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宋朝成都正月灯会

www.scol.com.cn  (2018-07-14 06:21:07)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顾强  

唐朝皇帝在“青羊宫”内观灯的情景。

南宋画家朱玉的孤品《灯戏图》。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陈荷实习生曾贝佳

“鼓吹连天沸五门,灯山万炬动黄昏”。这是陆游诗文中对宋朝成都十二月市之正月灯市的描写,后人可以从中一窥当时的繁盛景象。

元代成都人费著写的《岁华纪丽谱》里引用唐人的《放灯旧记》称,安史之乱时,唐玄宗为避战祸到了成都,就把元宵灯会的习俗也带到了成都。成都灯会起源于唐睿宗景云二年(771年),最初只在正月十五日举办一夜,唐玄宗时增加为三夜。

“宋朝灯市在灯会的基础上发展。灯节期间,游人聚集,灵药名花工商珍奇无不备具。”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小红说。

壹 成都灯市

集中在大慈寺和昭觉寺

《岁华纪丽谱》提到:“宋开宝二年,命明年上元放灯三夜,自是岁以为常,十四、十五、十六三日,皆早宴大慈寺,晚宴五门楼,甲夜观山棚变灯。其敛散之迟速,惟太守意也。如繁杂绮罗街道,灯火之盛,以昭觉寺为最。”

“由此可知,宋代成都放灯主要集中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从地点来看,宋代的灯市主要集中在大慈寺,还有在昭觉寺。”王小红说。据史料记载,成都灯会最初只在正月十五日举办一夜,到唐玄宗时增加为三夜,北宋时增为五夜,南宋为六夜,明代进一步增加为十夜。

在成都文化公园支矶山上,有一面总长134米,平均高度8米的《灯会溯源图》浮雕墙。整座浮雕墙分三部分:唐代、宋代、明清时代。其中,宋代部分,主要展示了宋商贾集市因照明辅以灯,促使各式彩灯不断出现,如方灯、圆灯、具有动感的鱼灯、兔灯等以及灯会盛况情景。

当时市区街坊华灯齐放,艳彩映天,青羊宫的道灯,昭觉寺的佛灯,大慈寺的冰灯等,精巧奇绝,引人入胜。此后,每年元宵节,成都各官府、大户人家、大小商铺都是自己制作鳌灯,沿街挂3天。这一习俗,一直沿袭到五代十国后蜀时期。

王小红介绍,“由于众多人参与这一活动,商机无限,自然而然形成了以燃灯观灯为主题的商品交易集会。灯节期间,游人聚集,于是灵药名花工商珍奇无不备具。”

贰 开怀纵饮

元宵成都已然不夜城

曾任成都知府的宋人田况曾在《上元灯夕》一诗中描写了灯市的盛况,他写道:“春宵宝灯然,锦里烟香浮。连城悉奔骛,千里穷边陬。衯裶合绣袂,轣辘驰香辀。人声震雷远,火树华星稠。”

“意思就是灯市上人很多,盛况空前,熙熙攘攘。街市上火树银花,灯特别多,照亮了黑夜,看着像白昼一样。”王小红说,陆游也有一首诗《丁酉上元》专述成都灯市之盛,诗中描写道:“突兀球场锦绣峰,游人仕女拥千重。月离云海飞金镜,灯射冰帘掣火龙。”又说:“鼓吹连天沸午门,灯山万炬动黄昏。”可见宋代成都正月灯市盛况之一斑。

宋代,人们开始搭建大型“灯山”,点燃后,“金碧相射,锦绣光辉”。而成都上元节放灯三夜,官府搭建山棚,制作变幻新奇的灯笼,举行灯会,灯山可以和京师媲美。

《岁时广记》卷十《州郡灯》条载:“成都府灯山或过于阙前,上为飞桥山亭,太守以次,止三数人历诸亭榭,各数杯乃下。从僚属饮棚前,如京师棘盆处,缉木为垣,其中旋植花卉,旧日捕山禽杂兽满其中,后止图刻土木为之。蜀人性不兢,以次登垣,旋绕观览。”

“成都的元宵节已成了狂欢节,元宵节时的成都已然不夜城。灯夕期间,太守带头游灯山,与僚属饮于灯山前,都人士女齐聚都来观赏。”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魏华仙表示。

灯会结束后,由通判主持宴请灯会期间负责治安的都监,称“残灯会”。它开始于张咏任职时,且初在十七日举行,南宋时已无固定日期。

四川大学城市研究所教授何一民提到,宋代成都的元宵灯会不仅吸引了成都府属城乡居民前来观赏,也吸引了成都以外各府县城乡居民前来观赏。当时灯市的规模还可以从一个数字来推测:“成都元夕,每夜用油五千斤”(庄季裕《鸡肋编》卷上)。综合史料来看,当时的灯市还将观灯、文艺演出、商贸展销、体育竞技融为一体,独具特色。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