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V观|专访全国人大代表、广元市委书记邹自景:4年前青川种下的“扶贫茶苗”要上市了

2022-03-09 18:13:27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梁庆

四川在线特派记者 付真卿 王成栋

2018年4月,浙江省安吉县黄杜村20名农民党员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村里种植白茶致富的情况,提出捐赠1500万株茶苗帮助贫困地区群众脱贫,得到总书记的肯定。随后,包括四川广元青川县在内的3省4县34个建档立卡贫困村被确定为受捐地,种下了来自黄杜村的“扶贫茶苗”,当时预计4年后进入采摘期。

4年时间飞逝而过,广元顺利打赢了脱贫攻坚战,与浙江的东西部协作进入了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新阶段,那些饱含深情厚谊的“扶贫茶苗”也终于要上市了。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在线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广元市委书记邹自景,向他了解“扶贫茶苗”和浙广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情况。

全国人大代表邹自景(欧阳杰 摄)

 

 

四川在线记者:听说那些从浙江来的“扶贫茶苗”今年就要上市了?

 

 

邹自景:你说的是“白叶一号”,是浙江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捐献的,我们主要是在青川县种植这些茶苗。到现在为止已经种植了5200多亩。今年,首批种植的2000亩进入采摘期。这次采摘估计鲜叶产量能超过3000公斤,制成干茶接近700公斤,茶农开始受益了。

白茶在绿茶中是品质比较好、档次比较高的一款茶,对农民的致富增收效果比较好。我们一直在积极发展白茶产业,今年准备再栽种1700多亩,把种植面积扩大到7000亩。最近几年,从省到我们广元市对白茶的种植和管护、后续加工、品牌营销都很重视,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其中也离不开浙江的帮助,我们与浙江密切配合,向他们学习经验,不断提高茶产业的发展水平。

 

 

四川在线记者:说到东西部协作,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全面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深化东西部协作。能否介绍一下广元与浙江的协作情况?

 

 

邹自景:广元与浙江的合作,或者说浙江对广元的帮扶由来已久。早在1996年,浙江就响应中央的号召帮扶广元。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浙江又对口帮扶青川县。在脱贫攻坚、精准扶贫时期,浙江的台州、湖州、丽水3市对口帮扶广元的6个县区。在新一轮东西部协作中,杭州市的6个区又来帮扶广元的6个县区。浙江对广元的帮扶极大的促进了广元经济社会发展,在帮助我们顺利完成打赢脱贫攻坚战任务的基础上,现在对我们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也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去年以来,我们坚持把杭广东西部协作为重大政治责任、重大发展机遇、重大合作平台,以争创东西部协作共同富裕范例为抓手,切实加强与杭州市各级各方面的密切联系,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开展东西部协作,助推广元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四川在线记者:广元与杭州的新一轮协作目前有哪些进展呢?

 

 

邹自景:去年以来,我们双方已经召开了2次高层联席会议,签订《数字乡村建设》《文化旅游协作》《县区结对》等6类协作协议,6个结对县区党政主要负责同志互访了18次,还成功举办了浙广合作25周年系列活动。

在产业合作方面,刚才讲到的茶叶,实际上不只是“白叶一号”,我们在旺苍和青川一共种植了40多万亩茶叶,还有在旺苍正在推进的浙江仙居鸡养殖、杨梅等产业的协作。在新一轮协作中,我们已经扩大到工业园区的建设发展,巩固提升“1+6”共建产业园,引进杭州好兴星等55家浙江企业落地广元投资。

在人才技术合作方面,浙江近年来选派了大批技术干部,包括教师、医生、农技人员等来帮助广元,我们也选派了一大批技术人员到浙江去进修培训,我们联合举行了乡村振兴等各类培训活动120多期1.6万余人次。在新一轮的协作中,我们特别强调社会民生领域相关的行业培训。

还有一个比较传统又非常有效的方式,就是劳务协作。劳务协作过去主要是解决广元地区过剩的劳动力就业问题。我们现在考虑这个问题则是从互利双赢的角度出发,一方面让广元的劳动力能够充分就业,获得更高的收入。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们对浙江企业发展的一种支持。我们建立了“1个杭州总站+6个协作区分站+N个企业+N名联络员”东西部劳务协作工作机制,累计培训农村劳动力7600余人次,帮助我市3.11万名农村劳动力实现稳定就业,建成“杭广共富云”国内首个东西部劳务协作数字化服务平台。

此外,我们与杭州还在项目建设、消费帮扶、社会帮扶等方面开展协作,推动新一轮东西部协作走深走实。

 

 

四川在线记者:今年全国两会上,我注意到您提了3条与广元交通发展相关的建议,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邹自景:广元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地处祖国大西南和大西北的扭结点,是四川北向东出桥头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北向重要门户枢纽,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一个重要节点。经过近年的发展,广元交通枢纽地位更加彰显。

但是现在我们感到还有短板,就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完善。过去我们更多的重视路网建设,但是对与物流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重视不够,短板还比较明显。我们的路网设施对于客运的支撑作用非常明显,但是对货运支撑不足,进而对产业发展没有发挥其应有的效果。

根据广元的地理区位优势和现有交通条件,去年广元市第八次党代会提出要发展枢纽经济,打造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作为来自广元的全国人大代表,我今年也提出了多个相关的建议。

例如高速公路方面,我们希望进一步加密高速公路路网体系,这是广元、四川甚至整个西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现有的京昆高速车流量已经超过了其设计流量的三倍,通行压力巨大。这条高速承担了成都平原经济圈对外60%以上的货运物流任务。目前国家已经规划了京昆高速复线,成都经绵阳至广元段已经开工,但广元到陕西段还没有开工,这需要两个省的协调、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支持。

再例如铁路方面,在设立广元铁路港、建成西部地区地级市第一个动车所、开工广元综合物流基地等基础上,我们呼吁加快推进广巴达万铁路扩能改造项目。实施广巴达万铁路扩能改造对于畅通川甘青新战略大通道,服务国家、省重大战略,满足地区客货运输需求,贯通南北铁水联运通道等方面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目前与广巴达万铁路顺畅衔接的前后方通道(兰渝铁路、襄渝铁路、沪汉蓉铁路)均为时速160公里、双线、电气化的大能力客货共线铁路,仅广巴达万铁路各段标准较低、极不统一。所以我们希望能加快推进扩能改造,这对于川北、川东北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