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周边联合遗址学术争鸣:出土的到底是龙凤纹盘,还是虎凤纹盘?

2020-07-30 07:56:06来源:成都商报编辑:覃贻花

三星堆周边联合遗址出土的龙凤纹盘

近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去年以来对广汉联合遗址的发掘成果。这个距离三星堆古城遗址约8公里的联合遗址,涵盖了近5000年来连续不间断的区域发展史,堪称成都平原通史型遗址,对于揭示区域考古学文化面貌、建立完整的区域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以及研究古蜀文明的起源、发展、演变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在该遗址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件阴线刻“龙凤”纹盘,距今约有3000多年。考古人员认为,这是当时那个时期罕见的精品之作,而这种龙凤环绕的布局图案,应该也是首次发现。

不过,对于这个纹盘,也有学者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他们认为器物上的图案不是“龙凤”,或许应是“虎凤”……

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

龙的形象十分成熟,有爪也有角

“是这一时期罕见的精品之作。”四川广汉联合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辛中华认为,龙凤纹盘中龙的形象十分成熟,“很飘逸,有爪也有角。”而细看之后,他们注意到,这条龙还喷着火,这种龙凤环绕的布局图案,应该是首次发现。另一方面,其中凤鸟的图案,与三星堆出图的青铜器上的凤鸟相似,“早期的凤的形象就是这样。”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王仁湘:

很可能是一只虎,并不是一条龙

不过,也有学者提出异议。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王仁湘先生关注到联合遗址的发掘,他也认为,这次联合遗址出土陶盖上的龙凤图案,是表现龙凤密切关联的最早文物之一。不过,王仁湘先生也提出一个小疑点:“龙”的背面上却出现虎形图案上常见的双钩叉,龙头也并不很典型,也没有看到新闻中明确提到的龙角,而龙口中的长信又是古蜀图案中常见的虎口的固定图形。因而,他提出:“所以很可能这是一只虎,并不是一条龙。”

王仁湘先生介绍,古中国的龙凤崇拜起源很早,艺术品中见到的龙凤造型一般都是独立存在,彼此极少明确的关联,“到了商代,才开始出现“龙凤配”形制的玉器,殷墟妇好墓中就发现了凤鸟龙形冠以及龙凤并行的玉饰。”

一位不愿具名的四川本地考古人士也认同王仁湘先生的看法。他也认为,广汉联合村遗址出土的“龙凤”纹盘,其图像形式、取意,都与渠县城坝战国末期铜钲“虎凤”组合符号相近,“联合村‘龙’大概率是‘虎’的形象。”

值得注意的是,渠县城坝遗址考古领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卫东也表示:“我觉得联合村遗址出土的应该是‘虎’。”进一步,他认为,一方面,双钩叉和虎头比较典型,另一方面,这种组合经常出现在战国晚期的巴蜀青铜器上。

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龙凤呈祥与虎凤共舞,带来的是同样的吉祥”

7月29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辛中华,他告诉记者,自己也注意到了王仁湘先生的文章。“考古材料比较多,提到了的话,可以关注。”他表示,初步看过,这件器物上的图案像龙的形象,“不过器物也有缺失,虎的可能性还是不太大,因为它环绕了一周——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王仁湘先生表示,对于古蜀人而言,龙凤呈祥与虎凤共舞,带来的是同样的吉祥。只是虎对于当时的蜀人,也许是更普遍信仰吧。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彭亮 图据受访者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