江水中,他掌心的纹路一一可见。数据显示,2018年到今年10月,琼江平均水质一直为Ⅲ类,这意味着江水可以作为饮用水源。

距离民心村琼江岸边十几米,一处工地正在施工,那里是琼江出川的国考断面,工程计划本月底完成。深入江中的检测设备将实时监测琼江水质,并把数据直接传到北京的生态环境部。

“咱现在是为川渝、为国家,护着琼江呢!”

说完这句话,夏洪本一个箭步跳上船,又向宽阔的水面巡河去了。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