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口述境外追捕涉黑疑犯经历:“刚抓到人就被上膛的AK47包围了”

2020-11-23 18:19:34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牛霄

四川在线记者 任鸿

近期,一个组织成员多达45人的涉黑团伙在雅安市人民法院受审。主犯董忆、余斌等三人被判无期徒刑。

押解三名逃犯回国。

因涉及23项罪名、57起犯罪事实,庭审整整进行了7天、80个小时。而案件侦破的过程更是艰辛,甚至惊心动魄。

在老挝抓捕该组织二号主犯余斌时,警方刚下楼就被地方武装持AK47围住了。“我们又不能带武器,可以说是‘提着脑壳在办案’。”回忆起这段特殊的经历,负责侦办该案的专案组负责人魏峥(化名)仍是感慨万分。

这场“明”与“暗”的较量,历时近两年之久。2018年至今年初,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领导、指挥下,专案组8次跨出国门、工作106天,最终完成追逃。

风暴之下,涉黑组织逃往境外

“董忆涉黑组织”在雅安、成都多地盘踞十年之久,通过放高利贷、开设赌场,并以暴力或软暴力催收债务,聚敛钱财,并有组织地实施了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妨害公务、非法持有枪支、抢劫、故意毁坏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危害性极大。

而该组织之所以发展壮大,是因为背后有时任雅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卓义才等人的“庇护”。但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风暴下,该组织无处遁形,主犯纷纷外逃。

押解该组织逃犯回国。

魏峥介绍,专案组2018年2月8日成立,2018年3月,主犯就出境了,从此,杳无音信。

“这些人反侦查意识很强,不用国内的通讯设备,联系国内,靠的都是外层关系传递‘鸡毛信’。且每个地方住十天、半个月就转移,行踪飘忽不定,追捕难度非常大。”

魏峥用“骑虎难下”来形容当时的工作状态。“该组织其他组织成员已移送审查起诉,眼看审限要到了,但多名主犯还未归案。这意味着案件是否能定涉黑、能否打掉‘保护网’都成为了问题。这也意味着,追逃,只能成功,不容失败。”

“我离主犯仅几米,却只能看着他离开”

没有捷径,追逃只有靠大量摸排线索。

魏峥介绍,专案追逃小组民警多次前往泰国、老挝、缅甸金三角地区,冒着生命危险天天穿梭于武装贩毒、赌场、网络赌博公司、电信诈骗公司等各类犯罪团伙聚集的核心区域和场所开展化装侦查,终于摸清了主犯董忆藏匿的地点和行踪轨迹。

金三角抓获公安部督捕逃犯杨松。

2018年12月底,有情报显示,董忆将在越南的机场陪女友接机,魏峥等人随即跟上。

“董忆比较警惕,在机场离女友也始终保持约5米的距离。我离他很近,还和他对视了一眼。我当时担心他会不会认出我,因为我在汉源挂过职。”魏峥介绍,因为没有抓捕权,专案组没有出手,眼看着董忆离开。随即,专案组和当地警方交换信息,希望对方实施抓捕行动。

但魏峥和战友并没有等来好消息——可能风声走漏了,董忆偷渡到了柬埔寨。

之后的日子,魏峥形容,董忆就像“鱼入深水,没了影踪”。

“我感觉我们一直踩着董忆的尾巴,但就是抓不到,内心很无望、无助,但我一直记得领导说的两句话:一是‘一定要坚定信心’,二是‘你们遇到了合格的对手’。”

“能追逃成功,因为我们背后是‘中国’”

2019年7月,终于又有了新的线索。

“通过筛查海量的数据,我们得知董忆正在缅甸,于是赶紧请求边警开展协作。”魏峥说。

2019年8月4日,董忆终被抓获。“他本人极力抗拒,说‘死也要死在国外’,中途还跳了两次车。”魏峥介绍,当时,董忆人还在缅甸方,未移送回国前,大家心里仍是不安。果然,抓捕后没多久,董忆在当地的关系人又开始“运作”。

“有人放话要出三千万把董忆带走,我们赶紧向上汇报,通过公安部的斡旋,最终,董忆被成功带回国内。”魏峥说。

将董忆押解回国。

在老挝抓捕二号目标时,类似的情况又出现了。“刚把该逃犯押解下楼,地方武装把我们包围了。周边全是AK47 的上膛声,而我们手无寸铁。”魏峥回忆,危难之时,公安部相关人员上前交涉,很快,地方武装力量撤退。

“国外追逃,多种势力博弈,情况很复杂,但一次次博弈过程中,我都感受到了大国风范,感受到了祖国给予的安全感。”说到这里,魏峥有些哽咽……

106天,连续两年春节都在境外,长期潜伏于武装泛滥、毒品泛滥、赌博泛滥的区域……魏峥告诉记者,惊心动魄的追逃工作令他和战友终身难忘,但最让他感触最深的还是“祖国的强大”。

(图片由雅安市公安局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