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小康 感知幸福②丨汉服爱好者吴空:在汉服世界里感受中国自信

2021-07-14 09:58:24来源:四川在线编辑:覃贻花

【穿】

【数据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物质资源极度匮乏,衣服的布料大多是粗棉布与麻布,颜色也较为单调,四川人民的穿着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土、粗、破、补”。

2019年四川居民人均衣着支出达到1213元,是1980年的40倍以上。

【数据解读】

过去买布要布票,布票按人头定量配给。定额供应的布票,并不能满足老百姓着装需求。“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居民收入的提高和纺织产品供应增加,服装流行开始加快,穿着成为个人魅力的体现,“一衣多季”变成“一季多衣”,并由单纯的保暖需求向舒适、时尚转变。

现如今,审美与舒适,都已不能满足人们对着装的需求。个性的追求、文化的传承,人们对穿衣这个事儿有了更丰富的诠释。

【小康见证人】

吴空(31岁,资深汉服爱好者、媒体从业人员)

80后、90后往往有一个共同记忆,那就是穿亲戚家哥哥姐姐的衣服。这一点在我身上尤为突出:我出生晚,在爸妈两边的堂、表兄弟姊妹中,都是排行最末的老幺,这让我既有穿不完的衣服,却又没自己选衣服的机会。

我衣品的好坏,都来自哥哥姐姐们买衣服时的心血来潮:有的哥哥喜欢条纹衬衫,有的姐姐喜欢冰淇淋色的连衣裙,甚至还有姐姐稍显离经叛道,喜欢浮夸的logo——当我穿她的衣服出门时,甚至会遇到一些来“认亲”的同龄追星族,然而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穿了哪个男团的“应援服”。

爸妈对此并不在意,他们秉持了当时最主流的观点:衣着要干净得体,还在读书的学生,不应该有太多外表上的追求。

进入大学生活,我在着装上就有了更多“选择权”。而刚好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汉服。

纪录片《矢志青春》,有这样一句话:“希望有一天,我穿着汉服走在街上,人们不再指指点点,说我是日本人、韩国人,而是会说’这是汉服,是我们自己的民族服装,这就足够了。”


2016年,吴空穿着汉服参加央视《中国诗词大会》

很幸运,2016年我参加录制了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成为第一批在这档节目中穿汉服的选手。

节目播出后,许多朋友都来私信向我表示祝贺和羡慕。穿汉服,了解传统文化,开始变得顺理成章、自然而然。

成都现在是汉服消费第一城。几乎每个周末,在望江楼公园、锦里等地,都能看到身着汉服的年轻人。

汉服的发展,也折射出整个中国纺织业的进步——专业化的工厂取代了过去的小作坊。

“中国制造”带来的中国自信,在一针一线中逐渐展现——四五年前,一件使用进口韩国化纤暗纹纱面料制作的明制汉服,售价还可高达数千元人民币。今天,一件剪裁和质感都可与之媲美的国产暗纹汉服,价格已经低至两三百元;精美贵重的和服真丝正绢,在两三年前,也曾被高端玩家热烈追捧,但现在,更加名贵的中国面料杀入,苏罗吴罗、南京云锦、手工缂丝,重新刷新了“奢侈品”的定价……

现在,我不再刻意穿整套汉服出街,但衣柜里却有越来越多的单品,可以毫无痕迹地融入现代生活。

比如,宋代追求简洁雅致,宋制裙子的裁剪,往往与通勤装不谋而合;明代手工业繁荣,马面裙强调工整锋利的百褶,与衬衫搭配;使用苎麻面料的唐代圆领袍,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价格甚至比一些时装更低,防晒透气,适合夏天穿着……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今天的人们在衣着上有了更选项。

但在我看来,汉服,是最好的一个!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