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聂之眼”的美瞳是如何形成的 来听专家怎么说

2021-07-16 11:28:10来源:封面新闻客户端编辑:覃贻花

封面新闻记者杨涛 摄影报道

2020年冬天,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甜野”男孩丁真,以每天6个热搜,一度让“理塘”的搜索量猛增620%。他因纯真的笑容爆红网络,也让深藏在大山深处的理塘县被人所熟知。

雪山草原、冰川湖泊,丁真之外的理塘还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风景,这些风景又经历了大自然怎样的刻画?7月4日-12日,来自四川省地质、气象、博物、林业、旅游等领域的专家们前往理塘县进行科学考察,试图用专业角度对格聂旅游区的美景进行解读,并对旅游区下一步景观资源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建言献策。

卫星地图显示,包括“格聂之眼”在内,这一地区还有众多高山湖泊(图片源自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从空中俯瞰“格聂之眼”

天造地设的高山湖泊

7月的理塘高原,花开遍地。去往丁真家乡然日卡村的路上,一个个海子犹如串珠沿格聂群峰洒下。最末一个海子,浑圆的形状,中间遍布水生植物,远远望去就像一只眼睛仰望天空。“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这就是红遍网络,被称为“格聂之眼”的高山湖泊景观。

来自植物、地质、气象、旅游和博物等领域的专家们,对“格聂之眼”进行了初步调查,试图解开这一景观的成因。

理塘县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丘状高原向高原峡谷过渡的山原地带。地处金沙江与雅砻江之间,横断山脉中段,沙鲁里山脉纵贯南北。国家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首席科学传播专家、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副队长李忠东介绍说,由于新构造运动以来,受垂直运动和断裂运动的影响,该区抬起隆升,断裂发育形成一系列高原、台地、峡谷,在第四纪冰川作用的影响下,部分峡谷又被冰川改造成冰川U型谷(或冰川槽谷),便构成了如今我们所见的高原、台地、峡谷与冰川槽谷共生的壮观地貌。

“格聂之眼”位于格聂山东南侧,四周是被峡谷切割的孤立丘状台地,面积约3平方千米。台地上沿低洼处分布有北西-南东向的一系列高山草甸型海子群,格聂之眼便是这条线状海子群中海拔最低、水量最多、面积最大的近圆形湖泊。

游客在“格聂之眼”游玩

从空中俯瞰“格聂之眼”

水从何处来

每当雨季来临,“格聂之眼”水量充沛,阳光映射下,群山环抱中,蓝天白云都被映射在湖水之中,这也让“格聂之眼”成为摄影爱好者的热门拍摄地。科考团专家发现,包括“格聂之眼”在内的众多高山海子的形成,都与格聂群山有关。

每年夏天,当印度洋季风带着暖湿气流饱满的水汽,越过高原,受山体阻挡在高山形成降雨和降雪。地表水形成的生命之源,便源源不断补充到格聂地区的生态系统中。高山草甸如同海绵一样把大气降水蓄积在草甸内,并在重力作用下,汇流到台地上低洼的湖泊之中。

经过现场初步调查,国家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首席科学传播专家、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副队长李忠东推测说,格聂之眼的形成受区域大气降水所影响,湖泊水量与当季降水量成正比,水量随季节变化而增减,水量补给来源为大气降水,与雨季-旱季节律保存一致。

地处青藏高原东部的理塘县,受高原季风和大气环流季节转暖影响,形成冬干夏雨,干雨季节分明的特征。理塘县雨季平均起止期为5月下旬-9月下旬,6-9月降雨量约占全年的85%,11月-次年4月降雨量仅占全年的6%左右。封面新闻记者从四川省气象部门获悉:数据显示1991年至2020年间,理塘县月最大降雨量出现在1998年8月的350.54毫米。现场参与科考的四川省气象服务中心主任郭洁也初步判断,“格聂之眼的水源,受大气降水影响较大,不过还需要有更多的气象历史数据支撑。”郭洁说。

高原毛茛

格聂旅游区拥有高原、台地、峡谷与冰川槽谷共生的壮观地貌。

瞳孔为什么有颜色

“格聂之眼”的湖心里中长了一圈水草,犹如人的瞳孔一般,让这只眼睛显得更加传神。

来自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的副研究员潘红丽以及四川大学副研究员王钊对“格聂之眼”的植物进行了初步调查。调查发现了包括杉叶藻、水蓼、高原毛茛、委陵菜在内的30多种植物。“格聂之眼”从湖心到湖边分布着很多植物,潘红丽和王钊发现,因为水位较深,再加上湖心周围主要分布着茂密的水蓼和杉叶藻,使得“格聂之眼”瞳孔部分格外逼真。外层水消退之后形成的裸露泥土层,则形成眼球部分。最外一层泥土退水比较久,但仍湿润,这一圈高原毛茛就形成了格聂之眼的黄色轮廓;而最外面的草地部分,则形成眼睛外部的皮肤。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