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登“中国好人榜”,攀枝花“暖阳”教师何成霞播洒特殊的爱

2021-11-25 19:28:2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邓童童

攀枝花观察 彭莉 陈姝妤 四川在线记者 唐子晴

11月25日,攀枝花市特殊教育学校二年级教室里,只有6名学生的课堂同样热闹,有的用手不停摸索盲文课本大声朗读,有的忙着在盲文写字板上记下心得体会。窗外一抹暖阳照射进来,笑容在孩子们脸上绽放。

学生中间,个头瘦小的教师何成霞手捧自制的盲生教案,声情并茂地讲解刘胡兰的故事,尽管孩子们看不到,但她相信真挚的情感可以触达他们心底。她,也是学生心中的“暖阳”。

下课铃声响起,何成霞安顿好学生,匆匆赶往下一个班级。除了有盲生语文、演讲口才、心理健康等课程,她还担任聋生八年级的班主任,忙碌是她的日常。

“尊重每一个残缺生命,让他们不屈绽放!”这是何成霞从业之初的誓言。因为这句誓言,她扎根特殊教育17年,也因为这份可贵的坚持,在中央文明办最新公布的2021年10月“中国好人榜”名单中,何成霞成功入选 。

一份情怀,她选择与特殊教育结缘

“从事特教,不能把它当作谋生的手段,要有爱,有情怀。”回忆当初的选择,何成霞的眼神依然坚定。因为从小就有一个炽热的教师梦,2004年,22岁的她与特殊教育结缘。尽管有一年从事普教的经验,对特殊教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面对残障程度远超想象的学生,困难接踵而至。

任教之初,她担任一年级聋生语文教学,不会手语的她,翻开教材、对着镜子一遍遍做练习,当她精心准备上课时,才发现经常是自问自答。原来,何成霞带的这7名学生,其中2名有智力障碍,另外5名聋孩子均已错过语言敏感期,没有佩戴助听器,未有过学前教育。

帮助孩子们具备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适应学校环境才是关键。于是,她改变方法,先不做无用教学,不厌其烦地教聋生看指示灯进教室,带他们熟悉校园环境,帮助他们养成自已洗手、洗脸、入厕的好习惯。

“孩子们六七岁就离家寄宿求学,一定很缺爱,更需要关怀。”何成霞当起学生的第二个“妈妈”,给予他们陪伴和温暖。当学生们有了小进步,她自费买来奖品鼓励;有学生说没尝过烧烤,周末她从家里带来烤箱给大家做美食;学生的衣服破了,她手把手教缝补;学生生活用品没了,她转几趟车“顺路”帮忙购买……

一天天地,孩子们有了变化,开始信赖这个“妈妈”,行为习惯变好,也有了学习意识。

有着多重残疾的小翼变化最大。因为身体原因,小翼13岁才开始入学,也不愿走路,上下学都是妈妈背。“为了孩子以后好,要适当放手帮助他成长才行。”了解小翼的残疾程度后,何成霞多次给小翼妈妈做思想工作,专门为小翼制定独立行走的目标,鼓励他勇敢迈步。

通过不断努力,小翼从拒绝行走、到试着用四脚架挪步,再到用单脚杖独立行走,还能自已上下公交车,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教育,不仅是让孩子获得成长,更要给家庭带去希望。”何成霞利用家长培训、亲子活动等,对家长做专业指导,共同帮助孩子们进步。

有教无类,她照亮特殊孩子人生路

在聋生八年级教室,一场无声的教学正有序进行。学生小玲端坐课堂认真听课,不时举手与老师何成霞用手语交流,这个看似文静的女孩曾站上四川省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活动的舞台,与健全人同台竞技,获得一等奖。

时光回到7年前,那时的小玲刚入学,因为自卑、胆小,从不敢在人前表现自已,连握笔、书写都需要手把手辅导,生活、学习总是慢半拍。为此,何成霞实施分层教学,单独为小玲设置教学目标,课内外对她进行针对性地关心和辅助。慢慢地,小玲变得自信开朗起来,还被评为四川省新时代好少年、全国优秀少先队员,她的愿望就是像“何妈妈”一样力所能及帮助别人。

小玲的改变,让何成霞自豪不已。何成霞坦言,坚守特殊教育17年,自已带的学生并没有超过百名,而这些特殊孩子的进步,就是对她最好的奖励。

她深知,要让学生们真正成长,光有爱和情怀是不够的,还得讲究教学方法。

“要给孩子们一杯水,自己就得先要有一桶水。”非科班出身的她深知自己的短板,只要有空,就翻阅特教书籍,自学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并取得感觉统合、听觉统合资格证书。

低龄聋生离开父母入住全日制寄宿学校,在陌生环境中学会生活、学习这个难题,如何解决?为此,她和几位老师立项省级重点课题《低年级聋童学校适应性实践研究》,抓住适应敏感期,设立2周的入学适应期,让聋童从家庭到学校缓慢过渡。

同时,还为一至三年级聋生编制了图文并茂的生活适应手册,并为学生和家长准备了巴掌大小的手语使用手册,放在口袋里以便随时查看,让学生能够清楚表达所思所想,身边人能够读懂孩子的想法给出反馈,培养学生的表达意识和成就意识。

2020年7月,何成霞又接受了新挑战,自学盲文教盲生语文。整整一个暑假,她不断地触摸背诵盲文点位,在市面上未找到盲文教学参考的情况下,她将新学期要上的课程教案提前做好,逐篇进行盲文翻译。在她的书桌上,随时备有一瓶眼药水,“对着盲文练习时间过长,眼睛难免干涩。”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有教无类”这是刻印在攀枝花市特殊教育学校内墙上的办学思想,也是她对自已的要求。

(文中小翼、小玲为化名。)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