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带血的麝香”背后利益链:偷猎团伙布200多个钢丝套“杀麝取香”

2021-11-24 08:43:27来源:红星新闻编辑:覃贻花

麝香,被称为 “名香之冠”“名药之首”,是一种极其稀缺的资源,因供不应求,市场价格日益昂贵,天然麝香1克甚至比黄金还贵,因此又被称为“软黄金”。

而天然麝香,取自于麝,尤其是雄性马麝的麝香更为珍贵。2012年,国家林业局公布报告显示:国内野生马麝种群已下降至28000只!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一只成年雄麝可分泌麝香大约在50克左右,盗猎者仅仅为了六七千元就不惜对马麝痛下杀手,而麝香几经转手,“中间商”可获得上万元利润。

民警正在对案发现场进行调查

“他们利用马麝的生活习性,下了几百个套子,马麝被套死亡后,嫌疑人每隔一段时间前来,找到被套死亡后的马麝,直接用刀割下麝香,尸体就地抛弃,令人十分痛心。” 谈到德格县这起重大的偷猎马麝案,四川甘孜州德格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痛心地说道。

去年夏天,格某、马某等五人在德格县非法捕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马麝8只,并将麝香出售。11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格某等5人被法院以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5年到12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在这起偷猎马麝案背后,是一条充满血腥、贪婪、罪恶的“带血麝香”利益链条——偷猎团伙在多座大山上布下200余个钢丝套,非法猎捕、杀害马麝,然后割下麝香,暗中销售给假称收购土特产的“中间商”。“中间商”收购之后再向外销售,以此牟取暴利。

如今,德格县组建了“物防加人防”的模式,除了当地群众自发保护,近千人成为巡护员,守护着高原上的马麝等野生动物。

猎杀——

盗猎团伙山上布200多个钢丝套

多只马麝被猎杀,麝香被人割走

麝,又称为麝獐、香獐,可分为林麝、马麝、原麝、黑麝和喜马拉雅麝等5种。很多人知道“麝”,是源于影视剧中屡屡出现麝香的 “宫斗故事”,让人对其愈发感到神秘。

资料显示,麝多生活在海拔2000~4000米以上的高山草原或密林中。麝,是唯一一种自带香气的鹿,雄性麝的下腹部有麝香腺,这种香腺可以帮助雄性麝标记领地、吸引雌性。香腺囊中的分泌物干燥后形成的香料即为麝香,麝香是珍贵的中药材和优质定香剂,具浓郁香味,穿透力强,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兴奋作用。

盗猎者所猎杀的野生动物

麝香,是麝的标志性特点之一,也可以说是麝的噩梦。

2020年7月31日,德格县当地人石某在放牧时,突然发现脚下有钢丝套,这引起了他的警觉。

德格县境属青藏高原东南缘,横断山系沙鲁里山脉,全县相对高度3188米,平均海拔4235米,境内集雪山、森林、草原于一体,有冰川30多条,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30座,境内野生动物有哺乳类、鸟类、两栖类、爬行类共170余种,其中不乏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白唇鹿、豹、金雕、黑熊等,麝,也在其中。

被钢套猎杀的马麝

以钢丝套为中心,石某开始了搜索,果不其然,多处疑似獐子、鹿子的尸体上,无一例外都有钢丝套。石某大概数了一下,山上被人放置了100多个钢丝套。

他马上向警方报警,德格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山上的一幕幕触目惊心:多只马麝被钢丝套缠住死亡,有的马麝已经腐烂,眼眶里黑洞洞的,不少马麝体内麝香已被人割走。

经过排查,德格警方很快锁定从外地而来的格某等四人,案发现场被猎杀疑似马麝多具,已安装钢丝套(捕猎工具)200余个,还未安装的钢丝套60余个,并在现场提取若干物证。

同年8月10日,在理塘、雅江、新龙警方的配合帮助下,格某等4名嫌疑人先后落网。随后,通过摸排,德格警方还抓获了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犯罪嫌疑人马某。

落网——

盗猎者和收购者均获刑

最高被判12年6个月

被抓获之后,次某等人一开始并不承认偷猎马麝,但在事实面前,很快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21年3月12日,四川省甘孜州人民检察院指控五人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向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甘孜中院经审理认为,2020年6月20日左右,被告人次某、麦某经商议,决定去往德格县竹庆镇协庆村对面的山上套取马麝,以获取麝香,随后二人找到被告人降某,让其驾驶车辆负责接送。于是,三人驾车来到协庆村与浪多乡交界山上,次某、麦某将事先准备好的200多个钢丝套安放在协庆村对面的山上后离开。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2020年6月底,被告人降某开车将被告人次某、麦某、格某送至协庆村对面山脚下。随后,被告人次某、麦某、格某分组到安放钢丝套的地方查看,发现已套住3只马麝,便用刀具割取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四人将3个麝香带至新龙县,以2.3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被告人马某。除去开支后,四人将钱平分。

同年7月初,被告人降某开车将被告人次某、麦某、格某送到协庆村对面的山脚下。三人分组来到安放钢丝套的地方查看,发现已套住两只马麝,便用刀具割取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四人将两个麝香带到新龙县,卖给了被告人马某。马某到案后,向德格县公安局上交其收购的3个麝香。

同月,被告人次某、麦某、降某再次前往竹庆,被告人次某、麦某发现钢丝套套住3只马麝,便割下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麝香放于被告人次某处,还未来得及卖出即被德格县公安局抓获归案,3个麝香依法被德格县公安局扣押。被告人次某、麦某、降某、格某于8月10日被德格县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被告人马某于8月13日被德格县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甘孜中院认为,被告人次某、麦某、降某、格某共同非法捕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马麝8只,情节特别严重,马某某非法收购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制品,价值达12万元,情节严重。五名被告人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管理制度,均构成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次某、麦某、降某、格某共同商议并实施猎捕行为,系共同犯罪,四被告人在共同犯罪所起的作用相当,故本案不区分主从犯。

鉴于被告人次某、麦某、格某、马某在犯罪后,如实供述罪行,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确有悔罪表现。最终,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次某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格某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5万元;被告人麦某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降某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马某犯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起底——

麝香贵比黄金,偷猎者痛下杀手

中间商以收土特产名义收购贩卖

红星新闻记者多方梳理发现,在5人获刑背后,是一条血腥与罪恶的地下链条——次某等4人在多座有马麝出没的大山上布下200余个钢丝套,非法猎捕、杀害马麝,割下麝香,暗中销售给“中间商”马某。

马某又对外销售,牟取暴利。疯狂的背后是利益驱使,次某等人为了区区几千元,就对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马麝等野生动物痛下杀手,其残忍程度令办案人员痛心不已。

犯罪嫌疑人指认藏麝香的冰柜

次某回忆,下钢丝套后大约一周,几人分组到安放钢丝套的地方查看,发现已被套住的3只马麝,便用刀具割取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然后将3个麝香带至新龙县,以2.3万元的价格卖给马某。

约10天后,次某、麦某、格某三人分组来到安放钢丝套的地方查看,发现已套住两只马麝,便用刀具割取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将两个麝香带到新龙县,以1.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马某。

又过了10多天,次某等人再次前往竹庆,发现钢丝套套住3只马麝,便割下麝香后将马麝尸体掩埋,还没来得及卖出麝香就被德格县公安局抓获,3个麝香被德格县公安局扣押。

相比次某等人的非法猎杀,这条地下利益链的收购环节,则更加隐蔽。

今年59岁的马某是甘肃人,居住在甘孜州多年,平时以买卖虫草、菌子、牦牛肉等高原土特产为主,私底下却从事野生动物相关制品买卖。其实马某并不熟悉次某几人。但在次某等人找上门销赃时,马某没有过多掩饰,而是直接谈价格收购麝香。

“在马某的微信上,充斥着买卖野生动物的内容,有人问过他:收不收狼头?”办案民警介绍,从马某的行为举止来看,其并非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他打着收购土特产的合法外衣进行着野生动物的买卖,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正是野生动物消费市场刺激了源头犯罪。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法院判决书显示,次某等人售出麝香的价格,约为7500元一个,即便两次下手售卖了5个麝香,所得不过3.8万元,四人平分,每人约为9500元。而经相关部门鉴定,依法扣押的6个麝香均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马麝麝香,每个麝香价值2.4万元;侦查机关依法提取的5具疑似马麝尸体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马麝,物种整体价值为每只3万元。

“这还只是鉴定的价格,实际上,在一些黑市上,麝香的价格远远高于这个。”一位办案民警称。

红星新闻记者走访四川省内多个中药材市场,发现麝香的价格从数百元至数万元不等,在多个网络平台上,一些麝香更是论克卖。一家中医馆的“天然野生麝香”,包装好后0.3克要680元,即便三盒一起销售,0.3克也要633元/盒。多家自称天然麝香的店铺标出的价格显示,麝香约在800元/克以上,而四川多家珠宝经营商给出的11月22日黄金价格,每克也没有超过480元。

天然麝香价格不菲,人工合成的价格也不低。在网络平台上,某知名药商的人工合成麝香粉,1克也要488元。

探讨——

各地屡发偷猎马麝取麝香案

增强公众法治、环保意识任重道远

作为“名香之冠”和“名药之首”的麝香,是一种极其稀缺的资源,由于供不应求,麝香的市场价格日益昂贵,这也是许多犯罪分子对马麝下手的主要原因。

麝的性格普遍敏感,神经高度紧张,应激反应相当强烈,所以人工饲养的难度很大,过去大部分麝香的来源都是野生采集。而来自香水工业和中医药产业的大量需求,让不少人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导致野生麝遭到了严重的偷猎。

犯罪嫌疑人盗割的麝香

马麝,2002年10月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08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物种。2012年,国家林业局公布报告显示:国内野生马麝种群已下降至28000只。

仅仅四年后,2016年,四川德格仍有团伙布设钢丝套等围猎设备300个,猎杀了19只马麝,只为“杀麝取香”。

猎杀马麝的行为,也在各地屡屡发生。

2019年,杨某等二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在祁连山林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因擅入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非法猎杀6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马麝,杨某等二人被祁连山林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20年1月,四川德格警方破获了一起马麝盗猎案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盗猎者先后5次共放了50个钢丝套捕杀野生动物,其中被捕杀的马麝有6头。

2021年,青海省同德县的利某、李某非法抓获马麝2只、岩羊1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实际上,过去数年中,多地公布已查获的数起野生动物非法走私、收购、贩运和经营案件表明,国内对野生动物犯罪保持零容忍和高压严打态势,以遏制并消除这一血色产业链。

根据我国刑法和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行为人只要实施了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行为,不管数量多少、是否得逞、结果如何,情节严重与否即构成犯罪。

但几乎所有野生动物都共同面临的两座大山:栖息地破坏和偷猎盗猎。

以麝为例,大多数的麝都栖息于山地,高度依赖森林、灌木丛甚至草原,再加上胆小敏感的天性,使得它们会尽可能地选择远离人类的地方,选择尽量原始的野外环境居住。

给群众普法

这也给守护和打击带来了不小的难度。以德格县为例,该县组建了“物防加人防”的模式,除了当地群众自发保护,近千人成为巡护员,守护高原上的马麝等野生动物。

“不过,甘孜州地域辽阔,许多地方山高林密,巡护人员不可能24小时不间断看住每一处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德格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此外,一些过度开发造成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破坏和退化,也会给野生动物的生活等带来影响,但是我们需要清楚的一点是,这件事情更大的价值在于关注。”

一方面,麝香等是非常重要的一种中药,但更重要的是,野生动物是自然生态系统中不可替代的重要组成部分,毫无疑问,非法猎捕行为会造成巨大的生态资源损害。

专案组民警正在办案

该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德格公安加大了对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行为的打击力度,但同时也需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对待猎杀野生动物等违法犯罪,公安机关一直在采取高压态势打击,这对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生态环境具有积极意义,但公众法治意识、环保意识增强之路任重道远,只有注重生态资源的保护,才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如何兼顾保护与利用的关系,还需社会各方不断努力。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仅有川西等地,还维持着数量不错的麝种群——四川恰恰是一个关注比较早、保护开展比较早的地方。

从今天起,我们应给自然更多目光。

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图据德格警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