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风口浪尖上的三文鱼

2020-06-29 06:16:55来源:四川日报编辑:陈乐

颜色亮丽,味道鲜美、口感醇厚……无论从颜值还是内涵, 三文鱼都传递出,一副等着被吃的气质……

6月12日晚,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该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新冠病毒。6月16日,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间宿主。

一时间,“三文鱼”被推上风口浪尖。多位专家表示,经初步判断此次北京市新增病例可能接触了市场中污染的环境或接触到被感染的人员而传染发病,至于传染源是否为三文鱼尚不能下定论。

历史上最冤的鱼,三文鱼能不能算一个?

感染新冠病毒的人

污染

三文鱼

携带新冠病毒

冷链车

运输转移

市场

销售

案板

分割

感染新患者

焦点

这段时间还能吃三文鱼吗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事件提醒我们,食用生冷海产品还是需要提高警惕,经过高温烹调再食用。生鲜食品加工过程要注意卫生,勤洗手,避免交叉污染的风险。

三文鱼身上的病毒是如何感染人的?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认为,病毒首先通过接触传播传染给人,后来存在人传人的可能性比较大。“冠状病毒在温血动物体外没法复制,最大的可能性是通过黏膜的接触传播,比如摸过污染的冰鲜三文鱼,不洗手就揉眼睛,或者是通过三文鱼污染摊位及周边环境,进而接触传播。”

普通人在处理食物时应该如何做好防护?钟凯建议,对于普通消费者,主要还是强调外出采买必须戴口罩,回家洗手,制作食物前后也要洗手,尽量不用脏手摸眼睛、鼻子、嘴。三文鱼如果是熟食不会有问题,建议不要吃生的三文鱼以及其他进口生鲜。

有些养殖三文鱼或有残留毒素

三文鱼因营养丰富而越来越受人喜爱,但英国一家非政府组织提醒大家,三文鱼养殖业不断受到海虱威胁,而养殖企业为控制海虱大量使用有毒制剂埃玛菌素,可能最终殃及食客健康。

英国《每日邮报》6月14日报道,媒体去年2月曝出苏格兰三文鱼公司在三处养殖地打捞出的三文鱼埃玛菌素超标。但公司拒绝说明问题鱼是否处理,媒体怀疑这些鱼最终流向国内外市场。

海虱是以三文鱼皮肤及外膜为食物的寄生虫。埃玛菌素虽能控制海虱,但一旦用量过度,残余在鱼体内,最终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伤及人体神经冲动。另外,研究证实,埃玛菌素进入水体,也会影响不少水生动物,如对贝类有致命伤害。

“全球反对水产业联盟”说,海虱对三文鱼养殖业冲击日益严重,企业往往过量使用埃玛菌素,这已影响到公共安全。

思客问答

A

印象

三文鱼是什么鱼

三文鱼不是严谨的生物学分类,而是基于三文鱼贸易历史形成的一个泛称,或者说是一种通用的商品名

三文鱼一词源自“Salmon”。最早人们用拉丁语中的“salmo”来称呼北大西洋的一种鱼,这种鱼每年洄游到欧洲沿岸的河流上游产卵,途经瀑布便奋力跃过。后来瑞典生物学家林奈把这种鱼的学名定为“salmo salar”,即现在鲑鱼属的大西洋鲑。

颜色亮丽,味道鲜美、口感醇厚……无论颜值还是内涵,三文鱼都传递出一副等着被吃的气质。我国最早接触大西洋鲑的是港澳台地区,由于它的英文名是Atlantic salmon,“Salmon”音译成了“三文鱼”。

在中文语境里,三文鱼一般指的是大西洋鲑。最著名的要数挪威海产三文鱼,根据产地的不同,还有同类大西洋鲑产品例如澳洲海产三文鱼、苏格兰海产三文鱼等等。不过,我国东北人民耳熟能详的大马哈鱼,以及丽江发白泛黄的所谓“雪山三文鱼”,也和大西洋鲑同属于鲑科鱼,某种意义上也归属于三文鱼这一类商品。

由此可见,三文鱼不是严谨的生物学分类,而是基于三文鱼贸易历史形成的一个泛称,或者说是一种通用的商品名。

B

疑云

三文鱼会不会感染新冠病毒

没有肺的三文鱼不具有将病毒传染给人类的能力,但有论文显示,一种和冠状病毒是一个“目”的病毒能侵袭三文鱼的鳃

北京新发地市场突发新冠肺炎疫情,让三文鱼和新冠病毒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物关联起来。

人们最初认为,三文鱼没有肺,所以不能感染新冠病毒。

有科普文章也提出,作为一种低等非哺乳类生物,三文鱼不具有将病毒传染给人类的能力。

但一篇2019年发表在生物学期刊《Elife》上的论文显示,加拿大学者早前在三文鱼(鲑鱼)中发现一种太平洋鲑鱼(网巢病毒目)病毒(Pacific salmon nidovirus,PsNV),这种病毒侵袭三文鱼的鳃,又和冠状病毒是一个“目”,三文鱼感染新冠病毒似乎有了“实锤”。

6月16日晚,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相关人士介绍,进入到污染场所之前的三文鱼并没有检测出新冠病毒。

三文鱼究竟会不会感染新冠病毒?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谓“一波三折”。真相是什么?

C

说法

三文鱼感染新冠病毒有没有证据

加拿大学者发现的三文鱼病毒和新冠病毒没有在同一个科,只是同一个目,根本是两个世界的“毒”

人类对自然界物种的分类,遵循“界门纲目科属种”的规律,越往后还站在一起的,亲缘关系就越近。

新冠病毒,属于网巢病毒目冠状病毒科的β冠状病毒属。

而加拿大学者发现的三文鱼病毒——太平洋鲑鱼(网巢病毒目)病毒只是和新冠病毒属于同一个目。

“这种病毒并没有和新冠病毒在同一个科,只是同一个目,说明差异还是非常大的。”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说,两种病毒的延长线经过很多级才重新交汇,说明其关系非常疏远。

如果从生物进化的时间轴看三文鱼的病毒和新冠病毒,更能理解二者之间的差距。“假设它们之间存在进化关系的话,是要进化上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童贻刚说。

套用那句俗得掉渣的俗语:根本是两个世界的“毒”。即便三文鱼被证明能被一种像新冠病毒的病毒感染,对三文鱼能感染新冠病毒这一论断的“证据支持”也是非常有限的。

D

探索

感染会否发生需科学验证

以前没有感染过人的一些病毒,以后也有可能会感染人类,这也是符合病毒进化规律的

“其实任何一种病毒都有可能感染任何一种物种,比如大家都知道蚊子携带的病毒能感染人,而理论上说人和蚊子之间差那么远,似乎是不应该感染的。”童贻刚说,蚊子携带很多病毒,但有的能感染人,有的却不能。此外,一种病毒在不同的物种之间也并不一定感染同样的器官,因此无法从某种病毒感染鳃就类比成病毒用相同的策略在人类身上感染肺。

正因为任何病毒都有感染任何物种的可能,才会存在病毒的跨种传播。完全不相干的动物,它是有可能被感染的。以前没有感染过人的一些病毒,以后也有可能会感染人类,这也是符合病毒进化规律的。

“在病毒溯源工作中,会考量以前感染过的病毒最有可能再次发生感染,我们会怀疑有过‘前科’的物种发生感染人的情况,但是并不见得说跟这个病毒差别非常远的就不能感染。”童贻刚说。

童贻刚强调,感染与否是不能从理论上去推测的,这需要通过实验去验证,在没有实验验证的情况下进行推测都是不可靠的。

E

推论

北京“那条鱼”可能是携带而非感染

冷链运输的三文鱼都是死鱼,死细胞无法支持病毒进行复制和侵染活动

据报道,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上检测到新冠病毒,那是不是彼时在“刀俎”之上的三文鱼感染了新冠病毒呢?

“目前来看,三文鱼更可能是携带新冠病毒,而非感染该病毒。”童贻刚说,三文鱼还远远不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只能是被动携带。而且,冷链运输的三文鱼都是死鱼,死细胞无法支持病毒进行复制和侵染活动。

病毒和三文鱼的关系,更大的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污染了鱼,鱼携带新冠病毒,然后经过了运输转移,进入了市场销售,随后引起人的感染。童贻刚认为,这提示在流行病的防控方面,可能需要进一步针对一些食品有所防范,包括关注鱼、虾、蟹等。新冠病毒作为RNA病毒,在冷链运输的情况下,在环境中的失活速度会有所下降,因此,对于一些需要冷链运输的食品,也应有所关注。

“如果实验证明,将新冠病毒注射到三文鱼活体或者三文鱼细胞中,三文鱼体内或细胞内的新冠病毒数量在增加,那就能够证实,新冠病毒有感染三文鱼的能力。”童贻刚说,如果不能扩增病毒数量,就表明没有感染能力。

纵深·问题

现在的三文鱼基本是养殖的?

由于在餐桌上太受欢迎,大西洋鲑成了欧洲北部沿海重要的捕捞鱼类之一。作为十分重要的渔业对象,大西洋鲑捕捞量逐年上升,野生大西洋鲑数量急剧下降。

其实,大西洋鲑的生活习性也注定了其种族数量不会很庞大。它们在淡水出生,游到海里成长,长大之后再逆流回到淡水产卵,这种习性就叫“洄游”。

大西洋鲑洄游的时候简直是开挂的,整个过程不吃饭,就靠身上的脂肪和蛋白质扛着。在这个过程中,大西洋鲑逆着水流还能跳60厘米高!

而且整个过程还有各种动物盯着,随时准备吃掉飞跳失败的鱼。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挪威人开始了人工养殖大西洋鲑的试验。人工网箱养殖大西洋鲑的方式使得掠食者无法接近,加上饲料充足,很快鲑鱼的数量就大幅上升。

随着养殖业的继续发展,鲑鱼家族的另一只生力军太平洋鲑的养殖和捕捞也逐渐兴起,这些太平洋鲑出口量也迅速增加。为了抢占原本大西洋鲑所占有的市场,商人们利用有些太平洋鲑和大西洋鲑外形相似、名字中都带有“salmon”一词的特点,用人们所熟知的三文鱼一名称呼这些太平洋鲑。

后来,原本独自享用三文鱼一名的大西洋鲑,为了增加辨识度和进行品牌升级,在名头上加上“挪威”二字,以示来源的正宗。

以前日本人也不生吃三文鱼?

以前,日本人不吃三文鱼生鱼片,也不吃三文鱼寿司,因为吃后会胃疼肚子疼。

这主要是由于野生三文鱼主要是以磷虾为饵料,这种磷虾带有一种名叫“异尖线虫Anisakis”的寄生幼虫,它潜伏在三文鱼身上,如果人生吃三文鱼片的话,寄生虫会进入人体内,并侵食人的肠胃壁,导致肠胃疼痛和腹泻。

在挪威,人工养殖的三文鱼不吃小虾,而是吃人工饲料。饲料中没有寄生虫,而且肉色也呈粉红色。于是,“挪威三文鱼”成了生吃不会闹肚子的“生食三文鱼”,并开始在世界各地流行开来。

1986年,挪威水产商人别克·奥尔森来到日本推销养殖三文鱼。刚开始时,日本的水产市场对于挪威的三文鱼一点也不感兴趣,因为在日本人的传统印象中,三文鱼属于“垃圾鱼”,吃了以后容易闹肚子。

但是别克·奥尔森不屈不挠,他看中了日本刚刚兴起的回转寿司店,直接向回转寿司店兜售。而回转寿司店属于廉价的大众餐厅,需要众多花样的寿司品种来吸引顾客。于是,挪威养殖三文鱼被端上回转寿司店的转盘。

在日本寿司中,最有人气的是金枪鱼寿司。金枪鱼腹部脂肪堆积得多,入口润滑且有一种细嫩的油脂感。不过金枪鱼寿司价格很贵,一般老百姓不敢轻易尝试。

三文鱼全身脂肪丰腴,食感不输金枪鱼的腹身,一下子在日本普通老百姓中博得人气。

中国从哪些地方进口三文鱼?

随着大西洋三文鱼在日本成为生吃的食材,它也敲开中国的销售大门。2013年,中国的挪威三文鱼进口量已超过日本,而这些三文鱼的80%-90%都用于生吃。

目前中国每年进口的冰鲜和冷冻三文鱼约为8万吨,智利、挪威、法罗群岛、澳大利亚、加拿大等都是主要的三文鱼进口来源国,进口量逐年递增。

早前,挪威海产局市场调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挪威新鲜三文鱼对华出口量涨幅高达92%,在其带动下,挪威北极鳕鱼、挪威青花鱼等品种对华出口亦有不俗表现。

此外,90%的消费者认为,在选购海产品时原产地非常重要。44%的中国消费者将挪威作为海产品的首选产地。

不过有海关检验检疫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般而言,海关对进口海鲜或者肉类产品主要进行常见的食源性细菌检查。

(本版稿件据新华网、科技日报、经济日报)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