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民生丨石渠马背宣讲控辍保学:把孩子们一个个接回学校

2021-04-30 17:28:16来源:四川在线编辑:何勇

四川在线记者 兰珍 华小峰 图/视频

“超1500平方公里的辖区面积,15名固定成员,2000多个日夜,最远一次骑了2天马到虫草山宣讲。”4月27日,在广袤的扎溪卡草原,猎猎红旗在冷冽的风中上下翻飞,色须镇马背宣讲队刚刚结束色洞村的宣讲,满身寒气还没来得及吹散,宣讲队员一个翻身上马,准备奔赴下一个远牧点。

色须镇马背宣讲队

“宣讲上山下河、走村入户,路况好的地方可以开汽车、骑摩托,而位置偏远、环境艰苦的远牧点,马成了最佳交通工具。在石渠做工作,会骑马是必要技能之一。”队长赤勒郎加说。

脱贫攻坚以来,甘孜州因贫失学现象逐渐消除,但学生受“学困”和家庭观念影响等不愿上学、不能上学的情况依然存在。

马儿不听话,马背宣讲队员牵住它防止乱跑

控辍保学的主战场在基层。针对石渠县每年虫草采挖季节学生流失,群众居住分散、点多面广、通讯讯号无法覆盖的现状,全县组建县、乡、村三级宣传队195个,运用“马背宣讲”“坝坝脱口秀”“入户龙门阵”等方式,突破控辍保学思想关卡,打通牧区基层宣传教育“最后一公里”。

2015年,由党员干部领头,色须镇将宣讲常态化落实,成立专门马背宣讲队,走牧场、进藏家,传递党的声音、服务“最远一家人”。

骑着马儿去,带着学生归

“前年,到真达乡牧区宣讲教育惠民政策,骑马走了2天,饿了吃泡面,困了到沿途借宿。最后到宣讲点,屁股麻木,下马后路都不会走了。”降曲批宣讲已有4年,从小在牧场长大,骑马技术娴熟,从未在马上载跟头的他,居然吃到苦头。深刻的记忆让他说起这场经历不由得笑了起来,“宣讲2小时,路上好几天。”

石渠牧民在听宣讲

如果说长时间的骑行是身心耐力考验,那么摔伤、挨冻、受冷之于宣讲队员而言,更是家常便饭。石渠县年平均气温-1.6℃,极端最低气温-45℃,含氧量仅为成都平原的46%,是四川气候条件最恶劣的县之一。“2018年5月虫草采挖季,我们到与青海省歇武镇交界的虫草山宣讲,当时遇到下大雪,衣服、裤子、鞋袜湿透。”组织员杨波是马背宣讲队的“老人”,5年多的宣讲工作,碰到过大大小小的麻烦事不下百件,“难”在他口中几乎绝迹。但这个马背汉子,却最愁“雪过天晴”。“大雪后天气放晴,艳阳高照,茫茫雪原强烈反光,轻则皮肤晒红、晒伤、脱皮。稍不注意,眼睛受强光刺激,之后的2个星期几乎看不清东西。”

但杨波更欣喜结果,“过程虽然有艰辛,但每每看到牧民认真领会政策,学生重返课堂,其它的都是笑谈。”

石渠县西区片区寄宿制学校内学生在上课

去年6月,色须镇宣讲队接到石渠县西区片区寄宿制学校通知,10岁的女孩多吉已多日未到学校,家长也联系不上。“娃娃读书耽误不得!”作为镇长和宣讲队长的赤勒郎加带着队员和老师,行程50多公里,终于在叫吉吉山的地方找到了多吉和母亲尼玛拉姆。

“读书浪费时间精力,还不如挖虫草、放牦牛贴补家用。”尽管村干部多次做思想工作,但多吉和母亲反反复复就是这句话,态度强硬,不肯回校。

“我感受得到,娃娃很想读书。”赤勒郎加和宣讲队员、老师苦口婆心劝导。终于,多吉松了口,道出实情——父亲早逝,家中经济条件差,母女相依为命,若她回到学校,就只能留下母亲孤零零的在偌大的牧区。

“多吉说出实情后,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回忆当时的情景,赤勒郎加有些动容,“娃娃是为照顾母亲才不肯回校,懂事得让人心疼。”

解决困难,方无后顾之忧。宣讲队员立马联系多吉的亲戚,让母亲尼玛拉姆搬到亲戚家中生活,并嘱咐村干部日常多多照应。另一边,学校安排多吉住进宿舍,备齐床单、被套、牙刷等生活用品,保障好一日三餐。2天后,多吉回到学校,轻松地学习生活。

“有教育政策保障,读书不是‘天方夜谭’。有村干部支持、亲戚照顾,多吉在学校我也放心。”尼玛拉姆说道,“多吉经常让我看手机电视,打开眼界、思想。看到她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也要把生活越过越好。”

据色须镇统计,目前宣讲队联合学校教师,已开展宣讲活动23场次,累计发放宣传册3000份。2018年成功劝返招收的失、辍学生20人,2019年、2020年再次劝返招收的失、辍学生各50人。

“目前,色须镇120名重回校园的学生已妥善安置,除享受‘三免一补’政策,学校免费提供住宿,每生每月还有170元的补贴。每天4元的牛奶水果的营养餐也是必不可少。”赤勒郎加说。

最好的“虫草”在课堂

4月27日,在石渠县西区片区寄宿制学校,三年级1班的鲁绒益株正跟着老师念课文,上课举手发言她最积极。课间采访时,落落大方的小姑娘用一口清晰流利标准的普通话,自豪地说:“我的成绩还可以”。

鲁绒益株上课积极发言

三年级1班有32名学生,其中20位和鲁绒益株一样,是2018年学校招收的失、辍学生。“孩子们学习刻苦,全年级7个班,1班平均成绩排第二。”副校长何乾红说。

3年前,家住色须镇日扎村的鲁绒益株被宣讲队找到时,才8岁的她正在山上放牛。因为家中经济条件不好,居所在远牧点,离学校骑马需3个小时。在她父亲鲁尼的观念里,祖辈皆是放牛的牧民,女孩子就算读了书,以后也只是会识字的放牛人,女儿上学的问题,任凭别人怎么劝他都不怎么松口。

“扶贫重要的是‘扶智’。给家长做思想工作,说教不得行,必须要让他愿意听、有所感。”校长土登郎加用事实代替说教,以实例出发——

泽绒桑珠老师课间带着学生跳锅庄

石渠县西区片区寄宿制学校中有个叫泽绒桑珠的学生,1993年出生,是西区片区本地人,读小学3年级下学期时,因家中经济太困难,不得不辍学。后来,经过党委政府帮扶,老师劝说,泽绒桑珠重返校园,凭借坚强意志和“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发奋读书,从本地小学到县上初中,再考上四川藏文学校,最后自考上西南民族大学。毕业后,泽绒桑珠回到家乡学校,成为石渠县西区片区寄宿制学校的老师。“泽绒桑珠并非个例,学校还有3名老师也是从我的学生成长为我的同事。”土登郎加说。

泽绒桑珠和学生大合照

活生生的例子让鲁尼看到孩子的希望,也让他态度发生改变。为了方便女儿上学,鲁尼找了亲戚帮忙,住进亲戚在学校附近的空房。

“牧区基础设施越来越好,给生活带来极大便利。到村上有平整的水泥路,到镇上有宽敞柏油路,我们搬进新家,娃娃读书离学校越来越近。”鲁尼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微笑,话语间皆是满足。

现在,每天在家里,鲁绒益株就可以听到学校的铃声,“从家里到学校拐一个弯儿就到了。”

“以往虫草采挖季,学生流失很大,7—16岁的适龄儿童,每班几乎有30%流失率。宣讲提的口号是‘最好的虫草在课堂’。”石渠县教育和体育局副局长昂翁洛珠介绍,2018年开始,石渠县各部门通力合作,形成控辍保学合力,全县53所学校,已累计完成2262名劝返学生的复学课程设置。截止2020年,石渠县在校学生21665人。

“目前,石渠县失学辍学的适龄儿童基本已全部到校。”昂翁洛珠表示,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是石渠控辍保学工作最有力的后盾支撑。“新的虫草季即将到来,我们将加大宣讲力度,全力巩固控辍保学成果。”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