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阳乐至:全省首创技术河长,小阳化河河长的技术“治河经”|行走长江黄河四川段

2020-11-19 11:10:33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杨昕

四川在线记者 王成栋 邵明亮

“水质好不好,不能光靠肉眼看。对不对?” 11月16日,看到资阳乐至县小阳化河沿线几位村级河长不服气的表情,黄伟掏出了水质检测单——总磷偏高。

从年初开始,这样的对话场景黄伟每周都会遇到。原因是,今年初,作为四川超途环保服务有限公司的技术员,黄伟正式履新小阳化河技术河长。

乐至在全省首创的技术河长,对于江河保护治理,到底能起多大作用?

新角色带来新挑战:

理念与不少河长冲突,“技术河长”如何不能只“有名” ?

“我们地处沱江涪江分水岭,是老旱区,天然水源和外来水源补给少。河长要从‘有名’到‘有为’,必须得要研判更科学、施策更精准。”乐至县委副书记李文波介绍,设置技术河长的岗位,真正的用意是,更加精准的掌握如何污染物构成、区域,以便治河之策更加精细化。

不过履职到岗后,黄伟第一件事不是研究怎么治河。而是想办法让大伙“看得见、听得到”自己。

“刚来前几个月,各级河长开会,我的角色都很边缘。”黄伟说,担任技术河长后,他每半个月对小阳化河各河段水质进行取样抽检。这些基础材料距离转化成治河的决策,并不容易——有一次,他熬夜做了发言所用的PPT,内容包含沿线水质变化曲线图、各时段污染物构成等一手资料。但是,河长碰头会上,大伙更多讨论的是治污工程上马等事宜。

但这并非乐至治河,特别是治理小阳化河最好的方法。乐至县水务局总工程师陈立平介绍,乐至县境内小阳化河长40余公里、年径流量数千万立方米,是当地境内较大的河流之一。由于沿线地形相对平坦,两岸遍布农田河村庄。因此,河流的主要污染源也来自于沿线的农业面源污染和生活污水排放。如果只强调工程措施治理已经被污染的河水,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在黄伟看来,想要守护小阳化河一河清水,办法只有一个——减排。而且,只能是包括他这位技术河长在内的业务主管部门、科研单位拿出方案,明确“减什么、谁来减、怎么减”。

新制度迎来新变化

明确权限、责任,最终实现“有实”更“有为” 

技术河长如何从“有名”到“有实”、“有为”?

乐至县注意到了相关问题。在技术河长们履职后,专门出台规定,明确技术河长的职责和权限——负责河湖水质变化监测、提出解决方案。特别是在污染物减排方面,拥有参与最终决策等权力。

拿到了“尚方宝剑”的黄伟,明显感觉自己的角色开始“变化”——基层河长前来反映问题的次数不断增加、各级河长会上,他的发言排序更加靠前且时间宽裕。而他每半个月上交一次的河流水质监测报告,基本能在第一时间收到相关部门的意见反馈。

更为重要的是,黄伟开始自己的思路大展拳脚:参照河流污染物为总磷等现实,建议并参与了优先在小阳化河沿线启动人居环境整治行动,尽量避免生活污水、人蓄粪污直排入河。同时,建议岸线保护范围划定后,区域内的农田生产时减少化肥、农药使用,或推广其他绿色生产方式……

一套针对污染物减排的“组合拳”打出后,小阳化河的水质明显改善。11月16日,记者在小阳化河万安桥水文监测站附近注意到,即便在眼下的枯水期,监测站内的各项水质数据仍然保持在二类水质。

黄伟说,成果应该归功于所有参与人员。但他自己,则当仁不让在技术、思路和理念方面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探索技术河长等各类河长参与治河的模式,让河长制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效果更加明显。”乐至县委相关负责人说,河长制下,让河长“有实”“有为”,其实就是要让河长们“想做事、能做事、做成事”。而下一步,乐至将会依据既有的治河成果,创建河湖保护及示范县。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