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元一件,金沙数字文创18日起售,你来尝鲜吗?

2021-11-15 18:26:4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牛霄

四川在线记者 吴平

“一件一码”是限量版奢侈品的特点,如今,数字文创也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一件一码和使用权的可追溯。11月18日,金沙遗址博物馆将上线首批4款数字文创,其中,“浮面”“虎虎生威”发行10000份,“白藏之衣”“福泽满天”发行20000份,售价均为9.9元。

数字文创“浮面”预售页

有“身份证”的文创产品

“通俗的讲,数字文创就是具有‘身份证’的数字化文创作品。”金沙遗址博物馆营销部负责人邱扬介绍,本次上线的四款产品以金沙遗址各藏品IP为基础,在二次创作中融入金沙遗址博物馆建筑及古蜀文化,并通过区块链技术赋予每个数字作品唯一的标识编码。例如,“浮面”是以金沙遗址出土的黄金面具为基础,在三星堆大面具出土之前,它一直是我国最大的黄金面具。“福泽满天”以手持牙璋的青铜立人为主题,结合他祝祷、祈福、祭祀的“人设”而创作。

数字文创“福泽满天”预售页

不久前蚂蚁链正式发起“宝藏计划”,首期推出中国国家博物馆现藏的四羊青铜方尊、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妇好”青铜鸮尊、彩绘雁鱼青铜釭灯4件国宝级文物的数字藏品,开卖即售罄。更早一点,敦煌美术研究所、湖南省博物馆等单位也已试水发行数字藏品,也完成了“秒杀”。

可追溯、易维权

“今年我们有一款双耳面具杯很受欢迎,在某展会上,发现有好几家都在卖了,即便有外观专利和著作权,但侵权行为难以禁绝。”邱扬介绍,如果杯子出现质量问题,消费者不会想到是第三方侵权,只会认为是博物馆的责任,损害的是文物IP、文博品牌的美誉度。文创产品的侵权现象由来已久,因为维权成本高,基本都是不了了之的。

数字文创“白藏之衣”预售页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文创,能实现文创产品交易、馈赠等转手环节的可追溯;未来,数字文创和实体文创做结合的话,对于盗版能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由于数字产品的流动性远大于实体文创,这对于文物及其背后的历史文化知识的传播将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对于消费者来说,数字文创价格低于实体文创,对于喜欢用独特的平面设计来装饰自己的互联网世界(从APP开机界面到PPT设计),显示个性和品味的网友来说,再合适不过。此外,数字文创也是理想的礼品和收藏品,虽然二级交易市场尚未建立,但它的不可拆分、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特性都蕴含着升值的可能。

“二次创作”围绕经典

邱扬介绍,目前已在试水数字文创的博物馆,如中国国家博物馆、敦煌博物馆等,多是将文物本身数字化,这是因为这些文物IP已深入人心,比如四羊方尊、妇好鴞尊等。而金沙遗址博物馆的文物平面的少,除了太阳神鸟以外,大IP也少,因此需要通过二次创作让作品能“踩”在现在年轻人的审美点上。

此外,虽然数字文创看似门槛低了、成本低了,因为不需要制作模具,不用上生产线,但正是因此,也更需要珍惜文物的IP价值,不能过度消耗。

数字文创“虎虎生威”预售页

从目前来看,二次创作仍要围绕“经典”,经典馆藏、经典场景、经典故事,不排除大家、名家与馆藏的强强联合。

比如“白藏之衣”灵感来自飘满银杏落叶的金沙博物馆秋景,仍然用到了太阳神鸟图案,邱扬在数位板上以金黄色树叶为主要元素,用类似印象派的“点画法”以自下而上的视角绘出太阳神鸟。像是先民举着金箔,在银杏树冠之间窥视晴空,在天空框出太阳和神鸟形象,既有新意,也没离开“经典”范畴。“没看过博物馆秋景的朋友也能通过此画想象出3200年前的金沙秋阳。”邱扬表示,继18日之后,21日还将再发布18款,如果顺利,博物馆会趁势推动虎年新春民俗系列数字文创,以文创之匠心,推动文博进万家的初心。

这样的数字文创,你会买单吗?

图片由金沙遗址博物馆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