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群众办实事|从众人嫌到惹人爱 南星花园是如何改变命运的?

2021-04-30 21:04:29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博尔

温选鹏 四川在线记者 樊邦平 文/图

“都租了,没有空房子了。”4月30日,眉山市彭山区气温急剧上升,烈日下,昔日的老旧小区南星花园迎来了又一波租房热潮,这天房屋中介李伟明和多名同事来到小区,准备寻找出租房源,但他们刚准备踏进小区大门,便被门卫挡在了外面。

改造前的南星花园小区乱停乱放现象严重

南星花园小区建于1996年,有11栋楼276户,小区位于彭山城中心,紧邻菜市场,生活配套极为方便,但长久以来,由于小区破旧,管理不善,这里先后有50多户居民搬走,出租的房源一度挂出去几个月都无人问津。

变化发生在近两个月,这期间,小区的房源刚挂出来就被会被抢租,“一个老旧小区竟然能这么走俏?”南星花园的命运之变让在这片区域从事房屋中介已有10余年的李伟明也大呼想不到。

从众人嫌到惹人爱,南星花园是如何改变命运的?

既要面子更要里子 老旧小区之变源于城建思路之变

“改变南星花园命运的力量,并非从天而降,而是来自区委区政府的强力之举。”4月30日,彭山区住建局副局长林中飞告诉记者,截至去年底,彭山城区尚有120余个像南星花园小区一样的老旧小区未改造,由于历史原因,这些老旧小区普遍存在基础设施破旧、居民生活体验差等问题,如果将它们全部改造下来,需要资金4000万余元,这对于区本级财政收入仅有14.7亿余元的彭山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但今年以来,彭山区委区政府做出决定,在积极对上争取项目资金的同时,要从有限的财政资金中拿出2000万余元,将两年才能完成的改造任务并做一年完成,力争基本解决老旧小区的破败问题。

南星花园小区改造后的停车位

“这不是一时性起,也不是一次性工程,而是一次城市建设思路的大转变。”彭山区委主要负责人向记者坦言,虽然彭山区每年都坚持将新增财力的70%用于民生事业,但长久以来,党委政府把民生工程的注意力放在了医院、学校、道路建设和市政工程等整个社会呼声较高且能直接提升城市竞争力的领域,而对于大众视线之外的老旧小区,由于缺乏上级项目支撑和关注,在整体环境改善方面,投入并不多。

“今年以来,在党史学习教育中,我们更加认识到了自身的责任和担当,那就是要敢于跳出传统的城市建设惯性思维,要花大力气,补齐老旧小区这一城市建设短板,让老旧小区的居民和城市新区的居民一道,赶上城市发展的快车,享受发展带来的红利。”上述彭山区委主要负责人告诉记者道。

今年党史学习教育以来,彭山区转变认识后便立即开展了行动,当地以“我为群众办实事”为抓手,将实施老旧小区改造项目列为了彭山区“我为群众办实事”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首,并组建了工作专班,大力推进老旧小区改造升级。

由此,全区120余个老旧小区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今年1月,南星花园小区迎来了政府下拨的100万元改造资金,自那时起,小区院落被规整,下水道管网被疏通,门禁系统和电路被翻新……一个个急难愁的问题被逐个解决,昔日衰败的老旧小区开始重新迸发出了旺盛的生命力。

既要输血更要造血 老旧小区之变兴于党员引领示范

对于一个老旧小区而言,有了钱,还不能彻底解决小区的深层次问题。

彭山区凤鸣街道城中社区党支部书记谢惠向记者回忆,在财政资金到位后,南星花园的改造一度面临着新的烦恼。

由于小区管理属于居民自治范畴,但像南星花园这样的老旧小区,原有的业委会只是负责收收物管费和清洁费,勉强能维持小区的门卫和清洁管理工作,无法凝聚居民。

南星花园小区改造后的大门

但根据规划,小区改造,首先要拆除小区内的违建,由于历史原因,很多居民都在小区内搭建了篷房,占用了小区公共资源,拆除违建工作便遭到了部分居民的抵制;此外,为了保障小区改造后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在改造之初,政府明确,平均每户居民需要先交纳数百元的维修基金,但这又遭到了部分居民的拒绝。

面对一盘散沙的小区现状,社区两委也一筹莫展。

如何才能凝聚老旧小区的共识?彭山区委组织部想到了党员。

小区里面有党员住户,如今小区改造遇到了难题,能否激发党员住户们的积极性,发挥党员的引领作用,来规范小区的管理呢?结合今年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彭山区委组织部发出了倡议,开始指导街道和社区开展摸排调查,初步掌握了每一个老旧小区党员居民的情况,随后由社区出面,鼓励在小区威望颇高的党员走出家门,引导小区管理走向良性循环局面。

“让大家欣慰的是,这一倡议得到了绝大多数党员的响应。”彭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袁杰科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在不到两个月时内,彭山区120余个需要改造的老旧小区便纷纷涌现了党员带头人,在此情况下,彭山区委组织部和街道社区再一鼓作气,以带头人为基础,全面启动了老旧小区党支部建设工作,并鼓励所有老旧小区的党员走出家门,到小区党支部报到,亮明身份,积极参与到小区事务管理中来。

“起初,我们心里还有点‘打鼓’,主要担心党员们不响应,因为老旧小区缺乏规范管理的条件和环境,带头管理者,势必会得罪部分居民,但最后绝大多数的党员都响应号召,走出了家门,这让我们再次看到了党性的伟大。”袁杰科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包括老旧小区在内,彭山城区已有3812名机关党员到居住的小区报到,该类党员的报到率达到了98%。

在这样的背景下,居住在南星花园,拥有30余年党龄的校车司机毛庆果断站了出来,今年2月,他带头拆除了自家的部分违规建筑,并发动小区内的另外17名党员,带头缴纳了维修基金,在毛庆和其他党员的引领示范下,小区居民纷纷响应改造政策,而原来哪些对改造工程持有异议的居民也渐渐被孤立了起来。

居民正在南星花园小区健身娱乐

大局稳定后,毛庆便同其他党员利用下班时间,逐个登门造访持异议的居民,软磨硬泡,情理结合,终于做通了大家的思想工作,在今年3月,小区居民达成了共识,纷纷响应改造工程。

“以前下班回到小区,我基本上是隐藏了党员的身份,觉得小区治理工作与自己无关,后来看到小区一天天走向没落,我也很心疼,想出力但又找不到方向,党史学习教育以来,全区启动了老旧小区党支部建设行动,并鼓励党员到小区党支部报道,亮明身份,光明正大地参与小区治理,这让我找到了发挥价值的方向。”毛庆告诉记者,改造仅仅是老旧小区走向复兴的第一步,未来要实现规范化的管理,还有很多挑战,但他不会放弃,会继续坚持在小区管理第一线。

“每一位小区党支部书记都有各自的的工作和生活,他们能抽出时间无偿参与到小区治理中来,这是作为一名党员的行动自觉,但我们不能让他们白白流汗。”袁杰科告诉记者,目前当地正研究小区党支部书记的物质激励政策和小区党支部的经费保障政策,当地要通过制度来巩固包括老旧小区在内所有小区的良好治理成果,并保证更多的南星花园小区走向治理的良性循环。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