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四川两名烈士的亲人找到了

2021-04-07 17:16:04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邓强

四川在线记者 李丹

全国现有196万余名登记在册烈士,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烈士信息不够完整准确,一些烈属只知亲人牺牲却不了解详细信息,不知其安葬的地址,更无从现场祭奠。清明节前夕,退役军人事务部启动“为烈士寻亲”活动,公布100位烈士寻亲信息,向全社会征集线索,帮烈士寻找亲人。

4月7日,记者从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获悉,截至目前,四川已经为两位烈士找到了亲人,他们分别是四川金堂人周述光烈士亲人,四川昭觉人吾尔尔且烈士亲人。

牺牲的三哥,是家里娃娃们心中的英雄

烈士忠骨长眠异乡,亲人期盼魂归故里。

清明节前夕,在退役军人事务部联合媒体公布100名寻亲烈士名单中,23岁的周述光烈士是四川金堂县人。

得知这一信息后,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县、镇(街道)、村(社区)三级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和退役军人志愿者,利用QQ、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将寻亲信息,转发至辖区退役军人群体、普通群众。

“我们重点结合金堂县‘周’姓农户分布情况进行排查。”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党组书记谢俊告诉记者,全县退役军人系统工作人员,通过全面核查烈士相关资料、查阅村志村史、进村询问老人等方式,帮助烈士周述光寻亲 。功夫不负有心人。4月2日下午,好消息传来,周述光的亲人就找到了,他的弟弟就是家住又新镇净乐村12组的周述兵。



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看望周述光烈士亲人。

“我七八岁时,三哥就去当兵了,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7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周述兵时,他说他们一家有兄弟6人,牺牲的周述光排行老三,另外还有4个姐姐,现在都在又新镇居住。

“从小,三哥就是我的偶像,但因为当时年纪小,对三哥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48岁的周述兵说,三哥牺牲在战场上的消息传回来时,父母悲痛欲绝,此后很长时间都不愿提及这个长子,“他们一提起三哥就怄气、伤心,母亲去世时,还一直喊着‘三娃’‘三娃’。”

周述兵有两个儿子,大伯周述光烈士是他们心中的英雄。“老大今年23岁了,一直想像他大伯那样,去当兵,保家卫国。”周述兵说,现在,得知大伯安葬在云南,孩子们都想去拜祭一下。“三哥长眠异乡,去云南拜祭他是我们一大家的心愿。”周述兵说,虽然父母已经去世了,但等疫情好转后,他们姐弟、娃娃们都会去云南看看三哥,和他好好说说话。

英雄永不死,精神存千秋,没有革命先辈们坚强不屈、英勇顽强的斗争,就没有我们今天美好的生活。找到周述光烈士亲人后,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为周述兵一家送去了慰问物资和慰问金。



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看望周述光烈士亲人。

为烈士寻亲、帮烈士回家,是烈属心愿、社会期盼,更是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下一步,金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将大力挖掘周述光烈士英雄事迹,结合“金讲堂”老兵宣讲分队“永远跟党走”党史宣讲系列活动,广泛宣传,让烈士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永放光芒。同时,将根据烈士亲属意愿,做好烈士亲属到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进行祭扫的服务保障工作。

入伍前,哥哥叮嘱弟弟妹妹要好好读书

在退役军人事务部公布的100名寻亲烈士信息中,吾尔尔且烈士是四川凉山昭觉人,当地电视台第一时间发布寻亲信息,向全社会征集烈士亲属信息。凉山州退役军人事务局、昭觉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和昭觉县公安局发动所有力量,全力搜索烈士亲属信息,4月2日晚,通过各方力量,最终确定了烈士亲属的信息。

吾尔尔且烈士生前家住昭觉县特布洛乡谷莫村,家中父母已过世十余年,还有四个兄弟姐妹。

在吾尔尔且烈士的五弟家,弟媳阿西史里说,吾尔尔且是他们的大哥,当年参军后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目前家里只剩下珍藏的吾尔尔且的相关证件、照片以及三等功奖章。在吾尔尔且的立功受奖证书上,清楚记录着吾尔尔且的主要事迹:一九八一年五月扣林反击越军入侵保卫边疆战斗中,吾尔尔且服从命令、听指挥、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战斗英勇顽强,五月二十二日,战斗打响后,尔且烈士和全班一起奋勇杀敌,冲锋在前,当冲到83号高地前沿战壕时,不幸壮烈牺牲,战绩显著。



吾尔尔且烈士立功受奖证书。

“哥哥临行前告诉母亲,他把家里的农活都干完了。”在美姑县九口乡拉木克库村,吾尔尔且的三妹瓦罗曲立说,哥哥入伍时她只有8岁,还记得哥哥走时,安慰母亲再坚持辛苦一年,等一年他就可以退役回乡回家帮忙了。可没等到哥哥回来,就传来了他在战场上英勇牺牲的消息,“当时我只有10岁,听到哥哥牺牲的消息,伤心地躲在被窝里悄悄哭泣。“

吾尔尔且入伍时,四弟乌尔说服只有5岁,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他还记得小时候他喜欢跟在哥哥身后,每次哥哥烤荞饼吃时,都会把一大半分给他。哥哥入伍前,叮嘱他们要好好读书,好好生活,他退役回来就给他们买新衣服、买糖,还要买头巾给两个妹妹,特别是要给二妹买一副口弦。

“当时,乡上有7个人去当兵 ,7人同去6人回乡,只有哥哥牺牲在战场上了。“说起往事,乌尔说服说这让母亲和家人都很难过,母亲因想念儿子,常常独自整天哭泣 ,十分伤心。但哥哥的战友还经常来看望他们,“每当这时,母亲虽然内心难过,但总觉得好像哥哥也回来了 。”(图片由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提供、部分内容综合掌上凉山)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