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锦之江”强势归来!成都锦江水质达到近二十年来最佳水平

2020-11-30 21:26:5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陈乐

四川在线记者 邵明亮 张红霞 摄影 吴枫

名片

锦江:2005年,经四川省政府批准,成都市区段的府河、南河统称锦江。成都将锦江上游的柏条河水系和走马河水系纳入锦江流域管理范围,涉及流域面积2009平方公里,干流全长150公里,涉及主要河流有柏条河、徐堰河、走马河、沙河、清水河等33条。

最近一段时间,开会、调研、写材料、做PPT……“锦江”绝对是成都市水务局河湖管理处处长刘盛君工作中的高频词,在他的电脑桌面上,密密麻麻排列着不少关于锦江的电子文档。

“就在前段时间,锦江示范河湖建设顺利通过了水利部专家组验收,成了全国的‘样板’。”刘盛君介绍,专家组评价:锦江实现了特大型城市河道水质从劣五类提升到三类的重大突破,对同类城市具有示范借鉴意义。

锦江古时被称作“濯锦之江”,流域面积占全成都14%,人口约占45%,GDP占近60%,也承接了80%的排污量。尤其是近10年来,锦江在支撑成都人口增长近20%、经济总量超过原来3倍的同时,整体水质却有显著改善。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治水故事?

 

2008年8月8日,一对新婚夫妇在锦江合江亭边拍照留念。(四川日报资料图片)

A/“模范生”的“黑历史”

过去的“濯锦之江”,河水是饮用水,后来却变成藏污纳垢的臭水沟

“现在,锦江的水质是一年上个新台阶,我们的水生态治理成效终于‘跑赢’了水污染。”走在锦江沿岸,成都市金牛区农业和水务局局长黎乃顺时常会想起20多年前的一幕:河道两岸分布着不少大大小小的排污口,一家生产牛仔裤的企业排出的污水经常把河水染得五颜六色!

称得上“模范生”的锦江,其实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成都人习惯叫的府南河,是府河、南河的统称。府河与南河是岷江水系流经成都的两条主要河流,从成都市郫都区石堤堰分水而来,在成都主城区合江亭相汇,东去眉山市彭山区江口街道注入岷江水道。

上世纪50年代末,府南河仍是舟来楫往。“那时侯的河水清得很,我们吃水都在里面挑,河边的茶馆还特意打出‘河水香茶’的招牌吸引客人。”从小生活在府南河边上的黄平中老人回忆。

上世纪60年代,府南河在综合利用上偏重筑坝拦水、灌溉、发电,致使河床淤毁、行洪能力不足。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口增长、用水急剧增加,沿江两岸650多个排污口,每天有60多万吨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直排入河道,含十余种有害物质,府南河蜕变为藏污纳垢的“总排污沟”,成了成都的水害。

“府南与腐烂谐音,大家喊着喊着,就成了‘腐烂河’。”黄平中笑着谈起这段“黑历史”。

 

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府河摄影公园旁的锦江沿岸。 吴枫 摄

B/宏大的“一号工程”

1993年开始进行府南河综合整治,历时5年,耗资27亿元,获得许多赞誉

“不行动不得行了!当时的成都市委市政府下了大决心。”回想起参与府南河综合整治的经历,成都市河湖保护和智慧水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至今仍心潮澎湃。

1985年,成都龙江路小学少先队员给市长写信,呼吁“救救锦江”。经过几年准备,1992年,府南河综合整治议案提上了成都市委、市政府的重要议程,决定集中财力、物力、人力,对府南河中心段实施综合整治,命名为“一号工程”。1993年,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正式启动。

“即便用现在的标准来看,说府南河综合整治规模宏大一点也不夸张。”前述负责人介绍,府南河中心段的整治拆迁涉及188条街道、24个街道办事处、1291家单位,拆迁面积达200万平方米,投资预算总额相当于1993年全市的财政收入。

为了确保政令畅通,当时的成都市还成立了“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指挥部”。而工程建设伊始,成都市民也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在整个整治过程中,有300多万人为工程捐钱捐物,总价值4000多万元,义务劳动人数无法统计。

府南河中心段综合整治到1997年完成,历时5年,耗资27亿元。工程包括了河道整治、安居、治污、绿化、道路管网和文化等六大子工程:新建和加固河堤41公里,疏淘河道16公里,清运淤泥、堆积物73万立方米,城区防洪标准由原来不及十年一遇提高到二百年一遇;完成26公里排污干管铺设,截堵599个排污口,搬迁工厂作坊640余家……

该工程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1993年至2006年期间参观达140余万人次。1998年10月,该工程荣获联合国人居中心颁发的“世界人居奖”;2000年又相继获得联合国相关机构颁发的“地方政府首创奖”和“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

1998年,进入实施延伸整治工程新阶段。以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理念为基础,成都水环境治理进一步铺开。

 

夜游锦江。 华小峰 摄

C/锦江治污持久战

统一规划、流域治理和系统治理,全面落实治水主体责任

时间来到2017年,成都颁布了“治水十条”,编制实施《锦江水生态治理总体规划》和实施方案,深入推进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

“无论是之前的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还是后面众多推进流域水生态综合治理的举措,给我们的启示就是要做好顶层设计、久久为功,坚持统一规划、流域治理和系统治理。”刘盛君说。

成都实施“源头减污—处理回用—末端治理”的全链条水环境治理模式,污染物减排,多渠道补充锦江环境用水,近三年节约农业用水9亿立方米,用于补充河湖生态用水。

探索“管水”,治管并举。

11月26日,成都市双流区黄龙溪镇副镇长罗园园像往常一样巡河,边走边感慨:“现在水质很好,臭味没了,白鹭来了,周末和家人一起巡河,就像逛景区一样。”

“我们全面落实治水主体责任,结合河长制工作设立‘点长制’,全区125名点长盯死守牢158个重点污染源。”成都市双流区水务局副局长李琼芳介绍,位于双流区黄龙溪的锦江国考断面,水质已提升到三类优良水质,达到近二十年来最佳水平。

补齐基础设施短板、优化体制机制。

成都市水务局排水管理处处长何剑给出了一组数据:“十三五”以来,成都的污水处理能力增加了150万立方米/天,每年新增市政管网400公里,目前主城区污水处理率已达到98%。

“我记得2016年省上给锦江治理提的目标是到‘十三五’末消除劣五类水质,到了2018年就要求次年要稳定在四类水质,而今年的新要求是明年要稳定达到三类水质。”何剑说,成都通过深入实施“供排净治一体化”改革,给锦江治水提供了坚强的制度保障,锦江水质改善的趋势已强势显现。

今年,锦江流域内优良水体率从2016年的69%提升到现在的97.6%,流域内所有国、省考断面水质全部达到地表水三类及以上,超前完成水环境治理目标。

 

1993年,成都启动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四川日报资料图片)

D/锦江要成“美景江”

一年治污、两年筑景、三年成势,打造生态产业轴线

成都市水务局副局长龚志彬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两篇研究美国圣安东尼奥河的论文,一有时间,他就翻上几页。

2017年12月,成都启动了被称为“新时代府南河综合整治工程”的锦江水生态治理和锦江绿道建设。锦江绿道涉及河道长度150公里,成都提出的目标要求是“一年治污、两年筑景、三年成势”。

“圣安东尼奥河凭借其滨河步道的打造,将原本解决城市防洪问题的普通河流转化成繁荣而又绿意盎然的公共活动场所,这对我们锦江绿道的建设很有启发。”龚志彬说,成都正在谋划推进生态价值的转化,打造锦江生态产业轴线,让品质锦江提升城市生活。

水是城市的血液,河网是城市的血管。2018年,成都全面启动公园城市建设,让锦江再次承担起全新的历史使命。

暮色降临,乘船沿锦江而下,河道两岸呈现出“光影走廊”“熊猫爬塔”“花重锦官城”等一系列光影盛宴——这是锦江绿道中两江环抱区域示范段的重点项目“夜游锦江”,自2019年开门迎客以来持续火爆。

据龚志彬介绍,成都充分利用锦江公园滨水资源和开敞空间,持续推进打造新经济场景,以“夜游锦江”为重点,串联多个城市地标,构建了“夜市、夜食、夜展、夜秀、夜节、夜宿”六大夜消费主题场景。

 

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府河摄影公园旁的锦江沿岸。 吴枫 摄

“不仅打造了绿色公共空间,也形成绿色经济综合体。”成都锦江绿道公司招商副经理李晓雅算了一笔生态账,通过锦江水生态治理和沿线景观打造,锦江两岸吸引了众多商家入驻,生态效益正逐步转换为经济效益。

“一江锦水、两岸融城,绿道、公园镶嵌其中,文体旅商融合发展,消费新场景不断涌现。”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锦江的治理和打造,让市民在生态中享受生活、感知幸福,营造了水生态环境共建共治共享的新格局,也成为我省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积极实践。

11月28日晚,在成都锦江岸边的东门码头,成都市民和外地的游客们乘坐乌篷船,顺着锦江而下,途径合江亭、兰桂坊等地,两岸美轮美奂的光影秀让人目不暇接,在绚丽夺目的船程中,一起领略不一样的锦江风情……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