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患尿毒症急需换肾 带大她的三个姑姑说“我们不放弃”

2020-11-18 06:53:40来源:红星新闻编辑:刘波

11月17日下午,蒋琼珍带着13岁的“幺女”小宇(化名)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办入院手续,因需要长期接受血液透析,要在小宇的手上置管建立长期通道。

“幺女”,并不是蒋琼珍的女儿,而是哥哥家的孩子。从出生后7个月起,就是蒋琼珍三姐妹合力带大,是三个姑姑的“幺女”。

疲惫的小宇和大姑蒋琼珍在医院

不幸的是,今年5月,小宇突发疾病,确诊肾衰,急需换肾。本就单薄的家庭,如今又在风雨飘摇。“(抢救)催款单,一张接一张。”作为大姑的蒋琼珍说,“我们不放弃。”

13年前

姑姑体温下活过来的多指女孩

2006年11月,小宇在南充老家的医院出生。

小宇的爸爸在20多岁时因意外导致右半侧瘫痪,失去劳动能力,因此迟迟未婚。“(小宇爸爸)在外头生了病,很严重,还是三个妹夫去接回来,一直是我们在给他治疗。”大姑蒋琼珍说,小宇爸爸直到40多岁才和小宇妈妈相亲结婚,后来有了小宇。

蒋琼珍告诉红星新闻,小宇妈妈难产,小宇出生时就被发现异常,全身青紫,双手小指头、双脚小脚趾,都比正常孩子多出指头。“刚出来就抢救,后来送到保温箱,就是我们三个姑姑轮流守着她。”蒋琼珍说,一连7天,小宇都没有什么好转,在保温箱里一动不动,嘴巴张着,连医生护士都觉得,小宇可能救不过来了。

第7天晚上,蒋琼珍已经精疲力尽,坚持不住。她找到当值的护士,要来了两个小电炉,放在身侧,然后把小宇小心地揣进自己怀里,再盖上被子,“我用我的体温去暖她。”蒋琼珍说,40多分钟后,小宇在怀里轻轻地动了。

在小宇7个月大时,小宇妈妈和小宇爸爸离婚,离家而去,再也没回来。

从那以后,养育小宇的重担就落在了三个姑姑身上。蒋琼珍说,小妹蒋琼英在外打工,蒋琼珍和妹妹蒋琼碧一人带半天,“她上午的班,我就带下午”。靠着奶粉、糊糊,三姐妹把小宇拉扯长大。

想着老母亲70多岁,眼睛不好,哥哥也没有劳动力,小宇上小学时,她们租了门面,把老母亲、哥哥和小宇安置在一起。小妹支付了房租,蒋琼珍和蒋琼碧就隔一两天上次门,送菜送米,打扫卫生,洗衣服,“也不计较哪个出钱多少,谁出都一样”。

三个姑姑带大

“幺女”突发肾衰,确诊尿毒症

聪明伶俐的小宇,虽然身有残疾,但三个姑姑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是姑姑们的“幺女”。为了小宇,小姑放弃了生育二胎。

本以为,生活的压力会随着小宇逐渐长大而慢慢减少,但意外,来得猝不及防。

今年上半年,小宇总喊膝盖痛、上下楼无力,刚开始,姑姑们以为是“生长痛”,直到5月9日才到医院检查——肌酐指标超标,肾脏衰竭。“跑了两家医院,都是这个结果。”蒋琼珍说,当地医院建议转院,6月4日在华西第二医院确诊尿毒症,肾小球严重受损。

小宇的住院临时病情证明书

病情稳定后,小宇回到当地医院继续治疗,小宇坚持要回去上学。“读初二了。”蒋琼珍说,看着原本病恹恹的小宇一说到上学,马上就有了精神,一家人也就满足她的心愿。

病重时的小宇

重新回到课堂的小宇,虽然精神不济,但从不愿意落后,“有时候作业没做完,晚上11、12点都要做,实在做不完的,定闹钟,喊我5点叫她起来。”蒋琼珍说,生病前,小宇成绩也挺好,都在中上游水平。

国庆节后,小宇因为感冒,病情加剧,姑姑马上将她送到医院,肌酐严重超标,“嘴巴里、鼻子里都是血。”蒋琼珍说,因为感染引发严重胰腺炎、肺炎,一到华西第二医院就开始抢救,情况危急。“(抢救的时候)每天费用1万多元,后来慢慢减少到6千多”。

现在,每周一、三、五,小宇都需要接受透析,每次大约4个小时。“吃的药,每天有14种,一大把。”蒋琼珍说,现在,每个月透析加上药费,要一万多元。而病情再次稳定后,小宇必须接受肾移植。“光是移植至少就得准备35万,前前后后还有用药”。

屋漏偏逢连夜雨

女孩的爸爸又遇车祸伤腿

一周前,小宇爸爸再次遭遇意外车祸,能走路的右腿被碾压,缝了20多针,还在病床上躺着。“二妹现在在家照顾哥哥和妈妈。”蒋琼珍说。

病重时的小宇

眼下,最大的压力还是小宇的治疗费。蒋琼珍说,自己和两个妹妹也是普通家庭,除了各自的家庭,要赡养80多岁的有视力障碍的老母亲,还有哥哥和小宇。“我老公也是脑梗生病,没有工作。”蒋琼珍说,二妹也是在超市帮忙,一个月一千多元工资,小妹在外务工。

小宇等着大姑办手续

“真的撑不下去了。”蒋琼珍说,之前在轻松筹上筹过钱,大约4万多元,而小宇现在的治疗费已经超过15万元。小宇和大姑在成都的生活,一日三餐,都是蒋琼珍的小女儿负责,“(哥哥一家的)担子,不仅是我们这一代,还延续到了我们的后代”。

蒋琼珍说,有医护人员得知小宇爸爸出事,担心她们会放弃孩子的治疗,但“我们不会放弃”。

10月入院后,小宇就一直在成都治疗,没有回过学校。她所就读的营山县希望初级中学校邓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虽然是今年秋季学期才接到小宇班级的班主任工作,但小宇一直是个很乖的学生,成绩也不错。在得知小宇家庭情况和病情后,学校以及县教育局都发起捐款倡议,为小宇筹款。“我们学校大约捐了2万多元,已经转到专门的账户,下一步会交到家长手里。”邓老师说。

小宇和大姑走出医院

11月17日,蒋琼珍去排队办入院,小宇乖巧地坐在候诊区,脖子上是透析时的置管,遮在衣服里。走出医院,小宇说要走来的时候那条路。“看到有卖吃的,要吃个饼饼。”蒋琼珍说,小宇是所有孩子里最小的,所以都很宠爱她。

如果你想为小宇献出一点爱心,请戳:筹款链接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家属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