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走进四川 >> 文体 >> 正文
洗尽铅华胡因梦首说真实生活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06-09-07 09:51:30)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消息  核心提示

   提起胡茵梦,很多人脑子里第一反应大多是这些字眼———李敖前妻,美艳,女明星……她的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日前在蓉城悄然上市,并且十分畅销。书中呈现的胡茵梦却是另外一个样子———她已改名“胡因梦”,洗尽铅华,过着简朴的生活,醉心于心理研究。书中有她现在的照片,短发、清瘦、中性、像修行者,和20年前那个美艳、沉浮于喧嚣红尘的女明星判若两人。是什么促使她变成这样?这些年来她都在做什么?她如今的感情、生活又是怎样的?

  昨日,通过《生命的不可思议》一书的出版公司工作人员的联系,胡因梦在台湾家中接受了记者的独家电话采访。在近一个小时的访谈中,胡女士的声音温和淡定、耐心并且节制,始终让人感觉轻松愉快。她没有提起她和李敖那段“熟悉”的恩怨情仇,而是更多地讲到了她现在的生活和事业,还有她的女儿。

  当年:15年赚够一辈子的钱

  从《生命的不可思议》里了解到,当年胡因梦的风华绝代是付出了代价的:将单眼皮割成双眼皮。一张张老照片,都说明上天给了她极大的恩惠:才华与美貌。然而,离开影坛后,今年已53岁的她似乎洗尽铅华,对外貌与物质看得十分淡。电话那头的声音所表达的思想与真实,让人无法和一位影视明星联想到一起。

  记:离开电影之后,您靠什么来维持生活?

  胡:我从19岁就开始拍电影,近15年的经济基础,我觉得对自己、对家人都有交代了,也够做以后想做的事情。我从33岁开始就不赚钱了。开始妈妈很不高兴,我就通过各种方式闹革命,一段时间后,妈妈没有办法就答应了。直到八年前,台湾有一位张老师找我一起做心灵治疗方面的活动,我就开设了现在的“身心灵成长工作坊”,这份工作给我带来了新的收入。还要做一些写作、翻译、演讲的工作。

  记:那么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这些钱足够您维持生活吗?

  胡:以前赚的钱都还没有花完。因为我的生活需求其实很简单,过得也很俭朴,而且现在所追求的和以前的浮华完全不同,有种大隐于市的味道。以前在装扮上要花销很多,现在进入思想的层面,才发觉里面的世界浩瀚无边,也就没有兴趣去关注外貌和穿着。

  亲情:我的女儿很早熟

  《生命的不可思议》里提到胡因梦后半生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女儿洁生。这是她在一次恋爱后收获的果实,书里形容女儿的生命是父亲的延续,是两人的缘分未了,于是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胡因梦生下了洁生。提起女儿,胡因梦的声音显得活泼、充满感情,从电话里可以听得出,洁生的存在无疑是胡因梦最宝贵的财富。

  记:书里您提到有一个女儿?

  胡:是啊,她今年11岁了,161厘米,长得很漂亮。

  记:她的功课怎么样?性格脆弱吗?

  胡:功课一般,她不怎么努力去学,不过成绩还过得去,我也不想强求什么。她的性格有点男性化,不像我小时候那么敏感,所以对很多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她经常和我秘书的家人一起玩,每天都有一个叫“小天天”的小女孩儿跟她在一块儿,她对大人的兴趣不大,总是很开心的样子。

  记:她从小跟您生活在一块儿,会不会觉得很闷?

  胡:不会的,不会的,她3岁就去过埃及、土耳其、希腊,之后又去过美国、马来西亚、日本、澳大利亚等地方,现在因为读书才没让她到处走动。

  记:有这样经历的孩子岂不是很早熟?

  胡:是挺早熟的。她对很多事情似乎都明白。而且她是人马座,还兼有金牛座,非常实际,一点儿都不像我小时候。我小时候是追求完美的浪漫主义者。

  事业:研究心理学20年

  20年前,当演艺事业如日中天时,胡因梦毅然选择离开。在书里她讲述了很多对演员职业的痛苦与无奈,为了这些情绪、心理问题,她选择了研究一切与心理有关的事物。“调理身心”、“向内探索”、“平衡生活”,如今在她嘴里会不经意地吐出这些字眼。

  记:当演员和现在的工作,更喜欢哪一个?

  胡:写作、翻译、演讲,还有“身心灵成长工作坊”的工作,经常需要面对自己的灵魂,和自己对话。和以前拍戏的体验完全不同,那时候整天体现的就是美貌,导演和编辑的思想也比较一般,所做的也就是拍一个故事看看而已。可以说,演戏是为了谋生,思想是我的本质,我不是天生的演员。

  记:您现在主要翻译哪些方面的书?

  胡:我很幸运,翻译的都是世界级大师的作品,我起了一种类似桥梁的作用。令我很奇怪的是这些大师的作品一直没有人去翻译,于是都落在我的手里。

  记:我记得您的妈妈生前非常喜欢打麻将,而且很情绪化,是否给您造成影响?

  胡:我母亲年轻的时候写过小说,是天津女师国文系的高材生,属于旧时代的新女性。但是她这一生都没有克服内心的恐惧。我对心理学的着迷其实也带有自我治疗的成分,而且这个过程已经圆满过去。

  记:研究心理学有什么收获吗?

  胡:我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心理学、精神学上去了。我在北京、上海演讲的时候发觉很多人的内心非常浮躁、物欲,其实在西方世界,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已经被称为心灵年代,向内求索。国内如果不接轨,将来会出现很多问题。对外的自由和解放是不完全存在的,唯有精神里面的彻底解放才能获得一种平衡。

  记:您以后会来成都和我们的读者交流思想上的收获吗?

  胡:当然会。

  读书:我骨子里是一个和尚

  对现在的胡因梦来说,读书就是工作,工作就是读书。聊到种种书籍的时候,曾经留学美国的胡因梦依然保留了流畅准确的英文水平,所有的书名都是一串陌生的英文单词。

  记:您现在在看什么书?

  胡:占星学方面的,是荣格后期的作品。然后就是心理学、心灵学、能源医学。

  记:都是特别理性的书籍?

  胡:其实我27岁的时候,心理上对很多苦难已经有深入的感受。我的世愿就是拯救自己,再拯救别人。所以我骨子里更像一个和尚,而不是尼姑,李敖评价我特别理性,和普通女人不一样。现在我和男朋友的关系比较适合现在流行的“无性族”,我们生活在一起,彼此照顾、关怀,工作上互相鼓励,但是没有身体的接触。

  记:我在您的博客上看见您的穿着很接近印度修行者的风格。

  胡:是的。我今年五十三了,这样的年纪已经很难接受合成纤维的衣服,只能穿棉布的,否则非常不舒适。现在头发也是自己用剃刀割掉的,不喜欢美容院的感觉,很浮躁。

  记:平时通过什么方法维持现在苗条的身材和光泽的皮肤呢?

  胡:几乎没有刻意地保养,因为体质就不容易吸收营养,吃得再多也不会长肉。以前当演员的时候,标准体重是45公斤,我就必须维持在那样的状态下。但是长期以来,营养不良就成了我的健康问题,因为这样不能维持荷尔蒙平衡。至于皮肤方面的保养就更没有了,我很喜欢洗澡,用丝瓜瓤清洗全身,坚持了二十年时间。

  见习记者赵正旭

  背景链接

  李敖与胡因梦

  李敖与胡因梦在1980年结婚,才子佳人的结合曾轰动一时,但婚姻只持续了不到三个月时间,两人分手时很不愉快,一度在报刊上互相攻击。2003年,胡因梦50岁生日,李敖送她50朵玫瑰:“我要提醒你,你再美,也已经50岁了!”胡因梦也曾多次提到“李敖对爱的贡献不大。”
      
编辑:邱波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