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走进四川 > 社会民生 > 正文

四川首位女钢琴调律师因突发脑溢血去世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08-12-31 06:20:56)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我省第一位女钢琴调律师鞠厚芳因突发脑溢血去世,享年69岁

  如果说钢琴家是让音乐变得最优美的演奏师,那么,钢琴调律工程师就是将音乐变得最精准的“雕塑师”。前天下午,我国钢琴界第三代调律师、我省第一位女钢琴调律工程师鞠厚芳因病去世。在从事钢琴调律工作的40余年里,鞠厚芳在幕后调试过无数钢琴,将一生奉献给了舞台上的钢琴。


  遇见名师 川音有了首个女调律师

  前天下午,69岁的鞠厚芳在学校外散步时因脑溢血晕倒,匆匆地走了。昨日中午,四川音乐学院“康园”里已经设起了灵堂,但是这里却没有哀乐声。静下心来,只听得有从校园外琴行里传来优美的钢琴声。在冬日的暖阳下,它们慢慢地诉说着音乐的故事,仿佛在悼念这位音乐雕塑家的离去。

  鞠厚芳是成都温江人,高中毕业后考入川音学习,1960年进入川音乐器室工作。在这里,她结识了当时有名的钢琴调律师张明福和毛宜昌,并拜张明福为师,成为他的第一个弟子。“钢琴传入中国也就150年左右的历史,算起来,大师姐是我国钢琴调律师的第三代传人。”鞠厚芳的师弟张祖贤说,他们的祖师爷在英国人那里学会了钢琴调律这门手艺,到张明福那一代,从事这一行的在全国都极少,几乎都被当时各大高校高薪聘走了。张明福在宁波学艺后,辗转到武汉、重庆,上世纪50年代受聘进入川音。当时,川音钢琴乐器室总共只有2个调律师,要承担百余台钢琴的调音工作,鞠厚芳就是在这两位老师傅的指导下成长起来的。

  精心修缮 老钢琴寿命长至百年

  “钢琴调律是一种技术和艺术相结合的工作,不仅需要动脑,还需要精湛的技艺,女性从事这项工作更是不易。”川音国资处处长、高级调律师吕洪建也是鞠厚芳的师弟,他深知要成为一名出色的钢琴调律师需要付出多少心血。

  一架钢琴有200多根琴弦,每根琴弦所承受的张力大约是90公斤,经过一段时间的弹奏振动,以及温度和湿度变化的影响,张力会慢慢下降,零部件渐渐磨损,音调也越来越不准,可以说钢琴每天都在“变音”。调律,就是给不和谐的或者跑了调儿的音“拨乱反正”。

  为了成为一名出色的调律师,鞠厚芳常常早上5点就起床学艺,仅练习用腕力使扳子就花了几个月。每次工作室接到需要调试的钢琴,鞠厚芳都会一丝不苟地用扳手调律。遇到需要大修的钢琴,她还要抬出上百斤重的钢板,期间,要一个人完成木工、漆工、泥毡工艺、精工等多项精细的工作。据悉,川音以前有一台1888年的老式钢琴需要大修,鞠厚芳等人耗时一个月修缮了这台钢琴,让这台钢琴使用了整整一百年才退役。

  听辨音调 她从未中途歇息

  钢琴中有大大小小8000多个零件,其中每个零件都会影响钢琴的音色和音质,所以钢琴调律师要懂音乐,且必须对这些零件了如指掌。调律需要音乐的耳朵加物理振动频率的耳朵,靠长期经验积累才能听准声音细微的变化。“调律师的耳朵最挑剔,听不得音乐中有任何杂音。”吕洪建说,鞠厚芳为了练就这样的耳朵,常常独自守在钢琴前。在僻静的工作室里,她伏在钢琴前,不断按下琴键辨识音调、音色。有时候听累了,就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再反复听,直到把低音、中音、高音的单弦、双弦每一个音都听准、调准。

  “调过音后的钢琴听起来完全是两码事。”鞠厚芳的儿子崔建中说,每次母亲调音时都很用心,不准任何人打扰。她还摸索、总结出一套调律秘诀和经验。可是,钢琴调律是一种非常劳心费力的工作,常年的调律工作对鞠厚芳的大脑神经和听力都产生了一定影响。退休后她常常喊头痛,听力也越来越差,但只要学校请她调律,她从来都不拒绝。

  慈爱母亲 为家人操劳一生

  上世纪80年代,学校重新恢复招生工作,钢琴很快从一百多台增加到上千台。鞠厚芳不仅要和其他男同事一样,维修、调试大量的钢琴,还要照顾一家老少的生活。在川音,大家尊重鞠老师,不仅仅因为她工作做得出色,还因为她为人谦虚、和善、贤惠,将3个儿女都培养成了大学生。

  “没有人想到她走得那么突然,她永远留在我们心里。”崔建中说,母亲因为觉得干调律师这一行太辛苦,没有让他们从事这个工作。翻出鞠老和钢琴在一起的照片,鞠家人心中泛起无限悲伤与感慨。从未跟钢琴一起登台亮相的鞠厚芳走得太匆忙,但是她兢兢业业的一生,能让儿女们受用无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童星燕
      

编辑:王冬冬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