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女孩度假村游玩被马咬伤 妈妈:眼睛、鼻、嘴变形,准备小学时整形

2021-04-07 07:01:57来源:红星新闻编辑:刘波

四川北川县5岁的小女孩西西(化名),现在特别害怕大型动物,即使电视中出现大型动物,她也会要求家人关掉电视。不仅如此,她还特别担心其他小朋友叫她“丑女子”,只要听到这三个字,就会伤心地哭。

导致西西这一变化的,源于两年前的一次游玩。西西三岁多时,跟随外公等人到绵阳安州区一度假村游玩,下车后,西西径直到马厩外看马,结果被马咬伤面部。

西西的脸部被马咬伤

4月6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经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度假村承担90%的责任,西西的后续治疗费用待实际产生后另行主张。

西西的母亲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现在西西的眼睛、鼻子、嘴巴均变形,他们到多家医院进行了咨询,因为西西目前年纪太小,最好等到成年后再进行整形。不过,因为担心西西的脸型以后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李女士打算在西西上小学时就带去整形。

外出游玩

进入马厩1分多钟

3岁女孩被马咬伤面部

虽然时隔近两年,但西西的外婆程大妈仍能清楚地记得出事的时间:2019年6月30日,星期天。

程大妈告诉红星新闻,他们是北川县安昌镇人,女儿女婿之前在外省做生意,西西就跟他们一起生活。事发当天,几名开老年车的朋友提议带孩子们出去玩,因为有几个小朋友,所以大家选择了安州区桑枣镇的某度假村。

事发马厩

当天上午10时许,程大妈驾驶老年车搭载着老伴李大爷和外孙女西西,跟随其他朋友一起,来到了度假村。程大妈回忆,到了度假村后,西西先去上厕所,然后跑进了马厩,李大爷也下车跟在后面,而直到出事,程大妈都还没有下车。

“时间就是短短的一分多钟,西西先进去,老伴跟着进了马厩。很快,有朋友出来给我说,西西被马咬伤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老伴就抱着西西跑了出来。”程大妈回忆,当时西西满脸是血,眼皮掉起了,眼角的肉、眼窝的肉也掉起,“我带了一盒卫生纸,用完了都止不住血,后来还是一名工作人员拿来了一根消毒后的毛巾”。

事情发生后,度假村工作人员开车将西西和其外公外婆送到了安州区的医院。当天下午,西西转入绵阳市中心医院治疗。

事发当时的视频显示,西西于当天10时54分24秒进入马厩,其外公在10时54分40秒进入马厩,40秒后即抱着西西跑了出来。

西西的母亲李女士提供的照片显示:西西的左脸部被咬伤,衣服也被鲜血染红,医院从眼角一直缝针到了嘴角处。

面部变形

准备小学时整形

现在特别害怕大型动物

程大妈至今还很自责,她称,当时看到西西的模样被吓惨了,觉得对不起女儿女婿。事发后,她给远在省外做生意的女儿女婿打了电话,女儿随即买票,次日一大早回到绵阳,女婿也在半个月后处理完生意回到绵阳。

李女士提供的照片显示,西西的眼角现在仍然有一条明显的疤痕。同时,西西在笑的时候,嘴角、鼻子也不对称。

现在,西西笑起来时脸部不对称

“现在,西西特别害怕大型动物。”程大妈告诉红星新闻,不仅平时见到牛等大型动物害怕,甚至在看电视时,只要出现大型动物,西西也会害怕,还会要求关电视。

不仅如此,在生活中,西西特别害怕别人叫她“丑女子”。程大妈介绍,有时小朋友一起玩耍时,会叫西西“丑女子”,西西就会怄气,还会在一边哭。

“现在,西西闭嘴时还不明显,但笑起来后,就能明显看到嘴角是往右边扯起,鼻子也是往右歪起,眼角也没有了眼线。”程大妈说。

李女士在西西伤口愈合后,于2019年11月22日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诊,经检查:左面部肿胀,鼻部偏向右侧,笑时口角向左侧偏斜。医院建议,完善检查,后期视情况可整形治疗。

程大妈告诉红星新闻,他们已经带西西跑了成都、上海的几家医院,准备给西西整形。但是由于孩子太小,担心整形时乱动伤到眼睛,因此医生建议等西西18岁成年后再整形。

“西西性格还是比较开朗,我有时也会给她说关于整形的事情,让她了解和明白。西西是女孩子,脸部伤痕和脸型变形,对孩子以后的生活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肯定等不到18岁就会去整形。”作为母亲的李女士非常担心孩子以后的生活,她称不担心西西脸部的伤痕,主要担心西西的脸型,因为眼睛、嘴巴、鼻子都变形不对称,所以她准备等西西上小学时就去整形,将会在华西医院和上海的一家医院进行选择。

起诉索赔

度假村辩称贴了安全告示,

马匹未受惊不会作出应激反应

西西脸部的伤口愈合了,脸部留下疤痕,整形还没有进行,但前期的治疗费用,李女士和度假村一直未能达成一致。于是,李女士将度假村告上法庭,索赔医疗费3813.94元、护理费21600元、交通费4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元、精神损害赔偿50000元,暂共计76604元;后续整形费用以实际发生为准。

西西的脸上留下疤痕

一审庭审中,度假村辩称,作为未成年人,西西的监护人未履行监护职责,导致西西在无成年人陪同的情况下进入马厩,度假村对马匹饲养管理采取了足够安全的管理措施,未进行散养,且有安全提醒,管理职责明确;且马匹系经过专业训练的,在未受惊的情况下不会做出应激发应。事发后,度假村及时将西西送医,并支付了医疗费334.52元,同时,后续整形费用未发生。

法院认为,度假村饲养的马匹将西西咬伤,度假村作为饲养人、管理人,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西西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外公在陪西西游玩时未完全尽到相应的监护责任,在明知马房内有马匹的情况下,任由西西脱离其看护范围跑进马房,从而导致西西被马匹咬伤,其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故西西的外公应当对损害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的规定,对西西承担的侵权责任,可以适当减轻,法院认为以度假村对西西损害后果承担90%的责任为宜。后续治疗费费用待实际产生后另行主张。

2020年9月,安州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度假村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536.72元。判决后,度假村上诉至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终审判决

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

度假村未尽到安全保障责任,承担90%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度假村上诉称,马匹饲养在专门修建的马厩中,马厩并非对外营业场所,也不对外展出,非经工作人员允许不得进入。西西未经允许擅自进入马厩,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同时,西西的监护人未履行监护职责,存在严重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不过,对于度假村的说法,法院判决书显示,度假村提交的视频资料显示,案发时游客较多,马厩大门完全敞开,没有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在马厩门口维持秩序或陪同游客进入,前往马厩的游客均能自由自行进出,包括未成年人亦可自由随意自行进出。因此,度假村称其马厩并非对外营业场所,非经允许不得进入的理由不成立。

其次,虽然度假村的马匹系圈养在马圈中,但马圈的U型槽最低点离地仅118厘米,马头可以从U型槽伸出,马头伸出后,不排除可能对身高在118厘米以下的未成年人造成威胁。即便度假村认为其饲养的马匹经过专业训练、性格温驯安静,但马匹毕竟具有兽性,不可能对所有情况都按照专业训练时的要求作出应激反应。

度假村作为马厩经营者、马匹管理者,明知前往马厩游玩的包含有未成年人,其应当预见到马匹对于未成年人的吸引力,以及马匹可能会对未成年人造成的人身安全威胁,但度假村未采取相应措施隔离危险。同时,度假村辩称其在马圈旁边张贴安全告示即已履行安全保障义务,但对于能够随意进出马厩、未满4岁不识字的未成年人而言,安全告示并不能达到保障安全的目的。

因此,度假村作为马厩经营者未能尽到安全保障责任,同时,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度假村饲养、管理的马匹造成他人损害的,不论度假村是否存在过错,均应承担侵权责任。近日,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法院判令度假村和西西的临时监护人各自承担90%和10%的责任并无不当。近日,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

“律师给我说拿到判决书有两周时间了,清明节前我联系了度假村,他们称节后支付,我这几天比较忙,还没有再联系他们,也还没有收到赔偿费用。”李女士称,这部分费用对于后续的整形来说肯定不够,希望整形后度假村能承担90%的费用。

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