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初心地(1970-1990)|遂宁蓬溪九龙坡村①:一个边缘小村的“包产到户”先行路

2021-05-14 09:35:4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梁庆

四川在线记者 王若晔 廖锦辉视频/图片

点位:

遂宁市蓬溪县九龙坡村

历史评价

“包产到户”是我国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的一场革命,是中国农村改革的伟大创举和先声。1976年9月,在四川省蓬溪县原群利公社九龙坡大队(今群利镇九龙坡村)的两个生产队秘密进行的“包产到户”试点,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1978年12月,安徽小岗村18位农民在那个冰冷的冬夜签订生死契约实行“包产到户”的时候,九龙坡大队的1100多亩土地已经全部实行了承包。九龙坡村比小岗村的“包产到户”时间早两年零3个月,比全国全面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早了近5年。更具有历史意义的是,小岗村的“包产到户”是被饥饿驱使的农民自发的行为,而九龙坡大队的“包产到户”是个共产党“公社书记”自觉的行为,它向世人昭示,共产党人是如何顺应人民群众的要求而成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的。

(《敢为天下先:四川改革开放30周年大事记1978-2008》)

九龙坡村景象

遂宁蓬溪九龙坡村:

一个边缘小村的“包产到户”先行路

稻田阡陌纵横,小麦籽粒渐满,橘林郁郁葱葱,村社干净整洁……立夏,沿着风景如画的乡村公路,记者来到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九龙坡村。从外观打量九龙坡村,这里与丘区其他村庄大同小异。但如果和在路边劳作的村民闲聊两句,打听村庄的过去,没说几句他们就会自豪地说,“我们是很早进行‘包产到户’的村庄之一。”

1981年四川日报报道

40多年前,九龙坡村的贫穷落后远近闻名。为改变贫困的生活,1970年代,该村敢为人先,因地制宜探索、循序渐进推行“包产到户、责任到劳”的生产责任制,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解决群众的温饱问题,为蓬溪全面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做出探索。到1979年秋,蓬溪县开始推行“包产到户”责任制,成为全省较早全面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地方,为四川全面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提供探索。

敢为天下先:

1976年悄然进行“分田包干”

九龙坡村与重庆、南充和广安相邻,是一个鸡鸣三界的边缘山村。初夏,空气中橙花香味馥郁,橙树下九龙坡村村民文永福正忙着农活。今年70多岁的文永福原是九龙坡大队1队队长,也是1970年代推进实施“包产到户”的组织者之一。

“那时村里人多地少,每人每年只能分百斤粮食。农民生活困难,靠吃救济粮过日子,不少人举家外出行乞。加上集体生产,大家生产积极性不高,出工不出力。”文永福说,后来群众悄悄咪咪和我们讲,田边地角荒起也是浪费,能不能自己种点苞谷(玉米)。

原九龙坡大队1队队长文永福

1976年秋收后,九龙坡大队1、5、6、7等队开始行动。在晒谷场,5队队长贺远华等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开“黑会”,秘密商议以猪饲料地的名义,将一些田边地角私分耕种。

“当时群利公社党委书记邓天元就驻在我们这个落后队,表面上不知道,实际上暗地支持。”贺远华说。

九龙坡村头的三间石头平房也是“见证者”之一,这里原来是村里磨坊,兼作村办公室使用。1976年的深秋,这里曾进行过多次秘密会议。

“1976年10月,我们还有几个村民一起秘密研究,包地到人头,每人各1分瘠薄地,肥料自备。约定下班后,四、五个人一起‘偷偷摸摸’种上小麦、油菜,不能一个人做。”6队队长吴大信说,“当时我们还立下了契约,当场都按了手印。每人1分地交20斤油菜籽。”

九龙坡村磨坊,这里曾举行包产到户秘密会议

回忆1队当时“分田包干”的情景,文永福还记得不少细节:当时下放的是零碎土地,还造了秋季下放零碎土地花名册。1队田埂、“鸡啄地”、猪舍旁的边角地等零碎地共有10亩,包到人头,主要种小麦、玉米。

束缚生产力的生产关系一经变革,村民的生产积极性得到释放,农民生活也随之改善。“土地下放后,我们欢喜得很,有自己的地可以种了。那年秋天,田边地角的地变成了高产田。”九龙坡村村民刘玉芳说。

序幕的拉开:

大旱之年大丰收的“灵丹妙药”

尝到分田到户的甜头,1977年,群利公社党委书记邓天元将九龙坡村的三类土地全部下放,由抓阄决定村民具体分到哪块田。为掩人耳目,村民白天参加集体劳动,晚上耕种自己的田地。

文永福当时分到的田地,就在屋后不远处。“秋收时,自己的田地比集体收成翻了一番,大家第一次有了余粮。”

不久,“分田到户”之风吹到了群利公社其他大队。到1978年,群利公社全部实行了“包产到户”,比安徽小岗村的“包产到户”时间早两年多,比全国全面推行“联产责任制”早了近5年。

1979年,蓬溪大旱,粮食、棉花大量减产,群众生活困难。但九龙坡村的粮食产量却每亩增收100多斤。了解到这一情况,蓬溪县委经过调查研究后,当年就在群利公社、河边公社的九个生产队推行“包产到户”。随后在总结两地经验的基础上,在1980年春全县开始推广联产到劳责任制。

在1980年大春,蓬溪全县已有一半生产队实行联产到劳责任制。当年,在气候比较适宜的情况下,蓬溪县粮食产量实现大增产,创下历史新高,大多数村民生活得到了改善。

一年后,旱地联产到劳到人责任制在蓬溪县全面铺开。到1981年小春播种前,联产到劳的生产队占全县生产队总数的90%以上。从当年的文件看,推行过程中,对合理落实包产面积、确保劳强户和劳弱户负担耕地合理等具体问题都有详细说明。

从村民和生产队队长、公社书记小范围探索“分田单干”,再到蓬溪县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过程中,调查研究同轨运行。据1981年《四川日报》报道,蓬溪1980年前后开展三次大调查,发动群众总结经验,帮助新制度逐步完善。

再看九龙坡:

产业为基吹动乡村振兴“一池春水”

在九龙坡村村史馆里,这一段历史被妥善保存。

“这段宝贵的历史经验,对现在的农村工作也有启示。当我们工作视野不宽、思路不广、办法不多、左顾右盼时,回想起当年‘吃螃蟹者’敢为人先的胆识、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能得到一些力量,帮助我们闯出新路子。”九龙坡村职业村支部书记安琴说。

九龙坡村“南部片区社会扶贫中心”

因为地理位置较为边缘,九龙坡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基础设施较弱、发展动力不足。近几年,该村大力回引优秀农民工,带动农业产业发展壮大。

原本在外务工的九龙坡村村民吴学勤,2017年回到家乡,在村里承包了近200亩土地发展柑橘产业,柑橘下还套种了白芷,乡亲们实现家门口务工获得收入。

如今,村里以白芷等中药材、以及大雅、沃柑等优质水果为主的农业产业逐渐成型。“以九龙坡村为中心,辐射带动周边村,近年来,逐步形成以中药材、优质柑橘、优质核桃等五大产业园区。此外,还新建了药材烘干房、深加工厂房等,积极打造全产业链发展模式。”群利镇党委书记刘欣说。

村里基础设施也进一步完善。2019年,九龙坡村建起了“南部片区社会扶贫中心”,中心涵盖农家书屋、电商平台、乡约银行、扶贫积分超市等多项功能,辐射周边多个村庄。

2021年2月,九龙坡村获评“省级乡村振兴示范村”。步履不停,九龙坡村的故事还在继续。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