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想您,我的卑微又高贵的母亲

http://www.scol.com.cn  (2013-04-01 13:36:21)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阳博仁义恩  

母亲早在13年前就离开我们,去了遥远的天堂。

天堂是那样的遥远,我再也无法握住母亲的双手。然而,无论天堂多么遥远,我依然感觉我的心和母亲的心紧紧相连从未分离。母亲一直在我的心里享有最神圣最尊贵的地位。

母亲是卑微的,她没有文化,贫穷,还疾病缠身,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但母亲又是如此的高贵,虽然贫病交加,却从未消极沉沦;虽饱受屈辱,仍然温良谦和;虽势单力薄,仍然竭尽全力庇护着她的孩子们,并给了她的孩子们最宽厚温暖的爱。

我五岁那年,父亲因车祸去世,从此,母亲带着四个年幼的孩子开始了孤苦的生活。为了生存,为了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母亲只得再嫁。那一天,母亲用板板车,拉着四个裹着破棉絮的孩子,带上一个泡菜坛子,就这样在希望和迷茫中走了几十里路,去和后来的继父完婚。但继父并没有对这个家负起更多的责任,母亲在和继父生下我们家的第五个孩子后,就默默地独自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里里外外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

我至今都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没有文化的母亲,竟然无师自通地掌握了许多生活的技能。在我看来,母亲简直就是一个全才,她能拿起前夫留下的工具帮人修理电筒、钢笔、钟表、眼镜等等,反正那个年代有的小家电及日常生活用品,她都能修;她会裁缝,为了省钱,我们穿的衣服都是母亲自己动手做的。我的记忆里,母亲这辈子从事的职业之多,是很多人都不及的。她干修理、卖布、开小面馆、缝纫、放录像、到野外地质队打零工……凡是能有机会挣钱养家的事,她都要努力去做。母亲每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她总是起早贪黑忙个不停。母亲很累,肺结核折磨着她,经常从早咳到晚,但母亲从未倒下过。我后来明白,那是有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母亲不能倒下。

母亲没有文化,但她知道只有读书、有文化,才能救人救家救国。因此,母亲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家里的每个孩子能上学念书。为了让孩子们念好书,尽管家里经济情况非常窘迫,母亲仍然经常要买点小礼物去“贿赂”老师,希望老师能好好教自己的孩子学知识。母亲甚至愿意四处借债出高价插班学费,让家里学习落后的孩子顺利完成学业。母亲渴望着我们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能有一个好的前程。那年参加高考后,我如愿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在川东那个偏僻的小县城,我们居住的街区几十年没有出过大学生,我是第一个。我原以为母亲会和我一样欣喜无比,但母亲只是疲惫地笑笑说:“我很累了,能够把你送进大学,我就心安了。”

因为贫穷,母亲在外很少受到应有的尊重,似乎人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就把母亲呵斥一通,遇到这种情况,母亲选择的总是隐忍,从不与人产生纷争。孩子们受了欺负,母亲的处理方式往往也是不指责别人,只安抚自己的孩子。母亲安抚我们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一起去看电影。听川戏、看电影,是母亲最大的爱好,即使生活的重压再大,也没能让她丧失这份兴致。她时不时地会用兴奋和略带夸张的神秘语气悄悄说:“儿子,我们去看电影。”一场电影看下来,我心中的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从那以后几十年过去,我一直特别喜欢看电影,只要一看电影,就仿佛母亲还在身边,就有一种心灵的归宿感。

尽管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母亲带给我们的感觉却永远是乐观向上的。我从没有见过母亲落泪,母亲从没有因生活的烦恼对我们发脾气,我们艰难的成长过程中也从没有缺失过母爱。冬季寒冷的夜晚,母亲用一条破毯子把她和我们兄妹五个圈围在一起,就像老母鸡用沧桑的羽翅护卫着她稚嫩的小鸡仔一样。我们在火炉边听母亲讲故事,我们和母亲一起开心地笑。因为母亲,那些暖融融的冬夜里,我们没有悲伤、凄凉,只有梦想和憧憬。

母亲对我们的爱宽厚绵长,即便已经长大成人,母亲的牵挂与关切也一直伴随着我们。我从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成都的一家大医院当外科医生。很快,我就把母亲接到身边,一是觉得大医院条件好,方便为母亲治病,二是也想好好照料照料母亲。可是母亲来后,反倒又照顾起我来。她每天很早就起来为我做早餐,晚上无论我做手术多晚,她都要等我回家一起吃晚饭。冬天,母亲坚持不让我碰冷水,说我的手是用来做手术的,要特别保护好。后来,因为住房问题的困扰,我请母亲暂时回老家,等几个月我把房子落实并装修好,再把她接回来。临别的时候,母亲眼里满是切切的不舍,却非常顺从地离开了。

可是,这一别竟成了永诀,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痛与悔。我没有想到,母亲回老家不久,就因病情加重遗憾去世。

母亲这辈子给我施加的唯一压力,就是要我学医,她说学医不会失业,当医生受人尊重,因为医生能治病救人。她是那样满含期待地希望我能为她解除病痛。然而,我这个已经当了医生的儿子虽然曾经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却没能帮助自己的母亲摆脱病魔,重返健康。

母亲这一生除了偏僻的老家和成都,没有出过远门,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想象,尤其对传说中的“天堂苏杭”更是心向往之。可是,我们还没来得及陪伴母亲去苏杭,她就先去了天堂。如今,我只能在国内国外逗留时带回当地的一小捧泥土,把它们培在母亲的坟头上,聊以了却我们陪母亲走天涯海角赏人间美景的心愿。

母亲操劳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孩子们能自强自立。如今,我们兄妹几个都专有所长、成家立业,可是母亲却已经不能和我们在一起享天伦之乐。母亲,如果您还在,我一定为您端茶倒水;如果您还在,我一定多抽时间陪陪你,不让你孤独地站在窗边等待我们回家的身影。

母亲只有62岁,就匆匆离我们而去。有多少离愁和痛悔难以释怀,如今我只有默默祈祷,遥寄哀思。我是医生,专业素养使我并不相信生者与死者能隔空对话,但我仍然希望,远方的母亲能听到我的深情的问候与祝福:母亲,愿您在天堂安好!

(作者系四川省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 )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