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经济 抓发展”调研行③丨老工业城市园区“上新”,企业为何愿意排队进场?

2022-06-21 21:26:28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梁庆

四川在线记者 陈碧红 文露敏 文铭权/文 杨树/图

调研点位:自贡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

 

今年4月,自贡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挂牌。仅仅两个月后,这里已是“座无虚席”,园区“门外”,10余个项目仍在等待排队进场。

 

6月中旬,四川日报全媒体调研组在这里看到,最先入驻的两家企业厂房已初具雏形,一家企业把进驻作为“新生之变”,落地产能瞄准“世界一流”;另一家则接连扩产,准备趁势出击抢市场。

 

各种超预期因素扰动下,尤其是在自贡这个老工业城市同步加速转型的重要节点,这个刚刚“上新”的园区显得特别有意思:这里为什么如此热闹?

企业求新:抢速度就是抢市场

6月16日早上9点,当调研组一行抵达位于自贡沿滩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的川南新材料化工园时,这3.1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早已是机声隆隆一片。19家入驻企业,19个区域,每一个项目上都在你追我赶般地推进建设。

正在加快建设中的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

中昊晨光(自贡)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是最早启动建设的企业之一。这个总投资达22.3亿元的高分子化工材料生产企业,将用3年时间在这里建设年产2.6万吨的高性能有机氟材料生产基地,加速带动企业转型升级。

今年4月才开工建设,目前一期项目就已初具雏形,该公司总经理金永良将这样的超常规建设速度,形容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方面,氟材料作为锂电产业链条上的重要环节,行业竞争正加速进入白热化阶段;另一方面,在疫情防控和经济下行压力下,生产所需的原材料价格持续高企。

园区内新项目加快建设,园区外其母公司中昊晨光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的生产也马不停蹄。“在前几个月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购买的原材料进不来,而‘长三角’又是公司产品销售的主要市场区域,真的被急坏了。”金永良说。

万幸的是,依靠其母公司在“长三角”建设的仓库,工人就地取材就地生产,与下游合作厂商采取“一人走一半”的运输方式,尽最大可能保证产品供应顺畅,也因此在同行业竞争中进一步提高了市场占有率。

一个更关键的商机被中昊晨光敏锐捕捉到:作为重要生产原料的二氟一氯乙烷,近两年采购价格从最初的1.8万元/吨暴涨到了最高时的18万元/吨以上,“如果按现在这个价格购买原材料,公司的下游产品都将倒挂。”金永良透露,2021年公司作出正确预判,主动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第一时间升级设备搞自主生产。

避免了原材料上涨给企业自身带来的巨大成本压力,今年前5月,该公司在园区外的老生产线业绩,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0%,利润增长32%。

老基地加快生产,新基地提速建设。“从全球氟材料整体行业来看,高端产品始终稀缺,而低端产品早已产能过剩,我们在园区新上的生产线,就是要瞄准高端市场努力打破行业技术壁垒。”金永良表示,仅四氟乙烯树脂这一项目,公司就储备了60多项专利技术。

眼看着新厂区日渐成型,还有一件事让金永良感慨万千:在疫情防控最吃紧的关键阶段,为加快项目落地,自贡市领导多次带队到北京争取支持。在建设阶段,政府更是一切围绕企业转,针对环评手续复杂且耗时的情况,政府组织了专班指导,环评时间从原本所需的60天压缩到40天。

“希望通过3年攻坚,将川南新材料产业基地首期项目打造成为有机氟材料科技自立自强的样板工程。”金永良说。

园区求新:企业太多装不下也是“幸福的烦恼”

距离中昊晨光不到10分钟车程,凯盛(自贡)新能源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大门紧闭。在该公司副总经理李华东的带领下,调研组走进这个神秘的无人车间。

“车间里面很热,大家要快速通过。”李华东话音刚落,“哗——”大门打开,一股超高温热浪瞬间包裹全身。朝车间内望去,一个巨大熔窑内的4条生产线上,全球最大规格的太阳能光伏玻璃正源源不断生产下线。

全球最大规格光伏玻璃在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生产下线。

火热的生产车间,带来火热的市场销售。早在去年7月,凯盛新能源一期项目就先于园区挂牌落地投产,当年10月便满负荷生产。今年1—5月,这家新能源企业产值实现3.5亿元,利润超过3000万元,并定下了全年产值8个亿、利润8000万元的年度目标。正是因为一期项目运行超预期地好,前段时间,凯盛新能源作出重要决定:加紧筹备二期项目,新线产能超一期4倍有余。

作为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最早投产项目,凯盛新能源短短10月产值已超3亿元。

纵看全球,一边是光伏产业的如日中天,一边是经济逆全球化叠加各种复杂因素相互交织,在市场搏击中的凯盛新能源给人留下“举重若轻”的印象,为什么?

“从产业领域本身来说,我们站对了赛道,但发展过程特别是对刚起步不久的新项目来说,其实一点也不容易。”李华东感叹道。以能源要素保障为例,该企业资产投入最大的熔窑生产线必须24小时持续运转,一旦断电停运,这个上千度超高温的生产线立即就会因为温度过低而崩裂,意味着上亿元的投入将打水漂。“这几个月来,真的很感谢园区和政府不计一切的帮助,保证了生产线安全生产。”

企业家的肺腑之言,在自贡市经信局总工程师潘树勇看来,是地方政府稳市场、抓发展的必然之举。他提到一个细节:冬季是用电用气高峰期,但凯盛一天的用气量就高达10万立方米,光凭管道气根本无法保障。反复协调后,燃气公司采取气罐车点对点运输供应的方式补充企业用气需求。

项目建设与生产调度同步进行,不惜一切保生产——在自贡川南新材料化工园区调研期间,这句话被被访者数度提及。为什么要这样?当地政府部门负责同志解释,该园区作为自贡这座老工业城市转型升级的关键一步,是地方传统产业向万亿级先进材料产业集群发展跳起摸高的重要“跳板”,“必须全力以赴”。

企业积极作为、政府主动有为,带来市场活力不断提升,也才有了项目“排队入园”的热闹场景,也成为自贡市委常委、副市长肖冰东眼中“幸福的烦恼”。数据显示,今年1-4月,自贡全市工业投资同比增长54.2%,增速位列全省第一。

“聚力再造产业自贡,走出转型升级新路”,离开园区时,这句标语萦绕在调研组心间。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