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池:长滩寺河畔人工湿地,一滴污水6小时净化重生的“奇幻漂流”|行走长江黄河四川段

2020-11-21 21:05:11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陈乐

四川在线记者 王成栋 邵明亮

进入冬季,长滩寺河的枯水期已经到来,河流的生态容量一天比一天小。但广安岳池县九龙街道自生社区党委书记、长滩寺河街道河长尹守斌却不怕,指着不远处长满水生植物的水池说:“只要人工湿地在运转,污水流不进河里。”

但过去,提到长滩寺河水环境水生态治理保护,当地各级河长却头疼不已。2016年和2017年,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在反馈问题时,均提及长滩寺河存在黑臭水体、污染物直排入河等问题。

不怕的底气,正是尹守斌提到的“人工湿地”。尹守斌说,湿地内有两道污水防线——长满植物的30个滤池和除磷管,可以在六个小时内有效将周边1.5万户居民生活污水净化成达标的干净水。

狐尾藻+鸯尾轮番上阵

30个滤池各停留十分钟,就能留下水体中的氮

“这里面学问很大。”提到人工湿地,负责日常运转的陈家飞故作神秘。但是,和城镇污水厂相比,坐落在九龙街道自生村外的人工湿地略显寒酸——只有30个一亩大小的滤池和一根倒污管。

“大学问”体现在对污染物分环节处置和精选植物上。

位于九龙街道附近的人工湿地,服务的范围是周边六个城乡结合部村落,附近没有工业区。排放而来的主要是污水,且已经简单沉淀,主要污染物是氮和磷。所谓分环节处置,主要指靠植物在滤池中吸附污水中的氮,以及靠药剂除磷。

留住水中的氮,主要靠滤池中的绿色植物——狐尾藻、鸯尾。这两者均是多年生植物,号称水生植物界的“固氮机”。那么,30个滤池里种植的狐尾藻、鸯尾能应付得了周边源源不断的污水么?

“没得问题,我们测算过。周边日污水最大排放量不会超过1万方。我们的处置能力上限却超过这个。”陈家飞介绍,生活污水中的氮主要来自于洗漱制剂,并不难分离,六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够。

如何判定污水中的氮已经被大量吸附?技术人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滤池里的植物说,“秘诀就在这里”。记者注意到,30个滤池通过管网依次相连,这意味着每滴污水在每个滤池停留时间只有10分钟。不过,即便是只有十分钟,却造成各滤池植物长势随着滤池编号的增加而递减。

工作人员说,这是因为,污水在转换滤池的过程中含氮量同样在降低,“等到了30号滤池时,狐尾藻、鸯尾都快测不出来了。”前述工作人员介绍,狐尾藻、鸯尾不仅是治污的功臣,还是水质的风向标——长势越差,说明氮含量越少、治理效果越佳。

在线监测设备+水葫芦

两种手段考核处置效果,长滩寺河变清

狐尾藻、鸯尾完成留氮任务后,污水仍然无法直排入河。因为,水中的含磷量依然超标。人工湿地内,面对磷该如何出招?

答案是化学药剂吸附。在30号滤池的出水口外,一条宽约两米的排水沟伸向远方暗沟。“污水将在这里接受最后的治理。”尹守斌介绍,在暗沟里,运营方早就埋下了除磷药剂,水体将在那里接受三道工序的除磷。

“我们定期更换除磷药剂,毕竟污水大部分都有清洁制剂,含磷量比较高。”陈家飞说,通过此前的测试来看,三道除磷工序后,污水中的含磷量能够达到排放标准。

那么,经过植物和药剂处理的污水能达到排放标准吗?

“我们还有两个测试手段——在线监测设备和水葫芦。”岳池县河长办相关负责人说。在线监测设备好理解,水葫芦为何也成了监测水体的手段?前述负责人说,这是因为,水质越差,水葫芦长势会越好——其本身与 狐尾藻、鸯尾一样,既是水体净化的功臣,也是水质好坏的指向标。记者注意到,在人工湿地与长滩寺河之间排水口附近,飘荡着几株水葫芦。

当然治理效果好不好,最终还是要靠水质来说话。在线监测设备显示,自去年投入使用以来,长滩寺河九龙街道段的水质始终维持在III类,完全实现治理目标、达到考核标准。

岳池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经过综合治理后,长滩寺河水质持续稳中向好,下一步,当地将考虑在沿线建设亲水绿地等。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