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电信诈骗嫌犯:得知骗的是抚恤金 我想放弃,主管不干!

www.scol.com.cn (2018-10-26 07:43:16)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邓强王超  

  嫌疑人阿翔在看守所接受记者采访

  诈骗剧本

  “我是南充市公安局民警

  我们接到上海嘉定警方发来的公函

  说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请配合警方调查”

  “涉嫌拐卖儿童案件”

  电信诈骗链条

  一线

  成员都是大陆人,被限制在菲律宾一栋别墅内作案。每人手里有一个同样的电话“剧本”——谎称对方在上海涉嫌拐卖儿童案件。“电脑手”用A4纸打印出电话号码发给他们,每天要打约300个电话,每个电话都有录音。“电脑手”还负责通过软件将来电显示号码修改为受害人所在地的公安电话号码。目标锁定后,就转入二线。

  二线

  成员基本上是台湾人,负责冒充上海警方获取更多信息。

  三线

  成员基本上是台湾人,通过技术手段来骗取目标对象的钱财。让被害人去银行存钱到指定账户;如果钱多,会让被害人去银行办网银和U盾,然后通过技术手段将被害人银行账户内的钱转入公司账号。

  每天,在菲律宾一栋别墅里,23岁的小丽和老乡阿翔都要打很多电话,绝大多数会被人粗暴地挂断,偶有愿意听她说下去的,这就是她的目标。

  而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南充,大二女生小芳不幸成了她的目标。

  电话里,她冒充南充公安局的民警,在阿翔的配合下,让小芳慢慢相信其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最后通过技术手段将小芳银行卡内的26万元现金盗走。

  而这笔钱,是小芳父亲死亡的抚恤金。

  目标

  远在菲律宾宿务市的一栋别墅里,小丽按照“电脑手”通过A4纸打印出来的数十个电话号码,依次拨打。南充市某高校大二学生小芳的电话号码就在那张A4纸上

  这是2017年7月初的一个早晨。20岁的小芳还躺在寝室的床上,她是南充市某高校的大二学生,难得上午没课,她可以睡个懒觉。

  此时,远在菲律宾宿务市的一栋别墅里,小丽早已坐在那部熟悉的座机前,按照“电脑手”通过A4纸打印出来的数十个电话号码,依次拨打。这名来自云南的女孩,比小芳大3岁。初中辍学后在老家县城一家KTV当服务员。现在,她的工作是冒充警方,努力让机主“相信自己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小芳的电话号码就在那张A4纸上。

  拨通小芳的电话后,小丽的身份已变成“南充市公安局民警”,她用一口普通话告诉小芳,他们接到上海嘉定警方发来的一份公函,称小芳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要求其配合南充警方调查。

  “女民警”的话让小芳一头雾水。

  “麻烦你走到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这边跟你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小丽建议。

  小芳走出寝室,来到宿舍楼的一处拐角。

  “你去过上海没?”

  “没有。”

  “那就怪了,你没去过上海,怎么上海那边会发公文让我联系你?”

  “不可能。”小芳还是一口回绝。

  小丽又改口说:“你这个文件是我们队长收到的,队长不在,晚一点我叫他打给你。”

  通话结束的时候,29岁的阿翔就坐在小丽旁边,他也在忙着按照A4纸上的名单拨打电话。他明白小丽挂电话前那句话的意思。

  狩猎

  阿翔拨通了小芳的手机,自称是“南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按照惯例,阿翔核实小芳的身份信息,并再次重复“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很快,阿翔就拨通了小芳的手机,自称是“南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

  按照惯例,阿翔核实小芳的身份信息,并再次重复“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既然你说不可能,对方(上海警方)公文要求我们将你带到上海接受调查。”阿翔试图让小芳相信。“这样的话对我影响很大。”小芳的心里有些慌张,便让阿翔帮忙转接上海警方。

  这个时候,阿翔将手伸向面前的座机,按了两次“#”号键,小芳的通话随即转到楼上冒充上海嘉定警方的“二线成员”。

  小芳向成都商报记者回忆,当天联系到“上海嘉定警方”后,对方让她到校外开一个房间通过电话做笔录。

  宾馆距学校并不远,前往途中,小芳手机上曾收到南充警方发来的一条短信,提醒她可能正在遭受一起电信诈骗……小芳说:“当时也慌了,没有细看内容。”电话里,民警还提醒小芳千万不能挂断电话妨碍警方办案,小芳特地返回寝室拿上了充电宝。

  在宾馆里,“上海警方”通过QQ给小芳发来一个网址。“是一个检察院的网站,上面有我的照片、身份信息。”让小芳惊讶的是,上面确实提到自己涉嫌拐卖儿童。这让她当时就确信自己可能真的被人冒用了身份信息干坏事。

  接受电话调查期间,小芳告诉了对方自己名下的银行卡,其中一张卡里存有20多万元。对方提醒她这些钱可能是违法所得,需要暂时冻结。“这笔钱是我父亲的死亡抚恤金。”小芳说。但是为了证明清白,她依然按照对方要求,乘车回岳池老家拿上银行卡,然后前往银行激活网银U盾。

  接下来,小芳又按照“民警”的指示,在手机上下载银行APP,前往网吧打开对方发来的网址,配合“警方”冻结账户资金。小芳回忆了一个细节:“当时他让我不要看电脑屏幕,只是用手按银行U盾的OK键就可以了,当时也真的是被洗脑了,竟然真的把脸侧向一边。”

  事后,小芳发现与银行卡绑定的手机号码变了,而且还新添了两个陌生的号码。

  纠结

  我和小丽都觉得小芳挺可怜的,于是我们就商量,这个钱不能骗,是人家爸爸死了赔的钱。上楼去找公司的负责人,这单能不能不骗了?但遭到拒绝

  10月25日,岳池县看守所,29岁的阿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向记者平静地描述诈骗小芳的经过。

  阿翔也是云南人,和小丽来自同一个县城。他说,直到当天晚上开会时,才听到“二线成员”说:“小芳这一单有进(意思是小芳已上当),有20多万,是其父亲的死亡抚恤金”。

  这话让阿翔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旁的小丽抱着头趴在桌子上。“我和小丽都觉得小芳挺可怜的,于是我们就商量,这个钱不能骗,是人家爸爸死了赔的钱。”阿翔随后上楼去找公司的负责人:“鹏哥,这单能不能不骗了?”但遭到拒绝:“现在不关你的事情了。”

  “我们也没法告诉她(小芳)。”阿翔说,他们给每一个“目标”打电话都有录音,旁边还有“电脑手”监督。“电脑手”除了负责给“一线成员”发放电话号码单,还负责通过软件将来电显示号码修改为受害人所在地的公安电话号码。

  几天后,阿翔和小丽分别按照6%和5%的比例就小芳这一单提成,提成基数为13万元。

  “当时心里很难过,觉也睡不着,这笔钱是她爸爸的死亡抚恤金,很过意不去。”阿翔说。小丽也感到内疚,“从菲律宾回来后,我也经常想起这件事情”。

  放暑假回到岳池老家后,小芳一直没有等到警方打电话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大约20天后,她去银行查询账户情况,发现卡内26万元已被转走。她意识到被骗,将事情告诉了母亲,并前往岳池县公安局报案。

  团伙

  “一线成员”都是大陆人,负责骗取目标对象的信任;“二线”和“三线”成员基本上是台湾人,负责冒充上海警方获取更多信息,然后通过技术手段来骗取目标对象的钱财

  10月24日,广安岳池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今年7月,警方将涉嫌诈骗小芳的诈骗团伙10名嫌疑人抓获,主要来自云南和广西。

  嫌疑人陈某也被关在岳池县看守所。他是广西人,曾三次去菲律宾从事诈骗活动,主要负责拨打广西片区的受害人电话,前后共骗了一二十人。陈某说,去菲律宾之前,他刚从一家餐饮连锁店的厨师位置辞职3个月,被“赌球”微信群里的人介绍到菲律宾去,说是“做家具生意”,底薪5000元,包吃住。

  和阿翔一样,陈某乘飞机到达宿务的时候是晚上,由公司派车直接送到别墅。到了之后才知道即将从事的是电信诈骗活动,但是手机和护照已被收走了。陈某说,所有的新加入成员,都是从熟悉“剧本”开始,谎称对方在上海涉嫌拐卖儿童案件。然后再到“一线”当话务员拨电话实施诈骗。

  小丽说,作为“一线话务员”,平均每天要打约300个电话。小芳是她诈骗成功的第二个对象,第一个也是一名大学生,但只有1万多元。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起诈骗案中,充当“一线成员”都是大陆人,负责骗取目标对象的信任;“二线”和“三线”成员基本上是台湾人,负责冒充上海警方获取更多信息,然后通过技术手段来骗取目标对象的钱财。目前抓获的10名嫌疑人均是“一线成员”。警方已锁定该团伙几个幕后成员,正在择机进行抓捕。

  小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母亲没有就这件事责怪自己,但她能感觉到母亲很伤心。小芳的母亲在岳池县城当清洁工,每月工资1000多元。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自己平时除了勤工俭学外,还会做兼职赚钱。

  听说案件已侦破,小芳希望让嫌疑人得到法律的制裁,更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

  对话阿翔

  骗成功之后 我瞌睡都睡不着 心里很过意不去

  成都商报:你是什么时候去的菲律宾,收入是怎么算的?

  阿翔:去了两次,2016年去了一次,当时跟父亲吵架,同学介绍过去的,待了一个多月。第二次是2017年夏天,诈骗小芳就是这一次。5000元底薪,然后按照5%的比例提成,后来涨到6%。

  成都商报:一共骗了几单?小芳这一单骗了多少钱?

  阿翔:骗了两单,小芳这一单有26万元。当时二线的人来说小芳有钱,20多万,她爸爸死了赔偿的抚恤金。当时,我听了心里就很不舒服,我就跟小丽商量,说不骗这个钱,小丽也同意。我就去找三线的人(公司的管理人),说可不可以不骗这笔钱,他说这个钱不关我的事,还吼我,让我出去。

  成都商报:为什么不愿意骗小芳的钱?

  阿翔:她是单亲家庭,被骗的钱也是她父亲的抚恤金,很可怜。

  成都商报:有想过其他办法告诉小芳吗?

  阿翔:我们打电话都有录音,而且有“电脑手”在面前监督。骗成功之后,我瞌睡都睡不着,心里很过意不去。

  对话陈某

  网上赌球输了六七万

  微信群里有人推荐去菲律宾说是“卖家具”

  成都商报:当初为什么去菲律宾?

  陈某:在网上赌球输了六七万,(赌球)微信群里有个人知道我欠了钱,就喊我去菲律宾,说是卖家具,去了才晓得是电信诈骗。

  成都商报:有想过离开吗?

  陈某:去了之后,手机和护照都被收掉了,没法出去。

  成都商报:听说你后来回来了,为何还要去?

  陈某:一般三个月左右护照到期就要回来,但是回来的时候,(部分)薪水会被公司压着,钱花完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又去了,想着还有薪水被压着。

  成都商报:在那边的工作日常是怎么样的?

  陈某:就是住别墅里面,吃饭有保姆叫,7点半起床,8点上班,11点半吃饭,之后又继续上班。晚上台湾的老板要开会,给我们做思想工作,说比大陆真正公安的薪水还要高。如果我们有什么(不好)行为,监控都看得到的。

  成都商报:之前干过什么工作?家里人知道你电信诈骗的事情吗?

  陈某:我原来开过烧烤摊,做过水电工,维修电器,最后在一家连锁餐饮店当厨师,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家里老父亲73岁了,我给他说我在菲律宾打黑工,他也没有多问。现在我被抓了,希望他保重身体,我也会好好改造。

  汤志斌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