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货运明争暗斗 跳槽司机被前平台“跟梢”封号

2020-07-03 08:00:30来源:华西都市报编辑:覃贻花

◀成都金府 机电城门口,一位商户在扫码下单同城货运。

6月23日,滴滴货运在成都、杭州上线,这家互联网巨头入局同城货运,瞬间搅动了平静已久的市场。日前,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中环路附近的金府机电城采访发现,同城货运的平台、司机之间的明争暗斗已开始上演。

现象1:

车贴引争议

不贴不能接单,贴了要被罚款

面对滴滴“入侵”,货拉拉已开始在重点市场“布防”,记者在金府机电城看到,已经有成群结队穿着货拉拉工作服的地推人员在向商家发优惠券,试图挽回被滴滴货运抢走的客户。机电城门外,贴着不同车贴的货车一字排开,竞争正在逐渐升温。

常年在金府机电城拉货的田师傅,曾在货拉拉平台接单,6月中旬,他看到滴滴货运在成都招募司机的消息,便申请注册了。不过,在参加滴滴线下安全培训后,麻烦也来了——在线下培训点更换车贴后没几天,他的货拉拉账号被冻结,货运款也无法提现。

田师傅告诉记者,他当初注册货拉拉时,签署协议才能接单,并且平台会经常抽查,要求拍摄车辆照片上传系统,以证实车贴仍在。“一旦没有通过验证,会收到提醒,账号被冻结,司机便无法将拉货收入提取出来。”

记者了解到,“贴标拉货”是货运市场的“规矩”。货拉拉和快狗打车都要求司机贴好车贴才能接单,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验证。为此,司机们经常会被交警罚款,不过平台会出来“买单”。货拉拉每个月为被罚的司机报销两次罚款,快狗则可以在APP内线上报销,每年额度为1000元。

记者在田师傅提供的一张罚单上看到,交管部门的处罚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13条第3款规定,实施机动车喷涂、粘贴或者车身广告属影响安全驾驶的违法行为(代码1040)。

现象2:

限制“跳槽”

协议里有排他条款,违反就封号

田师傅告诉记者,说之前车贴抽检未通过时,货拉拉系统只提醒“抽查未通过”,可自己在6月参加了滴滴货运安全培训后,收到的提醒变成了“车贴合同由于车贴线下反作弊被终止”,被扣了200元违约金并封号,“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情况。”

田师傅表示,原因可能是自己和货拉拉签的协议中,有禁止在其他同类平台接单的款项。他听其他司机说,最近有疑似货拉拉的工作人员在滴滴培训的门口拍照。“估计就是一个个查车牌,发现在货拉拉有注册的车就罚。”田师傅说。

记者从田师傅与货拉拉签署的《货拉拉司机信息服务协议》上看到,第15条乙方行为规范中,第k条指出:“司机不得同时在与货拉拉构成竞争关系的软件、平台等组织机构提供同类运输服务,否则货拉拉有权立即停止服务,如暂时冻结司机服务账号、暂时冻结涉嫌违规款项等。”

田师傅告诉记者,很多司机签合约时,并不会仔细看协议,“被封号之后,如果还想继续跑货拉拉,都是去分公司重新签协议。”

记者就“车贴线下反作弊”一事联系了货拉拉公司,货拉拉成都分公司客服人员向记者证实,收到“线下反作弊”处罚通知后,如在30天内前往分公司重新贴上车贴并签署新的协议,平台可以返还100元违约金。

律 师 说 法

“排他条款”涉险违反电商法

7月2日,记者就货拉拉平台协议中的“排他条款”一事咨询了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他表示,去年双十一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已明确,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违反电商法的规定,此案例中,货拉拉的“排他条款”与之类似。

“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赵占领说,互联网同城货运属于电子商务法“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范畴,因此电商法适用,“我认为这个条款涉嫌违反电商法的规定。”赵占领说。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