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在第一现场 聆听文明的空谷跫音

2021-11-23 14:45:45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向华

四川在线记者 成博

9月中旬,伴着早秋暖风,四川日报全媒体“寻根五千年中华文明三星堆对话古遗址”大型融媒报道组从成都出发,沿长江而下开启对长江流域古老文明的探访。

良渚古城西城墙展示点(盛淑彦 摄)

黄河、长江是中华文明的母亲河,但这并非一贯认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人们接受的是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这种观念的变化是何时发生的?导致观念转变的原因是什么?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教授张昌平给出他的答案,“因为盘龙城遗址的发现。”行走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商代城垣历经3000余年风雨,残存的城墙向我们诉说盘龙城作为商代早期中原王朝南方重镇的荣光。这座发现于上世纪50年代的商代早期遗址,截至目前考古出土文物3000余件,其中仅青铜器就有500余件。而在最近考古中,在盘龙城小嘴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了铜渣、陶范、石范等,更进一步证实了在商代早期盘龙城已经具备青铜冶炼能力。这些考古成果表明,在商代早期,盘龙城已经是中原王朝在长江流域的重镇。这一发现极大地改变了考古界对远古南方、对长江流域文明史的认知。

而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实证地良渚古城遗址,在莫角山宫殿区宽敞的高台上,面对眼前巍巍大城、十里稻香,令人不禁想象,五千多年前,良渚人的首领站在此处冯虚御风、指点江山时,又是怎样一番豪情万丈。良渚是玉的国度,也是水的国度。考古证据显示,良渚古城内城一共有9座城门,当中包括8座水城门和1座陆城门。良渚人在这片肥沃湿润的土地上,撑船行舟、种稻为粮,通过辛勤和智慧,创造了一座繁荣千年的城市。他们精湛的玉器工艺、首创的玉琮器型、神秘的神人兽面纹,至今令人惊叹。

良渚古城莫角山宫殿区(盛淑彦 摄)

在石家河、凌家滩,同样让我们心潮澎湃:在遥远的过去,我们的先民已经以玉为饰、佩玉鸣鸾。他们在长江边兴起又衰落,他们似乎已经离我们远去,又似乎从未离开,正如满天星斗照亮我们夜行的路。这些灿烂的古老文明,给了我们关于自己从哪里来的最终答案。这,是来自文明第一现场的空谷跫音。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