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州木里县那支女子摩托防火队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2021-06-09 06:44:58来源:封面新闻编辑:覃贻花

封面新闻记者席秦岭 徐湘东 肖洋

图片由陈金发提供

木里县森林覆盖率高达70%左右,加上气候干燥,森林火灾风险等级较高。

为了护林防火,一支又一支的山林“亲人” 日夜坚守在护林防火工作一线,以山为家、以林为伴,吃苦耐劳,在森林草原防火一线中扛重活、打硬仗,守护着祖国的绿水青山。

近日,凉山州林草局总工程师陈金发带队前往木里巡山。途中,那一个个鲜活又生动的护林员感动着他。以下,是他回忆的那些感人的防火第一线的片断。

女子摩托队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突突突突……”每天,在木里克尔乡,一支女子摩托护林队在林间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陈金发在木里偶遇一支骑着大摩托的女子护林队伍,最显眼,莫过于她们身上戴着的袖标,上面印着“克尔乡巾帼英雄志愿者”字样。

这是一支村妇联主任带头组织起来的一支女子志愿者队伍。“春寒难当新嫩绿,巾帼不让须眉功”,她们像个男人一样骑着摩托巡山,也会亲切地用女性的语言挨家挨户宣传防火知识。

视山林为“父母” 轻伤不下火线

陈金发在木里巡山时,在木里水洛镇东拉村四翁组库乌前置点,刚下车,一名走路一瘸一瘸穿着迷彩服的人引起他的注意。原来,这名“迷彩服”叫阿果撒朗,是水洛乡东拉村南满组组长,在护林防火期间,主要负责四翁前置点进行24小时的值班值守。当时,他的脚受着伤,正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巡山,再往里走一点就进入原始森林了。

在和阿果撒朗的交流中,他才得知阿果撒朗的伤是在2021年5月4日去四翁前置点值守的途中摩托车链条脱落而被排气筒烧伤的。当时,阿果撒朗只是对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又继续回到了工作岗位。阿果撒朗对自己的伤毫无怨言,一个劲儿地说:“我们村的村民全靠虫草和松茸为生,山林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个人的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还有那么多和我一样日日夜夜坚守在岗位上的‘兄弟’,我们一直都互相鼓励着,努力克服一切困难,全心全力地做好森林草原防灭火这项工作,坚决守住山,看住人。”

春节后不曾回过家担心孩子不识爹

在俄亚乡立碧村村委会,陈金发遇见了木里县俄亚乡专武部长、副乡长南小刚,他也是立碧村包村工作组组长,自2020年5月份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分管俄亚乡的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

“自大年三十离开家到现在,我还没回过一次家。” 南小刚自曝,春节他都是在乡政府和老百姓家过的。他略微有点心酸地自嘲到,“等下次回家孩子都得不认识爸爸了!”

他常奔波在离村委会10公里远的不通车路、上下山得徒步2小时以上、没有信号、所有的生活物资要人背马驮、就连最基本的生活用水都要在一公里外取水的立碧司吞多前置驻点。乡政府到立碧村车程70多公里,回乡政府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了,更别说回家了。

南小刚说:“防火就是命令,坚守就是就是责任。即便每天辛苦劳累,但作为山林最直接的‘守护者’,我无怨无悔、毫无怨言。”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