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谈三星堆-金沙申遗:在世界文明坐标中定位古蜀文明

2021-10-12 20:01:31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邓童童

四川在线记者 吴平

四川5个世界遗产当中最后一个是2006年申请成功的大熊猫栖息地,距今已有15年。如今,四川古蜀文明遗址和藏羌碉楼与村寨均在我国世界遗产申请的预备名单中,尤其今年三星堆新开6个“盲盒”,再醒惊天下、古蜀震寰宇,三星堆的重大考古发现会否有助于古蜀文明遗址成功申遗?

10月10日,“世界遗产的大众传播专项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四川在线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他提出,要在世界文明坐标中定位古蜀文明,强调文化的交流与互鉴。

单霁翔在研讨会上发言(图片由中国文物学会提供)

申遗:文明谱系要完备清晰

世界遗产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普遍价值且不可替代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对遗产的定义和评审标准是清楚的,但对标准的理解与阐释可以见仁见智。为此,单霁翔认为,一个可行的办法是研究最近的一些世界遗产的例子,通过研究成功案例来查漏补缺。

例如,2021年的新晋世界遗产——“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历经三次申报最终成功申遗,它曾先后以“海上丝绸之路东端——泉州史迹”“古泉州刺桐史迹”来申报,后来调整题目,就是为了突出它的普遍价值。根据更名后的新定位,增加了市舶司遗址、南外宗正司遗址、德化窑遗址等6个遗产点内容,最后,2021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会议决定认为,遗产点涵盖了社会结构、行政制度、交通、生产和商贸诸多重要文化元素,共同促成了泉州在公元10世纪至14世纪成为东亚和东南亚贸易网络的海上枢纽。

再以2015年申请成功的中国“土司遗址”为例,它胜在对土司文化及土司制度下的社会结构做了较为完备的表达和呈现。当时是湖南、湖北、贵州三省联合申请,三个省的土司遗址有数百处,如何挑选?他们选了三个最有代表性的,有土司王城,有军事建筑和宫殿建筑等。

根据《中国的世界遗产预备名单(2019版)》,古蜀文明遗址由金沙遗址、三星堆遗址、古蜀船棺合葬墓组成并联合申报。单霁翔建议,既要准确定义“古蜀”,包括其内涵、外延,要注意对古蜀文明内在社会结构、功能布局的表征,又要体现整个古蜀文明在中国西南乃至南亚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根据已发掘出土的海贝等文物,可以断定它与其他域外文明是有接触的,但接触的“点”还要成线、成网,要充分体现不同区域文明是如何彼此认知和交流互鉴的。

传承:遗产真实、完整地“交接”最重要

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发现为研究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发展提供了典型例证,也为申遗增加了砝码,有助于对照世界遗产的标准来研究古蜀文明的价值。

不过,单霁翔提醒,世界遗产要考虑覆盖面和人类文明多元性,我国第一批申请的六处遗产一次性全过,之后,每批就只提供自然遗产、文化遗产两个名额,再往后等待周期就更长了,这不是申请单位所能左右的。中国目前有56项世界遗产,已是拥有世界遗产类别最齐全的国家之一,有底气和信心“大事徐徐图”。另一方面,考古遗址和文物的价值认定、环境整治、文物修复与保护要做到位,内功练好更有助于择机亮剑。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成功申请为世界遗产的古迹、景观并没有获得合理的保护与利用,甚至不时有人为破坏,这说明申请遗产成功仅仅是开始,公众教育、文化传播和传统继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值得借鉴的是世界遗产都江堰每年的“放水节”,通过节会,把都江堰的岁修制度、灌溉文化和水利历史生动地传达给公众,起到不错的效果。在我国首档世界遗产真人秀《万里走单骑》节目中,单霁翔对都江堰这个“活着”的遗产,对它把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机结合,给予了很高评价。

“过去我们经常争吵,保护重要还是利用重要?今天看来保护不是最重要的,传承最重要,把今天的文化遗产真实、完整地传给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单霁翔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