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龙泉山上 78岁老人守护北周石刻53年

2021-09-15 06:32:13来源:封面新闻编辑:覃贻花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成都的秋天已经在路上了。龙泉山山顶上,早晨的气温更低了些。

78岁的肖太发一早就起了床,他拄着拐杖从院子慢悠悠的走到百米外的地里,仔细查看枇杷树的花儿开得如何。眼见天阴着似乎要下雨,又慢悠悠的把摊在地上晒着的玉米粒收起来。

肖太发几乎一辈子都住在龙泉山上。这位总是笑眯眯的老人,最喜欢静静坐在大佛寺的门口,对他来说,这里已经和家无异。

住在山中几十年,老大爷其实还有另一层身份——国宝守护人。山间秘境中,一块巨大的“天落石”上,1300余字的篆刻讲述着北周一段故事。

龙泉山中藏秘景

1400余年前的石刻讲述北周文王往事

从318国道上拐一个大弯,爬上仅能一车通行的蜿蜒小道,再往前行驶大约两公里,在喇叭花、南瓜花的簇拥中,一座飞檐翘角的古建筑就出现在眼前。

向内走,是一方不大的院落,残损的一尊大佛安坐寺内。再往后,穿过一间小屋,登上几级阶梯,“天落石”巨壁映入眼帘,北周文王碑刻于此石上。

这处碑刻建造于北周元年,即公元557年,距今已有1400余年,是国内唯一一块保存至今、以碑文形式记录北周时期史事及叙述北周政权奠基者宇文泰的石刻。2013年3月,该碑被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除此以外,在碑所在的石壁上,还有一系列古石刻,分别龛刻于唐、宋时期,共计五十余龛及相应的题记。后人因以建庙一座,也就是现在的大佛寺。

肖太发的家就在大佛寺旁数米开外,53年前的一声枪响,让他与大佛寺结下缘分。

 

 

从青葱少年到耄耋老者

守碑人53年如一日看护国宝

1968年8月23日早上,正在地里干活的肖太发听到一声鸣枪——这是村民兵连长集合的信号。放下手中的农活,时年24岁的肖太发赶到村上参加紧急会议。当时的领导给了他指令:去把天落石上的碑守好。“白天黑夜不能断人。”

接到任务后,肖太发回到家,与母亲商量着轮流值守。白天由母亲看护,肖太发外出干活,晚上则由肖太发照看。为了更好的照看石碑,肖太发在碑前打地铺睡了半年。有时夜里风雨,被子打湿也不能离开。

自那时起,他便对石碑小心看护,早上起床到碑刻处逛一圈,夜里睡前再逛一圈才能安心躺下。干活时,中午回家吃饭也要去看一眼。

最初,肖太发并不是太明白守护石碑的意义。“只晓得是个文物,要好好把它守起来。”肖太发记得,有一次,小娃娃翻过围墙,躲到石头后面企图逃学。肖太发十分严肃,带着孩子去了派出所一趟。“我的工作职责就是要管这些,不管小娃娃还是大人,对文物有威胁就要管。”

78岁仍坚持每日巡逻打扫

未来希望儿孙继续守护传承

几十年来,肖太发对大佛寺内的一切如数家珍。哪些瓦片是换过的?哪块地砖是哪年重贴的?围墙什么时候重新调整过?而对他所守护的文物本身的历史,也能倒背如流。如今,78岁的肖太发仍然坚持每天在大佛寺中巡逻,打扫。

每到周末,到龙泉山上休闲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有游客向这位老者提问,他一定会热心解答,遇到有带着小娃娃的游客,肖太发也会多叮嘱几句,注意保护文物安全。

2019年开始,相关文保单位再次对大佛寺修缮,补漆、加固、安装监控……目前,修缮工作已进入尾声,正等待验收。

大佛寺院子里的树是肖太发旧时种下的,年轮生长,人也在老去。他希望自己百年之后,儿孙能够继续守护国宝。在这里,诸事皆新,也一切如故。

【新闻多一点】

“北周文王碑”刻于北周孝闵帝元年(公元557年),碑首刻蟠螭、佛龛、莲花、米雀、扶桑叶片。额题阳文正书竖读十五行,记碑名、领衔、立碑人强独乐的官爵,碑文阴刻竖读40行,一千三百十余字,主要叙述西边魏实际执行者、北周政权奠基人宇文泰生平业绩,北周代魏史事,以及西蜀立碑缘起等等。

这是我国唯一一处保存至今、以碑文的形式记录北周时期史事、为宇文泰歌功颂德的石刻,极其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