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朋友为“剪脑壳”动起脑壳:狗狗的剃毛刀都用上了

2020-02-13 13:15:45来源:封面新闻编辑:彭焘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图据受访者

很久没这样窝在家了。

Everybody!早上起床,摸摸头发。Oh my god!这还是我本人吗?

在家躺了近20天的“睡美人们”,你们的头发还好吗?

受疫情影响,不少理发店推迟营业,托尼老师还没回来。没人“剪脑壳”,我该怎么办?

这难不倒乐观的川渝人民。近日,记者采访发现,为了保持精致,秉承着“我发由我不由天”的生活理念,不少市民在家自己动手,或是邀请业余选手主宰发型。甚至,有小伙伴把给狗狗用的剃毛刀都“抢”了过来,老婆操刀对着老公的飘逸乱发一阵“旋风剪”……

老公头发长了 我用狗子的剃毛刀在家帮他修理

受访者:杏子 重庆市 创业者

2月11日晚,在老公的再三请求下,我做了一回他的专属tony老师。过年前,因为工作忙,他原本就较长的头发没来得及打理。这疫情一来,到处都找不到理发店,任其疯狂生长俩月,长到耳边,直男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我们以前从没在家手动理过发,家里自然是没有专用理发器的。但是,我们有狗子。储物柜里,专门给泰迪taddy剪毛的推子这下派上了用场。“特殊时期特殊工具,老公你就忍忍吧。”

好在他并不嫌弃,我们在厕所摆上小椅子,用我染发的小披肩围上他的脖子,便开始了长达40多分钟的家庭造型之旅。

按照最初的计划,那飘逸的长发本应变为寸头。但我心疼剪得太多,便尝试依照他原来的发型操刀。推出去第一刀,有点惊慌失措,慢慢的,我使出了给狗子剃毛的手法,在脑子里回想陪他去理发店时师傅的动作,居然还挺顺利。我想,这大概激发了我的理发潜能,感觉以后都不用再去理发店花那个钱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理发完毕,他对我说。

我今年27岁,老公28岁。我们前几年开始一起创业,目前在经营一家特防用品公司。疫情发生以来,这方面的需求猛增,工作也更忙了。要协调物资、服务企业、对接各种单位……

疫情对社会的影响太大了,之前大家一直在找行业的痛点,一场灾难暴露了太多问题。比如,产品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归口,导致人们在选用口罩的时候很盲目,还有应急物资储备较少,应急意识也相对缺乏等等……这场疫情是对生命的考验,它告诉我,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我也相信,大家一定会战疫成功的。

疫情过后,我一定要去蹦极。不想再错过了。

儿子头发长了 我带上退役理发工具去单位帮他理发

受访者:薛志英 62岁 成都市 退休

我今年62岁了,儿子是一名四川高速公路交警,专门负责都汶高速的。今年春节因为疫情,他的工作比往天更忙了,好几天才休息一次,回家看看老人和娃娃。

有一天他回家来给我说,妈妈,我们同事的头发都长了,现在外头好多理发店都推迟开业了,你来帮我们理哈发嘛。我当时就很高兴,说可以可以。

退休前,我在成都一家国营单位理发店工作,做了30多年,有十多年没搞过理发了。这次这个特殊情况,他们需要我理个发,需要我服务,我肯定是没问题的。

2月11号中午,儿子开车回来接我,从成都去都江堰他们单位上。他们单位上有30多个小伙子,头发多长了。大概是下午一点左右,我开始给他们理发,开始还有点生疏,理了一两个就很顺畅了。

理完了之后小伙子些都在感谢我,我说不用谢。晚上回到家,儿子也夸我,说我好棒。我觉得这没什么,他们在一线工作很辛苦,以后如果他们需要我还会继续去给他们理发。

顾客头发长了 我上门义务帮他们理发

受访者: 陈福兵 48岁 成都市 理发师

我从事理发行业已经有20多年了,记忆里,这是第一次春节后停工这么长时间。2003年非典,我们也曾休过一段时间工,但时间没有这次这样长。

我们在成都做了许多年美发了,顾客稳定。前几天,我和我的员工陆续收到了不少老主顾的信息,问我们有没有复工。他们说头发已经长得多长了,找不到地方理发,很恼火。他们之中,有许多人是在疫情一线的工作者。

我的员工问我,咋个整。我就想,需求有点大嘛,我们现在也开不了店,就去他们单位上帮忙理。这是纯公益的行为,不收费。今天是第四次组织公益活动了,我们总共来了8个人,到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为70多名一线民警理发。我想特别表扬一下我们魏师,他腰肌劳损,这几天都在坚持提供服务。

听说现在好多人都在自己家里剪头发,简单的,比如说剪剪刘海,男士剃光头还是比较好处理。但实际上理发还是不容易的,大家在家处理也要注意安全。

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复工的消息,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最主要的就是理发店行政工资发放和房租这块的问题,还是有点吓人。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大家一起加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