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步确定坠毁飞机是飞越驼峰航线的C-109燃油运输机

2017-05-24 07:11:55来源:成都商报编辑:邓强蒋麟

  残骸上的数字依稀可辨

  C-109燃油运输机资料照片  李肖伟供图

  飞虎队

  正式名称为美籍志愿大队(英文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简称AVG),又称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成立,在中国、缅甸等国对抗日军。

  C-109

  C-109是从B-24轰炸机改装而来的燃油专用运输机,所有武装弹药均被拆卸,机身内安装有8个油罐,能够装载2900加仑高辛烷值航空汽油,主要负责为“飞虎队”供应油料等补给。

  驼峰航线

  二战期间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终于1945年。穿越印度、缅甸和中国三国,途经高山、冰川、热带疟疾区、原始森林,全长500英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至5000米上下,最高海拔7000米,山峰连绵起伏,状如驼峰,故名。

  5月17日,眉山市青神县村民在岷江河滩打捞出部分飞机残骸,目前暂时保管在县文管所内。经初步鉴定后认定,这些残骸系抗战时期援华美军“飞虎队”的飞机残骸。(成都商报5月20日曾报道)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得知,这架飞机被初步认定为一架C-109燃油运输机,于1945年3月27日深夜坠毁于青神县,飞机上四人全部罹难。

  坠机时间

  史料记载:

  72年前坠于青神

  5月23日,岷江青神段东岸,谁也不曾想到,在此处一片面积不过几百平方米的水下,还埋藏着72年前一段烽火连天的历史。

  眉山市青神县文管所副所长岳华刚前几日从此处回家,便埋头整理资料。在一本《青神县备征录》上,他找到了明确的记载。该书记载道,“吾华对日抗战,我同盟美国在川中开建机场,在彭山航行川滇,则青神上空为所必经。民国三十四年春三月二十七日深夜,美空军48984号巨型机由彭山升霄逾眉山入县境,偶因失灵,机头喷火,摧毁于治南五里许观音滩江岸,县人倾城往观……美空军四人同时并命,躯断肢分,血溅河沙,壮烈以殉职也……”

  而《青神县志》里,也有类似记载:1945年3月27日深夜,美国援华抗日空军部队第48984号重型轰炸机从彭山机场起飞,掠过县城上空时突然起火燃烧,坠毁于城南3公里处岷江西岸南附乡(现南城镇)河滩,机体爆炸,4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不排除是发生器械故障失事的。”按理说,飞机失事,机上人员可以跳伞逃生,但该机上四人均全部罹难。对此,岳华刚揣测,可能是发生故障时,飞机正在青神县城上空,一旦跳伞,飞机便无法掌控,很有可能会坠毁于青神县城,于是,为了不伤及更多的人,机组人员选择把飞机开到了河滩空无人烟处。

  机组人员

  专家:部分曾葬于成都

  战争早已结束,但疑问接连而来:这飞机是一架什么飞机?坠机前发生了什么故事?这四名遇难者如今葬于何处?

  《青神县志》中记载,“事后,美军方安排人员亲临现场收殓遗体,裹以载归。县人为示悼念之情,特收拣其残剩衣冠,后葬于青神,号盟军四军人衣冠墓。”

  《青神县备征录》中记载,“时县长江北罗派警护守并急电上司,不日盟军二员奉派至,机骸不取,载残尸三具以去。越数日复来,赏药物为酬,参与县民集体之追悼。月余,又得残肢于江湖,即取淤沙岸也,仍以上报,久之,迁葬之令下,今县长王中江择地葬于县南十六七里,后盟军又索以去,乃取其衣冠封土而藏之……然美空军四人衔名与生平等诸所不详……”

  5月22日,成都商报记者与前美军第14航空队(即“飞虎队”)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空军中尉飞行员杨训伟的儿子杨本华取得联系,他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了二战驻华美军作战史料田野调查员李肖伟。1999年,李肖伟还是一名电视专题记者。一次偶然机会,李肖伟得知抗战时期大邑县西岭雪山的主峰曾坠落过一架飞机。2001年,杨本华、李肖伟带领一支探险队,经过7天的徒步跋涉,在大邑县找到了一架代号为“螳螂祈祷”,编号42-6286的B-29飞机,他们一行将这些残骸辛苦地运下山来,其中,螺旋桨发动机等大件捐献给中国军事革命博物馆,而一些小件,则捐给了新英格兰航空博物馆,如今在这座博物馆里,还有这架飞机残骸的专门展柜。

  为了破解坠机之谜,李肖伟利用业余时间开始调查工作。没想这一调查,竟把被掩埋在历史深处的“超堡队”(即当年的美军第20航空队)挖掘了出来。“我慢慢发现,这远不止是对抗战时期美军战机坠机事故的调查,背后所隐藏的故事,才是真正需要还原的历史。”

  对于青神县的坠机,李肖伟称自己曾于十年前亲自到青神县调查过,得知这四名遇难者被葬于成都凤凰山美军公墓,后被美军带回美国。

  “基本上,每一架飞机都有绰号,也发生过很多事故,但由于机组上四人全部遇难,我们暂时也就无从得知。”李肖伟说,但可以想象的是,这架飞机,一定经历了不止一次的生与死,坠机前,机组人员也不会只有这(集体坠机)一个选择。

  是何机型

  初步认定为C-109燃油运输机

  由于《青神县备征录》上并无详细记载,仅有“美空军48984号巨型机”这一说法,考虑到旧时民间习惯将美军B-29重型轰炸机称为巨型机,一开始,青神县方面初步判定这些残骸来自“飞虎队”的B-29重型轰炸机。

  但这说法被李肖伟否定。李肖伟查阅美方的资料后,得出的结论是:根据编号为44—48984可查询到,这是一架美国陆军航空运输总队(ATC)的C-109燃油运输机,主要负责为“飞虎队”供应油料等补给。

  “B-29重型轰炸机的编号是以62/63/64/65/24/93这些数字开头的,没有48984这个编号,所以一定不是B-29轰炸机。”李肖伟说,1945年3月以后,B-29部队都从四川撤到印度了,所以这架飞机所运的油,是供十四航空队,也就是飞虎队使用的。

  此外,李肖伟还给出了飞机上遇难的四人名单:驾驶员——中尉Mahlon J.Tyler;副驾驶——Collin N.Burlage;无线电员技术军士——Harold Olson;机械师——William M.Nagy“目前的资料显示,C-109正常的配置就是四人。”李肖伟说。

  成都商报记者在媒体公布的美军飞越“驼峰”航线牺牲烈士名单(1931.9.18-1945.9.3)中,查到了这四个人的名字,这四人遇难的时间均为1945年4月3日。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资料显示,驼峰空运最开始时曾使用过C-109燃油专用运输机,这种运输机就是从B-24轰炸机改装而来的。

  作家刘小童所著的《世界航空史上最悲壮的一幕:驼峰航线》里,也有C-109的介绍。该书中称,C-109是从B-24轰炸机改装而来的燃油专用运输机,由于其飞行不稳定等原因,C-109也和C-87一样不受飞行员喜爱。满载的C-109若摔机着陆,不可避免地会发生爆炸,使机组人员丧生。

  岳华刚对飞机的型号和编号暂无异议,但他认为还有一点没有对上:青神县方面的资料称该飞机坠于1945年3月27日,李肖伟从美方得到的资料显示该飞机坠于1945年4月3日。经过沟通分析,岳华刚和李肖伟认为,可能是3月27日晚坠毁的,但美方是几日后,也就是4月3日才确定。当时通讯和交通不便等原因,可能导致了记录上的时间差异。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几乎不可能有两架飞机坠落于同一地点。”李肖伟说,“各方在时间记录上有冲突也是正常的。”

  此后打算

  省考古院水下考古中心将实地查勘

  昆明市社科院的资料显示,驼峰航线穿越印度、缅甸和中国三国,途经高山、冰川、热带疟疾区、原始森林,是世界上最艰险的一条航线。在这条航线上担任运输飞行任务的,是美国陆军航空运输总队(ATC)和中国航空公司,使用的飞机主要是C-46、C-47、C-53、C-54、C-87、C-109等等。担任护航的,是美国陆军驻印度的第10航空队和驻中国的第14航空队。

  日本投降后不久,这条航线停止飞行。在3年多的时间里,经驼峰航线空运到中国的,共有80多万吨物资(其中10万吨为驻华美军自用)。

  岳华刚称,此次发现的飞机残骸,对研究中国抗战史和研究青神县革命老区历史文化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现已上报省文物局和省考古研究院。根据省文物局指示,该遗物如被查实为抗战时期失事的美军飞机残骸,则为历史文物,已安排省考古院水下考古中心负责人组织专家实地查勘,下一步,是原址保护还是进行清掘打捞,将遵照专家意见进行。

  23日,成都商报记者从省考古院水下考古中心处证实,相关人员将于近日前往青神县实地查勘。

  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编辑推荐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