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遨游宴饮奇遇看风流

www.scol.com.cn  (2018-08-11 06:20:16)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顾强  

三月蚕市场景复原图。

扬雄在《蜀王本纪》中写道:“蜀之先,名蚕丛,教民蚕桑。”

可见,远古时代,生活在成都平原的蜀民族,就已经学会了栽桑养蚕。

“蜀”字在甲骨文里是蚕的象形,故东汉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说:“蜀,葵中蚕也。”

四川养蚕业自古发达,成都又是织锦业繁荣的地方,有锦官城之美誉。成都蚕市,随着丝织业和贸易活动的发展应运而生。

唐代四川丝织业繁荣发展,丝织品产量可观且质量上乘。唐玄宗时,益州贡春彩、绫罗绸缎达10万匹。唐中宗时,一次,蜀郡负责织造安乐公主的丝织裙,织品精致,细如发丝,“明目者方见之。”

至宋代,成都蚕市进入大发展、大繁荣时期。宋代成都蚕市持续时间长,人流量大,贸易活跃,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在成都十二月市中,蚕市位列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三市”之一。“锦里,蚕市。满街珠翠,千万红妆。玉蝉金雀,宝髻花簇鸣 ,绣衣长。”

壹 遗俗

农闲开蚕市娱乐逐欢欣

蚕市的举办,意味着一年的耕作即将开始。

蚕市顺应农时,官府又重视和提倡,充分体现了古代以农为本的思想,从侧面反映出蜀中养蚕缫丝的发达,为蜀锦的发达提供了牢实的基础。

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小红介绍,蜀中蚕市原是蚕丛氏养蚕活动的遗风,是与祈求蚕事兴旺的活动结合在一起的。

传说,为了鼓励百姓养蚕、求得丰收,每年春天在桑树抽枝发芽时,后世蜀王都要按先祖蚕丛留下的规矩,举办蚕市,祭祀蚕神,分发蚕种。

到了宋代,此类纪念活动转移到学射山进行,蚕事信仰才有所淡化。由于地少人多,农户在农闲之余以养蚕为业,形成了以蚕器、丝织物交易为主的蚕市。举办蚕市是在春耕前的农闲时间,所以农民既可在繁忙的农事前尽情娱乐,也可在市场上出售农产品。

苏轼在《和子由蚕市》中写道:“千人耕种万人食,一年辛苦一春闲。闲时尚以蚕为市,共忘辛苦逐欢欣。”

蚕市逐渐进入成都市内,能为更大规模的交易提供场地、仓储、有效管理。蚕市比以前更繁荣,唐代时,每年有上万人参加。

到了宋代,成都蚕市举办时间更长、地点更多。蚕市从农历正月延续至三月,官府还新增创设了圣寿寺蚕市、宝历寺蚕市等。

据《岁华纪丽谱》记载,一年中,规模最盛大的蚕市就有三次,分别是正月初五(在南门)、正月二十三(在圣寿寺)和三月二十七(在大西门睿圣夫人庙前)。

随着养蚕业的迅速发展,蚕市也相应多了起来。据不完全统计,成都地区还有以下几处蚕市:二月八日和三月九日(均在大慈寺)、二月二日(宝历寺)、三月三日(学射山)、三月(龙桥)、三月(乾元观)等。

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魏华仙介绍,蚕市地点分散在西南边的五门、圣寿寺,东南边的宝历寺和西边的大西门睿圣夫人庙等,几乎囊括城市四周。

蚕市主要集中在正月到三月之间,短短两三个月内至少有九次之多,可见两宋时期成都蚕市交易活动的频繁和商业贸易高度发达。

贰 购物

琳琅商品丰蚕市有奇遇

蚕市中,要贩卖蚕器和各种农具,这是因为农民需要为开春后的生产和生活做准备。

农民从蚕市买来养新蚕的工具,“荻、箔,乃荐蚕之具,瓢、轮、土釜乃缫丝之物。”并交换蚕种、桑条及蚕丝制品。

农民还在蚕市中购得耕作的农具。北宋治蜀名臣、益州知州张咏,在圣寿寺前设蚕市,目的就是“使民鬻农器”。

此外,还有妇女用的针织用品等,资金来自变卖余粮所得。“齐民聚百货,贸鬻贵及时。乘此耕桑前,以助农绩资。物品何其多,碎琐皆不遗。”

蚕市商品具有多样性,除了农具,名花、灵药等奇宝异货亦杂列市中。

酒食摊贩也充斥其间,有各种娱乐活动,表演杂技,演奏音乐,游艺娱乐,竞技节目等,丰富多彩。

《方舆胜览》中记载道:“二月望日鬻花木蚕器于其所者,号蚕市。”说明蚕市上也有时令花木出售。

黄休复在《茅亭客话》记载了几则奇闻:

蚕市上,“有鬻龙骨叟,与孙儿辈将龙骨齿角、头脊之类凡数担,至暮货之,亦尽……因蚕市有王仲璋,得一蛇蜕,长五六尺,腹甲下有四爪如雀之四爪。胡本立得一龟,小如钱,绿色,背有金线,界成八卦象。郑伯广得一小瓢子,如垒,两皂荚子坚实重厚,无有及者。休复亦曾得芝本两层,抱石而生。”

意思是说,蚕市中存在有恐龙化石交易。同时还说,蚕市中,人们与青城山神仙隐士的相遇,与奇珍妙物的交易。

“蚕市有好事者凌晨而往,忽有遇神仙者……相传青城山仙人隐士,多蚕市接救人耳。”这表现出一种市井猎奇心态。

这一系列的奇妙之旅,为蚕市增添了更多妙趣与人气。

叁 游赏

蚕市趁遨游立马看风流

蚕市除了是货物交易的场所外,还是人们邀亲朋游乐观光的好去处。

许多传说、诗歌中提到蚕市,常用“观”或“看”等之类字眼。

蚕市带有遨游的游乐色彩。唐五代以来,蚕市中,人们除买卖蚕桑之具外,还在这里游玩、饮酒、娱乐等。

比起单纯的蚕桑交易,对普通百姓来说,更有趣的或许就是这些娱乐休闲活动了。

韦庄说:“锦里,蚕市,满街珠翠。千万红妆,玉蝉金雀,宝髻花簇鸣珰,绣衣长。日斜归去人难见,青楼远,队队行云散。不知今夜,何处深锁兰房,隔仙乡。”

北宋僧人、词人仲殊《望江南·成都好》词云:

成都好,蚕市趁遨游。夜放笙歌喧紫陌,春游灯火上红楼,车马溢瀛洲。

人散后,茧馆喜绸缪。柳叶已绕烟黛细,桑条何似玉纤柔,立马看风流。

写的都是蚕市中人们纵情享乐的情景。可以说,蚕市已是一个融商品交换和大众游宴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地方节日了。

在蚕市中,你既能见到“经年储百货,有意享千金”的大商人,也能看到“器用先农事,人声混乐音”的街坊市民。

四川大学陈国堂先生的研究指出,蚕市原本充满了朴素的乡野气息,但由于发达的社会经济对它进行了深层塑造,使其成为灯红酒绿的热闹场所,具有了市井特征。

肆 宴饮

早宴祥符寺晚宴信相院

人流的大量集聚、地点和时间的相对固定等因素使蚕市增加了许多游乐资源,蚕市游乐成了成都士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宴饮,则是宋人岁时节庆游乐活动的重要项目。

据《岁华纪丽谱》记载:

正月五日,五门蚕市,太守“即门外张宴”;

二十三日,圣寿寺前蚕市,太守先诣寺之都安王祠奠献,然后就宴。旧出万里桥,登乐俗园亭,今则早宴祥符寺,晚宴信相院;

二月二日,宝历寺前蚕市,晚宴于宝历寺;

三月三日,学射山至真观前蚕市,宴学射山。晚宴于万岁池亭,泛舟池中;

二十七日,大西门睿圣夫人庙前蚕市,太守先诣诸庙奠拜,宴于众净寺,晚宴大智院。

可见在宋代,成都一年中的每一次蚕市,太守均会携其僚属在蚕市所在地举行宴饮活动。

不止是官员,文人士大夫和普通百姓也常在蚕市宴饮。田况《成都遨乐诗》之《五日州南门蚕市》有云:“日暮宴觞罢,众皆云适宜。”

范成大《离堆行》也写到其游逛成都蚕市时的宴饮活动:“成都火米不论钱,丝管相随看蚕市。款门得得酹清尊,椒浆桂酒删膻荤。”

《岁时广记》引《四川记》云:“郡守就子城东北隅龙兴寺前,立山棚,设帷幕,声乐以宴劳将吏,累日而后罢。”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荷实习生曾贝佳(部分内容来自刘术文章《唐宋时期成都的蚕市及游乐活动》)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