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打工买下商品房,合同签了两年才知被警方查封

2020-03-03 08:08:36来源:红星新闻编辑:邓强

张仁贵夫妇打工半辈子,辛苦攒钱买下了人生唯一一套商品房。但没想到,两年多过去了,他们至今没能拿到房屋钥匙,无法搬进新居……

两年多前,张仁贵和妻子肖代莲拿出打工多年积蓄20多万元,又借款10多万,耗资38万余元购买了四川宜宾市叙州区柏溪街道辖区大德广场一套70.59平方米的公寓(商业)。

宜宾叙州区大德广场

2019年上半年,得知房子已经建好,张仁贵委托女儿张沙缴纳了维修基金。下半年,就在张沙准备去拿钥匙装修时,却得知父母所购买且购房合同已在房管局登记备案的房产,因一起与他们无关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宜宾市公安局翠屏区分局经济侦查大队查封。

由于多次催促开发商宜宾市中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润公司)交房无果,张仁贵委托律师将开发商起诉至法院。2020年2月14日,宜宾市叙州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仁贵与中润公司宜宾县分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真实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但驳回张仁贵的“交房”请求,原因是该房产被查封,最终能否交付存在不确定性。

如今,张仁贵夫妇已提起上诉。

买房:

付款38万签订购房合同

两年后查询得知房屋被“查封”

今年49岁的张仁贵和妻子肖代莲,是宜宾高县沙河镇马道村马道子组农民。10多年前,夫妻俩前往上海打工,一家人节衣缩食。张仁贵帮人跑业务、送货,打两份工,妻子肖代莲是家政服务员,14岁的儿子在上海读初中。2016年左右,张仁贵手里攒了点钱,就想在宜宾城区买套房子,准备将来养老。女儿张沙已经结婚,住在宜宾城区,也想帮父母在自家小区附近物色一套房子,将来方便照顾他们。

2017年,距张沙所住小区仅百米之遥的大德广场正在建设,张沙反复看过房子后,对价格、位置等比较满意。后来,张仁贵夫妻俩最终决定购买大德广场的房子,并委托女儿张沙和亲家母徐女士帮忙办理。

中润公司向杨某华出具的收据

到2017年打定主意买房时,大德广场的商品房已售罄。但他们从售房部人员处得知,一位叫杨某华的人借了钱给中润公司,因中润公司无力偿还,用大德广场40套房子抵债。而杨某华手里的房子需要出售变现,中润公司可与买受人签订合同,开据收据并协助办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登记备案。

2017年7月24日,张沙的婆婆徐女士向杨某华转账10万元,双方谈妥大德广场3栋6层6-2号房的交易金额为383163元。由此,张仁贵夫妇买房事宜被确定下来。

当年9月7日、8日,张沙、徐女士分三次向杨某华转款28万元。9月8日,杨某华出具了一份“收到张沙交来购房款383163元,此款是购大德广场3栋6-2号住房”的收条。9月7日,宜宾市中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宜宾县分公司向张仁贵、肖代莲出具了一张收款金额为383163元的收据,载明的收款事由为“大德广场3-6-2号房款,杨某华更名张仁贵、肖代莲”。

中润公司向张仁贵、肖代莲出具的收据

杨某华向张沙出具的收条

2017年9月24日,张仁贵、肖代莲在大德广场营销中心,与中润公司宜宾县分公司负责人刘团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合同显示,该商品房已由宜宾县(现叙州区)房地产管理局批准预售,预售许可证号为2017002号。

张仁贵与中润公司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

合同约定,“出卖人在2018年9月30日前向买受人交付该商品房房”。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逾期交房的法律责任和违约金金额,并约定:出卖人自合同签订之日起30日内办理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备案手续,买受人可在合同签订30日后在当地房地产管理部门查询合同登记备案信息。

2019年4月9日,大德广场售房部人员向张沙提供了宜宾县(现叙州区)房地产管理局维修基金专用账户,张沙缴纳了宜宾县房屋维修基金3529元。此过程中,没有人向她告知任何异常。11月8日,肖代莲在宜宾市国土资源局叙州区分局查询,得知其所购房产登记的权证号为“2017010353(合同)”,业务类型为“预售签约”,权利限制为“查封”。

123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