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疫情下的归去来:辗转回国 隔离期满呆3天又得返韩

2020-03-20 06:43:15来源:红星新闻编辑:陈乐

3月19日是赵奕霖归国隔离的第8天,他所在的隔离酒店食堂为他送来了盒饭。今天的午饭看起来十分丰盛,麻婆豆腐和带鱼,都是他爱吃的菜。按照规定,赵奕霖必须隔离满两周,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然而他在韩国就读的大学要求所有学生得在3月30日前返回,这意味着解除隔离后,赵奕霖和家人相聚的时间仅有3天。

↑全副武装的赵奕霖,受访者供图

赵奕霖原本在韩国大邱留学,随着大邱疫情的爆发,出于各种考虑,他选择回国。但是回国之路并不一帆风顺,经历许多坎坷。

国内母亲奔赴防疫一线 国外儿子身陷疫情重地

今年18岁的赵奕霖是河南漯河人,因为从小喜爱韩国文化,所以在高考后,便选择到韩国大邱广域市庆北大学留学。据了解,目前赵奕霖在韩国留学已快1年。

2019年12月底,还未放假的赵奕霖看到了国内报道武汉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没隔几天,河南省也出现确诊患者。赵奕霖的母亲是一名医生,在漯河市出现疫情后,便迅速奔赴抗疫一线。

那段时间,赵奕霖非常担心,几乎每天都要与母亲视频一次,在得知母亲医院防护物资短缺后,赵奕霖积极联系朋友,为医院捐赠防护用品。

2月18日,随着大邱市首例确诊病例的出现,不到3天,大邱就成为了韩国最严重的新冠疫情感染地。

消息一出,赵奕霖便接到家中老人的视频电话,80多岁姥姥、姥爷希望他能尽快回国。因为家中老人日夜担忧,母亲又奔赴战疫一线,身为家中独子的赵奕霖认为,自己应该回去与家人在一起。赵奕霖觉得,即使回国后被隔离,但只要回到故乡,也会让家人安心一些。

权衡考虑之后,赵奕霖买好了回国的机票。3月10日,赵奕霖“全副武装”:身穿防护服,戴着护目镜、手套,为确保万无一失,他还在N95口罩外多戴上一个医用口罩。拉起行李箱,赵奕霖踏上回国的路途。

归国之路颇为坎坷 中途遭遇车祸

迈出庆北大学校门,赵奕霖招手打到一辆出租车,当他绕到出租车后备箱放行李时,一辆小轿车突然从后面撞向了他,造成赵奕霖腿部和左侧腰部感到猛烈剧痛。

据赵奕霖回忆,那时他非常紧张。首先,即使他在韩国生活了近1年时间,但是他的韩语水平还不足以沟通这种场景;其次,这是赵奕霖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车祸,因此没有处理此类事情的经验。即便如此,赵奕霖还是强装镇定,给在韩国的中国朋友打求助电话,在朋友的电话翻译帮助下,肇事小轿车车主载着赵奕霖去往大邱城市医院。

前往医院的路上,赵奕霖十分担心,因为大邱疫情的爆发,去医院实属危险。后来赵奕霖得知,大邱城市医院并不是防疫医院,不会接收新冠肺炎患者,而是一家专门针对骨科的医院后,他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车祸后前往医院检查,受访者供图

到了医院,进入医院前,护士对赵奕霖和肇事司机进行体温检测;随后赵奕霖拍了全身CT,医生也检查了赵奕霖身上的骨头有没有错位,发现并无大碍后,医生给赵奕霖开了治疗肌肉损伤的膏药。

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赵奕霖错过了从东大邱站到仁川机场的大巴。于是,他只能另外购买从大邱站到首尔站的火车票,再换乘首尔站到仁川机场的地铁。到达机场附近后,赵奕霖入住仁川机场内的胶囊酒店。因为担心感染新冠病毒,所以住在酒店时赵奕霖整晚都没脱下防护服。

34小时他第一次脱下了防护服

3月11日早上,赵奕霖终于登上回国的飞机。谈及一路的艰辛,赵奕霖则表示其实自己更多的是担忧,“从韩国大邱站到仁川机场的这一路上,包括地铁,所有的出入口几乎都没有测体温的,直到在仁川机场登机时,才在登机口测了一次体温。”

↑郑州新郑机场,入境者排队接受检测 受访人供图

因没有直飞的航班,赵奕霖需要先飞至北京。机上的飞机餐被取消,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发放了入境表。而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后,转机与到达的旅客被分为两条通道,赵奕霖顺着转机通道一直走,来到入境等候区。在入境等候区里,有很多把椅子供人们坐着等待,每把椅子之间保持着安全距离,人们就这样坐着慢慢往前移动,等待入境。成功入境后,所有转机的人被安排在一间候机室,候机室里有一台饮水机,旁边有纸杯,但据赵奕霖观察,喝水的人并不多。

在经历7个小时的等待后,穿着防护服的机场工作人员来到候机室通知航班号,当赵奕霖听到自己是下一趟航班后,便起身排队,和其他乘客一起被安排上了一辆摆渡车。随后,赵奕霖踏上了从北京回郑州的路途。2个多小时后,飞机到达郑州,赵奕霖又重复经历了一遍和首都机场一样的流程。

在赵奕霖从韩国启程前,他的家人便前往小区所在的社区上报了赵奕霖的行程。按照相关规定,归国后赵奕霖需要被隔离14天。

从郑州新郑机场出来,赵奕霖坐上前往隔离酒店的车,这下,他终于能脱掉防护服,摘下护目镜和口罩。这是历经34个小时后,赵奕霖第一次脱掉了防护服。“坐在回家乡的车上,我终于感到了什么叫安心。”赵奕霖说。

离家3公里 隔离结束后只有3天和家人相处

3月12日凌晨1:00,赵奕霖终于来到了漯河市安排的隔离酒店。至此,35个小时的漫长归国之路终于结束。 据赵奕霖介绍,漯河市共有3家隔离酒店,他入住是离自己家最近的一处,大概有3公里的距离。

赵奕霖说,姥姥、姥爷听说自己回来了,心情十分激动,每天都会给他打视频电话,从之前的每天一次,到后来的每天几次。在与赵奕霖视频时,老人们多次表达希望能来酒店附近,隔着街道看望赵奕霖,但被他拒绝了。赵奕霖劝说老人,还是得听从隔离要求。

↑隔离酒店提供的餐食,受访者供图

隔离酒店的餐厅每天三餐都会送盒饭。赵奕霖的家人也为他购买了一些日常用品,放到酒店前台,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交给他。还有一些初高中时代的同学,给赵奕霖送来一些零食。对此,他心里感到十分温暖。

然而,庆北大学要求,所有留学生必须于3月30日前返回韩国。因此在解除隔离后,赵奕霖只有3天时间与家人相处。当被问及解除隔离后最想做什么时,赵奕霖不假思索地回答:“最想做的,一定是和家人团聚、拥抱家人。”

经历这一趟特殊的回国之旅,赵奕霖觉得,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不怕了。赵奕霖觉得,这特殊的35小时,让他一下从一个小男孩成长为了一个男子汉。

红星新闻特约记者 张籍匀 韩国大邱报道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