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地史迹|李后强:金沙古城可能毁于洪水瘟疫(下)

www.scol.com.cn (2018-10-08 13:52:09) 来源:封面新闻
编辑:彭焘李后强  

  李后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黄帝时代有象形文字,商周时代有了甲骨文,对金沙古城消失为什么没有文字记载?因为金沙古蜀人死得太多,先死的有人集中埋葬,后来死的没人埋葬,更没有人记录。

  此外,古蜀是“四塞之国”,道路“难于上青天”,知道者不多。扬雄、常璩也没有听说过,因此没有记入史册,《蜀王本纪》《华阳国志》《山海经》都没有。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谢桃坊指出,扬雄作《蜀王本纪》,拟构了蜀王的世系,但《蜀王本纪》早佚,今存两则重要佚文是:“蜀王之先名蚕丛、柏濩、蒲泽、开明。是时人萌,椎髻左言,不晓文字,未有礼乐。从开明上到蚕丛,积三万四千岁”(《文选》卷四《蜀都赋》刘逵注引),“蜀之先称王者曰蚕丛、柏灌、鱼见、开明。是时椎髻左衽,不晓文字,未有礼乐。从开明上至蚕丛,凡四千岁”(《太平御览》卷一六六引)。

  第一则佚文引用的时间较早,文意完整连贯,第二则为宋人转录,有错字和脱落。这说明古蜀人不注重文字记录,即“不晓文字,未有礼乐”。

  那时计算年岁方法与今天不同。“不晓文字”是不知道用文字记录,“未有礼乐”是指辉煌的宗教文化被灭了(三星堆、金沙遗址那么多礼器)。

  金沙遗址出土文物完整、没有烧毁、砸烂痕迹,说明没有人为故意破坏,只能是自然灾害所致。

  古蜀富饶强大,几乎不可战胜,只有洪水瘟疫才会使其灭亡,这可以从上吨象牙、千枚野猪獠牙,还有鹿角、大量金器、玉器、铜器、木器、陶器等证明。

  金沙祭祀区时间在公元前1200年至前650年,即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说明金沙古城不是秦国所灭,秦国灭蜀是公元前316年,在此之前金沙古城就没有了。

  金沙遗址的大型房屋建筑基址可能是宫殿建筑,时间在公元前1046年至前771年,即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也在秦国灭蜀国之前。

  金沙遗址生活区有灰坑、水井、水塘、墓葬、陶瓷等,说明这里居住人不少。

  金沙遗址青铜器主要是小型器物,不能独立成器,是大型礼器的附件,可能由三星堆带来。

  成都平原在古代经历多次洪灾、多次瘟疫,因此墓葬有多种类型。

  对于鼠疫和霍乱等瘟疫不要害怕,因为这些病菌生存能力有限,在自然界很快会死亡。

  鼠疫是鼠疫杆菌借鼠蚤传播为主的烈性传染病,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感染腺鼠疫75%会死亡,感染肺鼠疫的近100%会死亡。

  鼠疫菌的生存能力比较弱。搞好环境卫生,可预防感染鼠疫杆菌。

  现代科学认为,黑死病病毒已基本灭绝,但鼠疫却可能发生。我国1935年沈阳康平曾暴发鼠疫,致78人死亡。

  鼠疫菌在常温、常湿的环境中,能存活几个小时。鼠疫阳光直射、100℃下1分钟可致细菌死亡。水里有了鼠疫,只要达到沸腾1分钟以上就没事了。

  鼠疫菌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很快就会死亡,一般是10多分钟就够了,最多到半个小时。

  在痰液、血液中能生存几个小时到几天,在寒冷、潮湿的条件下不易死亡,在-30℃仍能存活,于5-10℃条件下尚能生存。

  可耐日光直射1-4小时,在干燥咯痰和蚤粪中存活数周,在冻尸中能存活4-5个月,但对一般消毒剂、杀菌剂的抵抗力不强,对链霉素、卡那霉素及四环素敏感。

  霍乱是因摄入的食物或水受到霍乱弧菌污染而引起的一种急性腹泻性传染病。

  霍乱弧菌能产生霍乱毒素,造成分泌性腹泻,即使不再进食也会不断腹泻。每年估计有300万-500万霍乱病例,另有10万-12万人死亡。病发高峰期在夏季,能在数小时内造成腹泻脱水甚至死亡。

  一般来说,霍乱弧菌在外界环境中的存活力是有限的,在水中存活时间取决于许多因素,诸如菌株的生物型、污染菌量、水的温度、酸碱度以及水中的细菌、盐分和有机物的含量等。如在pH8.2的江水中能存活16天,但在经过灭菌的江水中,能存活35天。

  在一般自然界的河水、塘水、井水、海水中,弧菌可存活1-3周甚至更长。但如水中含有大量其他细菌时,霍乱弧菌存活的时间则大为缩短。

  霍乱弧菌对热、干燥、直射日光都很敏感,弧菌在100℃水中1-2分钟即可被杀死,对低温和碱耐受力较强,对酸和强氧化剂极为敏感。对各种常用消毒剂如漂白粉、过氧乙酸、来苏儿、碘、季胺盐类和高锰酸钾等敏感。自来水与井水中加0.5mg/L的氯15分钟即可杀死弧菌。

  因此,只要认真预防,科学灭菌,严格隔离,就没有问题。这方面的知识积累已经非常丰厚。

  地质学家认为,恐龙灭绝和青藏高原的形成是因为小行星撞击地球。

  在6500万年前,一颗小行星有力地撞击了地球,撞击产生的尘埃长期遮住阳光,使植物无法进行光合作用,渐渐死去。

  因此,以恐龙为代表的动物群因为没有食物而大批死亡,直至灭绝。

  也是由于这次撞击,形成了宽阔的墨西哥湾,而在与墨西哥湾相对的地球的另一面则隆起了高峻的青藏高原。

  这是地质科学家经过地质调查,对古生物化石及地质、地貌进行研究后得出的假说。

  阿明王倪在博客中详细分析了塔里木盆地起源于小行星撞击的过程。

  黄远杰认为,四川盆地和塔里木盆地是同时形成的,时间是2.2-2.5亿年前,一颗直径250多公里和一颗直径400多公里的行星同时撞击下来分别形成了四川盆地和塔里木盆地。

  由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徐书华研究组完成的论文指出,青藏高原人群的遗传起源可追溯至4万年至6万年前,不同人类族群之间的分化、隔离、融合,最终造就了现在的青藏高原人群。这项研究相关成果已在线发表在《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上。

  艾杉、白雪曼研究指出,现有西藏地质、生物、考古等方面的发现证明,远古时代的青藏高原不仅适合原始人类生存,而且很有可能是原始人类的发祥地之一。

  通过这些研究,可以认为人类起源于喜马拉雅,中华文明是从西到东、从高到低传播,文明源头在黄河和长江上游。

  古蜀人在阿坝茂县创造了距今5500-6000年的营盘山文化,遗址位于四川阿坝州茂县凤仪镇境内,是一处自新石器时代到明清时代的文化遗址。

  考古发掘证明,三星堆城址是夏代晚期至商代古蜀王国的都城,出土文物汇聚了蚕丛时代采集狩猎文化、鱼凫时代渔猎文化、杜宇时代农业凤鸟文化。

  开明王朝最初定都于郫,开明王五世(一说九世)时“自梦郭移,乃徙治成都”,结束了蜀人自岷山石室进入成都平原以来的不断迁徙。

  距今4500年至3700年,成都平原出现比较发达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文化,被命名为宝墩文化。

  1995年以来,在成都平原发现的一系列史前城址,包括:新津宝墩古城、温江鱼凫古城、都江堰芒城古城、崇州双河古城和紫竹古城、大邑盐店古城和高山古城、郫县古城等,都属于宝墩文化的范围。

  史学家说,这是城市最初的胚胎,从那时到现在,成都城市文明发展史已长达4500年以上。

  开明王朝迁都成都后,“立宗庙,以酒曰醴,乐曰荆,人尚赤”,“其庙称青、赤、黑、黄、白帝”,处于“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全盛时代。

  经济不断发展,特别是手工业发达,“成造”漆器精美绝伦。还出现了官方市场“成都市”,个体商贾的贸易近至汶山、笮都和僰,远至夜郎、滇越。但这些都是农牧文明和手工业经济。

  金沙遗址的玉器、铜器原料都产于四川,主要是阿坝、攀西一带,如汶川、彭州、石棉等。

  《山海经·中山经第五》记载,“岷山,江水(岷江)出焉……其上多金玉。”

  《华阳国志·蜀志》(刘琳校注)有“(绵道)有玉垒山,出壁玉。湔水所出”。湔水即今天的白沙河、茶坪山、彭州宝山村。

  《汶川县志二十一·宝石玉石》记载:“龙溪乡产绿玉和白玉。”

  金沙遗址为什么没有发现三星堆那样的大型青铜器?这是因为古蜀人在三星堆被雷击燃烧后,觉得这些大型青铜器不吉利、不灵验,就不再花工夫制造了,因此在金沙就少了,只有小型挂件。

  三星堆太阳轮盘与金沙遗址太阳神鸟是农业文明的象征,是古代历法标记,是古蜀国的国徽。

  现在世界上有9个国家国旗有太阳,如日本、老挝、哈萨克斯坦、马其顿、阿根廷、孟加拉等。

  这两个与太阳有关的神器,启发了后来的周易八卦和算盘,根据日月变化在太阳轮盘和太阳神鸟上可以推算季节气候变化,从而安排农业种植。

  可见,四川自古就是“农业大省”,至少从商代开始就是农业发达的地方。

  在三星堆,青铜太阳轮盘一直是文物瑰宝的重中之重,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学术界一般认为这是古人塑造的太阳,它被解释为古蜀人民对太阳的崇拜。

  实际上,太阳轮盘大圆圈内的五指,表示“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表示一个人在“天圆地方”中,也表示五星汇聚,总之与天象气候有关。

  圆内正五角星,是五次对称性,满足数学上黄金分割率0.618和斐波拉契级数特性,是分形“fractal”自相似结构如准晶体(一种介于晶体和非晶体之间的固体结,2011年诺贝尔奖),与最近很热闹的“黎曼猜想”质数定理密切相关。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研究人员发表于Journal of Statistical Mechanics: Theory and Experiment(《统计力学:理论与试验》)的一篇论文指出,准晶体内部原子排列位置与质数序列存在联系。通过X射线对材料的分析可高精度预测质数。

  与典型晶体相比,准晶体的布拉格峰排列更为复杂和独特,准晶体布拉格峰之间,仍存在较小布拉格峰,发现质数也存在自相似组(分形),即在某些高度的峰值之间存在较小峰值的组。

  质数是只能被1或它自己整除的数。非常大的质数目前被用于密码系统。虽然数学家对质数研究已久,但目前来看,质数在数轴上的出现似乎是随机而无规律的。

  但“黎曼猜想”和质数定理表明,质数分布有自身规律。

  根据五星可以推算季节变化和大致天气,有助于农业生产。“五指”表示5颗行星在一时期内同时出现于东方天空,即“五星连珠”或“五星聚会”现象。

  在汉代出现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蜀地织锦护臂。1995年10月,中日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成员在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遗址一处古墓中发现该织锦,现在收藏于新疆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国内外天文考古界研究表明,五星聚会的理想周期为516.33年。“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中国古代先民观察五大行星运行变化而归纳总结出来的占辞术语。

  “东方”是中国古代星占术中特定的天穹位置,主要指黄河中下游的京畿地区及中原,是一个地理概念。

  通过“五星聚会”研究,科学家们推算出,2040年9月9日,将会出现罕见的五星聚会天文奇观。

  金沙太阳神鸟比三星堆太阳轮盘更精准,表示四季12个月。每只鸟(三脚鸟)对应3个月,代表一个季节,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这说明古蜀人已经掌握四时的知识,能够根据四时的不同特点而适时地安排农活。

  内层的12道旋涡状光芒,像火苗、像一根根象牙,也像一轮轮弯月,表示一年十二个月周而复始。

  这说明古蜀人已经掌握了岁、时、月的概念以及形成的规律和原因,已经知道“岁”与太阳运行有关,“月”与月亮运行有关,一年有12个月,使用的是阴阳历。

  《大荒海内经》载:“噎鸣生岁有十二。”

  《大荒西经》载:“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次。”

  《三海经》说明日月星辰四个与十二生岁的关系。

  总之,无论是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还是三星堆遗址的太阳轮盘,都证明古蜀人所使用的历法,相当先进。

  但这些,都被洪水瘟疫打入茫茫地下,数千年后才重见太阳。

  成都平原的古文明影响力巨大。那时,古蜀国以成都平原为中心,北控汉中地区,在汉水上游与楚、秦、巴角逐;南包凉山州及云南北部,役属着氐羌及西南夷众多部落;东边称霸川东,与巴、楚相抗衡。

  当时开放的文明中心成都,就像太阳一样,向东亚大陆的西南隅放射着文化的光芒!(下,全文完)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