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孕妇滞留武汉68天 临产在即:孩子出生前一定能回家

2020-03-25 07:39:59来源:成都商报编辑:覃贻花

王蒙与老家的母亲视频

窗外的树叶从凋零到冒出新芽,阳光透进房间,回家的日子将不再遥远。王蒙喃喃地说:“希望在孩子出生前,一定能回到家。”

最近一个月来,29岁的王蒙(化名)每天都在跟电话较劲,给省、市、社区打一圈电话下来,她想要的答案还是没有得到。她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离开一座城市,她的身体已经等不及了。从1月17日抵达武汉到今天(3月24日),她已滞留在武汉整整68天。两个多月了,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再过不到一个月,她就将生产。

“每天都在盼武汉解封,何时才能回到内蒙古,家里生产的物品一切都准备好了,人却回不去。而如果孩子在武汉出生,一切都难以准备。”王蒙说。王蒙是内蒙古人,现在上海工作。

3月24日,王蒙迎来了好消息。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同时,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

探亲被困

29岁孕妇滞留武汉68天

春节前,王蒙和丈夫提早做好了安排,先到武汉探望公公婆婆,大年初三启程,再回到内蒙古老家待产。家里父母已经为即将出生的外孙置办好了一切。

然而,夫妻俩在1月17日到达武汉黄陂区的公公家后,至今都没能回到内蒙古。抵达武汉时,王蒙已经怀孕7个多月,而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孕期反应愈发厉害,再有不到一月就将生产。回内蒙古老家的心情更加急切。

而更为现实的问题是,她的产检无法如期正常进行。王蒙介绍,一直到2月底,武汉疫情渐渐好转,才向社区开到了出行证明。“但有了社区的这个证明还不行,交通出行又是一个很大的困难。”王蒙介绍,最后公公婆婆托了不少人才找到交通工具,“一直从当天上午9点找到了下午2点”,而原本半小时的路程,来回花去了400多元的车费。“原本我们希望社区能够帮忙把我们送到医院,但社区太忙,只能让我们自己解决”。在这之后的另一次产检,丈夫只好借来一辆电瓶车,载着王蒙去医院。“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两个人一个电瓶车,穿行在空旷的武汉街头”。

焦虑不安

一度精神崩溃

相比孕期身体的难受,精神压力更让王蒙崩溃。

她焦虑孩子的出生,“自打封城,这么长时间不出去,心里一直担心万一孩子要出生在武汉怎么办,我所有备产的东西都在内蒙古老家,而这边孩子的东西没有办法准备,也没有地方买,根本就买不到”。“晚上焦躁到没有办法睡觉,老公陪在我旁边看着我哭,然后肚子有点疼或者不舒服白天又要去医院,而去医院的交通工具又是麻烦的问题。”

今年春节,老公将麻城的爷爷也接到了武汉,一家5口住在一起,婆婆则承担起了一家子的衣食起居。王蒙说,长久待在家里,老人也有了想回家的想法,但同样没有办法成行。

家里人多,食品消耗也特别快,“那期间吃菜都是社区团购,而且一开始价格也贵,菜品很单一,要150元才起送,有的时候预订了还不一定有”。

“家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像我公公还好,我婆婆可能因为要照顾一大家子人的饮食起居什么的,也特别烦躁,有一天就跟我爷爷吵起来了!”王蒙感叹,一家人的生活似乎都停滞了一样,各自烦躁着,又相处在一起。

后来,武汉疫情渐渐有了好转。王蒙每天盯着疫情数据,她希望那个新增的“0”能够持续维持下去,至少能够坚持14天。她觉得,这样武汉或许就能解封,她就能离开武汉。

她加入了一个外地人滞留武汉的群,群里来自全国各地的“被困者”持续关注着武汉疫情的变化,以及当地的政策,并各自尝试着“想办法”。有人支招,持续给政府部门反映或者去打电话,让他们能够重视起滞留在武汉的这些“健康人”。

王蒙也开始向各个部门打去咨询电话。一个月以来,她几乎每天都会打一圈,关注着有无最新离汉政策,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她开始给市长热线打电话,“天天打,天天打,打到什么程度了呢,后来派出所给我做安抚工作,而所里正好还有个女的也是这种情况”。

同病相怜

凌晨抵汉当日遇封城

在王蒙所在的外地人滞留武汉群里还有数百人有着类似的经历,而这样的群还有多个。

记者加入了其中的一个滞留群。群内的滞留者们各自更改了自己的微信名字,写上了要从武汉去往的城市地名以及人数,有车或者无车。大家关注着任何一个新的动态,一刻不停。

曹女士也是其中一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行四人连赶三天三夜自驾抵达的武汉会在当天就封城,自己的回程路就此封住。

她是1月20日从广东深圳出发的,车上坐着爱人以及在广州打工的父母。常年生活在外地,武汉是他们一年才会回去待几天的地方。出发前的一段时间,她刚刚辞去了一家企业的工作。回家路赶上了春运高峰。她在高速上走走停停,1月23日凌晨终于抵达武汉。但是,他们很快得知了“封城”的消息。

“一开始还比较乐观,觉得应该能在春节后回去找工作上班,结果却是现在这样子,当时武汉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随后就开始去超市囤够物资,一连去了几天,每次都是几百上千元地购买。”

尽管一开始囤积了大量的生活物资,但一家人之后还是遇到了困境。“一家人加上本在武汉的两个80多岁的老人,共有6个人,菜没吃多久就空了。最难熬的时候,6个人吃一个炒青菜。”

曹女士说,眼下自己的工作还没有落实,深圳的房租还得继续交着。

政策出台

看到回家的希望

3月24日,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这条消息第一时间在滞留群内被分享出来,大家急盼的回家消息终于来了!

王蒙看到了回家的希望。3月15日,王蒙迎来了自己的生日,那天她写下两条朋友圈。当天上午,她写下生日愿望:“清零、清零、清零、解封、解封、解封”;下午,她这样写道:“这是一个难忘的生日,感谢婆婆妈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还做这么多菜,蛋糕还在电饭锅里……最后愿望成真。”当天,她改掉了自己使用多时的微信名,写上了5个字:解封出武汉。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受访者供图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