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之年:决胜收官之战——写在2020年省两会开幕之际(三)

2020-05-08 07:03:32来源:四川日报编辑:顾强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王成栋

春去夏至。此刻,巴蜀山乡麦浪翻滚,菜籽飘香,收割机用轰鸣掀开夏收序章,田间地头升腾着脱贫奔康的希望。

希望,绽放在笑脸里。“分到新房子,我想活到100岁!”4月26日,全省规模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分房,77岁的昭觉县特殊困难户色七古博将现场首个号单高举过头顶。

希望,生长在田野里。5月1日,四川精准扶贫农产品公益广告《马边绿茶》在央视播出,为叫响品牌、破解卖难增添希望。如今,马边茶叶品牌价值达13亿多元,农民人均鲜叶收入达4988元。

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大考紧要关头,疫情挑战面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省委省政府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责任、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战“疫”战贫都要打赢,奋力书写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四川答卷。

定力

党中央发出决战决胜总攻号令,我省闻令而动,克难奋进,战“疫”不松,战贫不怠

2019年底,我省脱贫攻坚捷报再传:贫困县从2013年底的88个减少到7个,贫困村从11501个减少到300个,贫困人口从625万减少到20.3万,贫困发生率从9.6%下降到0.3%。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

然而,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袭来,成为影响脱贫质量的重大不确定因素,也成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一道“加试题”。

应对“持久战”,需要定力。“这是一场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紧绷这根弦。”3月6日晚,手机上弹出一则重要新闻,马边县荣丁镇后池村第一书记林涛立即分享到朋友圈,并写下这句话。

当天,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召开,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方面最大规模的会议。在疫情防控依然吃劲的关键阶段,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全面收官的紧要关头,党中央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总攻号令。

闻令而动。3月11日,全省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议吹响“冲锋号”: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强意志,以越是艰险越向前的顽强作风,咬定目标、一鼓作气、克难奋进,坚决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坚决夺取我省脱贫攻坚收官战全面胜利。

应对新考验,需要审时度势。疫情对脱贫攻坚究竟影响几何?我省精准研判:全省目标任务接近完成,凉山等任务较重地区受疫情波及较小,加之脱贫攻坚政策支持、资金投入等力度持续加大,疫情影响总体可控。但疫情对贫困群众外出务工、农副产品销售和扶贫项目开工建设等带来较大冲击,防返贫任务艰巨,亟待破解。

做好“加试题”,需要行动迅疾。省委常委会、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会、省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密集召开,精准决策、高位部署;从凉山彝区到秦巴山区,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频繁调研、访贫问需。

战“疫”战贫两不误。在毫不放松抓好各项疫情防控措施落地落实的前提下,我省集中精力加快推进脱贫攻坚,努力把因疫情耽误的时间抢回来、造成的损失补回来。

优先支持贫困劳动力务工就业被摆在突出位置。2月初,我省启动“春风行动”,护送贫困劳动力安全畅达返岗务工;省水利厅、省林业和草原局等部门陆续出台通知,新增临时性公益岗位2.4万个。截至4月29日,全省返岗务工贫困人口已达181.55万人,占去年底务工人数的91.01%;全省159家扶贫龙头企业,已复工157家;631个扶贫车间,已复工571个,吸纳就业人口3.77万人,其中贫困人口7267人。

东西部扶贫协作是其中的一抹“亮色”。早在2月中旬,四川就与浙粤两省建立健康检测互认工作机制,便于四川农民工尽早出省务工。截至4月29日,浙江、广东今年已分别向我省拨付财政帮扶资金18.65亿元、15.9亿元。

人安全送出去,产品也要顺利卖出去。为助销当地特色农产品,近日通江县县长王军走进直播间,当起带货主播,为通江银耳、巴山土鸡等“吆喝”。

越来越多的第一书记、帮扶干部、党政干部走到屏幕前,为滞销扶贫产品代言,助农销货。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省蔬菜及食用菌产量936.0万吨、瓜果产量9.3万吨,实现家禽出栏17299.6万只,分别同比增长4.1%、14.4%和2.6%。疫情期间,全省主要农产品价格保持稳定,没有出现农产品大量滞销、折价销售情况。

不仅如此,倒排工期推进扶贫项目建设、聚焦“两不愁三保障”狠抓问题整改、建立健全返贫监测预警和应急救助机制……疫情发生以来,全省上下坚持“双线作战”,战“疫”不松,战贫不怠,不胜不休。

较劲

瞄准凉山彝区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尽锐出战,坚决攻下“堡垒”、打赢“歼灭战”

“终于找到水源了!”5月2日晚,刚走到有信号的地方,昭觉县水利局技术员张良赶紧向同事报喜。

在张良眼中,昭觉县特口甲谷乡特口甲谷村堪称水文地质学上的“绝地”。为寻找备用水源,他和同事4月下旬开始进山找水。

在凉山彝区,这样的“绝地”还有很多——全国范围看,2019年底,凉山州还剩余贫困人口17.8万人,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市州;全国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高的前10个县,有6个在凉山州;凉山州有295个村贫困发生率高于10%,占全国的27%。

全省范围看,今年我省剩余的7个未摘帽贫困县、300个未退出贫困村,以及8成以上未脱贫人口均在凉山。凉山彝区,是影响全省乃至全国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也是我省脱贫攻坚必须攻下的最后堡垒。

决战之年,决胜之地,如何啃下这块“硬骨头”?在全面发挥已有帮扶政策、帮扶队伍作用基础上,今年省委省政府决定,对凉山州未摘帽贫困县和未退出贫困村启动挂牌督战作战。“挂牌督战,说明发起了总攻。”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说。

多层次督战体系已经形成。高位推进,省级领导挂帅督战未摘帽县;精准指导,住房、产业等省直有关部门组建工作专班下沉一线蹲点;机动备战,从7个已摘帽县中,选派干部组建帮扶工作组,根据需要随时赶赴凉山。

督,较真碰硬。“眼里揉不进沙子!”这是昭觉县不少住房建设施工队对陈华伟的评价。陈华伟是中江县发展和改革局农业农村股股长,到昭觉县开展督战作战后,他发现一些施工进度表有水分。“压缩进度,提早搬迁。”他和督战队员们一起重新倒排工期,确保大部分项目可以提前完工。

围绕易地扶贫搬迁、危房改造等重点领域,督战作战队下沉凉山脱贫攻坚一线,强化实地督导,现场协调帮助当地解决困难。

我省要求,工作专班不能做旁观者,不能走马观花、指手画脚,而要与当地一起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刚到布拖县开展督战作战工作,省扶贫开发局考核处工作人员吕游就一头扎进数据里,连续一周跟当地工作人员厘清扶贫数据,做到账账相符、账实相符,让工作开展更精准。

督战作战效果初显。“挂牌督战一个多月以来,安全住房建设推进工作超过去年一年工作量。”布拖县地洛乡党委书记阿库尔子兴奋地说,督战队的到来,让该乡住房建设老大难问题得以解决。在美姑县,督战推动了建房、分房、住房的进度。4月29日,随着最后一批建档立卡贫困户拿到房号,美姑县易地扶贫搬迁分房工作全部完成,5万多老乡将提前搬进新家。

截至4月25日,凉山州7个挂牌督战县贫困户住房建设已完成0.62万户3.05万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已完成101个。凉山所有农村危房改造、饮水安全、易地扶贫搬迁等项目,将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

新生,在一个村里。近日,“悬崖村”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的84户村民分到县城集中安置点住房。村里的青壮年则选择留下,在村里搞旅游开发。

新生,在一片田里。过去5年,越西县尔赛乡洪洛村先后探索种植过藜麦、茭白等作物,最终选种生命力、耐旱力更强的刺梨。“不拼一下,永远没出路!”该村第一书记林海说。

新生,在一座城里。“跨过金阳河,再建新金阳”。克服建材运输难、局部瞬时风力8级以上、雨季达3个月之久等困难,金阳县正修建金阳河特大桥,到对面山上建新城,开拓发展新局面。

作风

在决战脱贫攻坚冲刺时刻,更要持续强化作风建设,确保扶贫工作务实、脱贫过程扎实、脱贫结果真实

“部分县使用援助资金不够精准、就业培训对象不够精准。”4月30日,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对部分地方和部门(单位)进行约谈,反馈脱贫攻坚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约谈”这一脱贫攻坚工作中的常规操作,在今年显得格外重要。

面对脱贫攻坚最后一轮整改“窗口期”,我省明确:所有问题必须在6月30日前整改完成,没有任何退路和弹性。

从作用上看,只有聚焦“两不愁三保障”狠抓问题整改,才能不断巩固脱贫成果、提升脱贫质量。

“约谈既是督战和加压,也是信任和加油。”4月30日当天,被约谈市县负责人坚决表态:问题照单全收,全力抓好整改落实。

落实,是一张张限时整改的清单。普格县大槽乡大槽村第一书记黄河银的背包里,始终放着一张清单,详细记录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目标任务、进度、保障等内容,已完成的“打钩钩”,推进中的“画圈圈”,自己每天紧盯“圈圈”,落实问题整改。

落实,是一串串走村入户的脚步。今年3月起,资中县将每月第一周、第三周的星期一定为“脱贫帮扶日”,全天不安排会议,以便各帮扶责任人有时间走村入户,帮助贫困户解决实际困难,整改脱贫攻坚存在的问题。

落实,是一支支蹲点督导的队伍。“村集中供水工程一直无人管护、维修”“某村民家D级危房改造后,屋顶瓦片存在漏风问题”……4月2日,在营山县老林镇蹲点督导的工作组,将发现问题反馈给当地党委政府,并在整改时限到期后进行回访。

无论脱贫任务是否完成、贫困县摘帽与否,无论是老问题还是新问题,我省脱贫攻坚问题整改工作始终驰而不息。

不能停息的,还有作风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脱贫攻坚任务能否高质量完成,关键在人,关键在干部队伍作风。

我省决定在2020年开展深化“脱贫攻坚纪律作风保障年”活动。

深化,是更持续。近日,南江县兴马镇唐家坪村院坝里,两位村民领回了前几年被村民小组组长骗取的低保金。今年我省将对2016年以来受理的扶贫领域问题线索处置情况进行“回头看”,切实加强扶贫项目、资金等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

深化,是更精准。今年我省将聚焦落实脱贫攻坚政治责任、聚焦凉山彝区深度贫困区、聚焦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等,进一步加强监督执纪问责工作。

在决战脱贫攻坚最后冲刺时刻,四川扶贫领域作风建设“实”字打头,确保扶贫工作务实、脱贫过程扎实、脱贫结果真实。

探索

已脱贫地区持续构建脱贫长效机制,并探索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将脱贫摘帽变为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广元市昭化区卫子镇刘家河村村民王明坤,去年4月罹患脊髓瘤。妻子长年患有胆囊炎、肠梗阻,儿子又被查出肾结石,一家人从小康陷入贫困边缘。

截至目前,我省已有81个贫困县摘帽、11201个贫困村退出、6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但是,像王明坤一样的返贫风险依然存在。

如何防止返贫和新增致贫?探索建立防止返贫监测和帮扶机制外,我省还严格落实“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监管”的“四不摘”政策。

具体到王明坤一家,村里先后通过争取民政救助资金等办法,为其报销 1.5万元医药费,同时为一家三口申请了低保。今年,借助东西部扶贫协作,王明坤的儿子赴浙江打工,每月可收入三四千元。

动态帮扶只能“治标”,彻底拔掉“穷根”还需通过发展产业就业扶贫“治本”。

今年,我省将农业产业扶贫工作与乡村振兴战略相结合,在全省有扶贫任务的县新建或改造现代农业产业基地130万亩,建设提升现代农业园区150个,大力推进贫困地区特色产业发展。

各地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换种。松潘县改种藜麦。7月到9月收获时,五颜六色的藜麦苗和穗,将待游客前来“打卡”。

借力。今年白玉县赠科乡扎马村春耕现场,无人驾驶的农耕机完成“首秀”,不漏播、不重播,土地利用效率得以提高。

促销。我省拟在成都、上海、深圳等地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设立“四川扶贫”公益品牌专馆。全国各地的餐桌上,将出现越来越多“四川扶贫”好产品。

就业扶贫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也将成为我省构建脱贫长效机制的重要一环。我省明确,对通过有组织劳务输出实现就业的贫困劳动力,按规定落实一次性求职创业补贴和交通补贴;同时协调水电、交通等重大工程、重大项目,拿出一定岗位比例,吸纳当地贫困劳动力就业。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指出,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协奏曲”,正在巴蜀沃野奏响。

今年“五一”期间,达州市通川区梓桐镇两河村村民王在英一直忙着给柑橘树修枝、施肥。近年来,梓桐镇先后流转2000多亩荒地,种植沃柑、藤椒等。之前杂草丛生的荒地,如今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近日发布的2019年度四川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工作先进县市区名单中,通川区榜上有名,是10个先进县中唯一的贫困县。

曾经为脱贫摘帽而攻坚,如今为决胜小康而冲刺,未来为乡村振兴而启程。

通川并非个案。北川县探索旅游景区带动型、特色村寨推动型、旅游产品驱动型三种全域旅游扶贫模式,让更多群众在家门口吃上旅游饭;马边县以村庄环境整治和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口,整治农村人居环境,着力建设小凉山美丽宜居村庄和最美庭院;松潘县与京东云合作,在松潘古城打造“京东云松潘城市会客厅”,消费者只要扫码下单,牦牛肉、沙棘糕等松潘特产即可送货上门……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脱贫摘帽后的四川山野大地,有了更强动能,也有了更多可能,站在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奔向乡村全面振兴的“诗和远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