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7个高原机场 他是开路先锋

http://www.scol.com.cn  (2006-08-03 06:07:34)  来源:  
编辑:早报记者孟梅实习生彭薇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消息  7月12日,当中国国际航空西南分公司一架波音757-200型飞机稳稳降落在西藏林芝米林高原机场时,欢腾的人群把第一条哈达献给了这架波音客机的执行机长韦一强。有着“雪域江南”之称的林芝历史性地迎来了第一架民航客机,而韦一强也创下了飞行38年来试飞7个高原机场的传奇故事……

  从开坦克到开飞机>>>

  入川38年就飞了38年

  心愿:“我满足了,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我都开的是大家伙。”



  笑起来微微皱起的鼻子,习惯性地挠着脑袋说话。实际上,很难把韦一强这个人们眼中爽直、豪迈的汉子和那个以“出产”晋商闻名的山西平遥古城联系起来。1950年,韦一强就出生在这个古城一个运输公司工人的家中。

  韦一强最初的志向是做一名驰骋蓝天的战斗机飞行员。阴差阳错,1968年2月,想当飞行员的韦一强进入了河北张家口某部队独立团做装甲兵。

  “仅用12天的训练时间,我就能开着那辆自重59吨的59式坦克在训练场上左冲右突了……”也就是从那时起,韦一强感觉自己在驾驭机械方面有着一定的天赋,“是啊,和我一起进部队的战友都是花了40多天才将坦克开走。”

  半年后,1968年8月,原本以为自己与飞行无缘的韦一强又幸运地成了第一批从部队里招收的飞行员,到中国民航广汉飞行学院的前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学习。他从此进川38年,从事他所热爱的飞行事业也是38年。“我满足了,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我都开的是大家伙。”韦一强身子微微往后一仰,脸上荡漾出一抹笑意……



  从飞拉萨到飞林芝>>>

  7个高原机场由他“开路”

  心语:“60分钟后,我就要驾驶着这架飞机飞往拉萨,这在全中国还是第一次……”



  1992年,国航西南公司的前身西南航空公司引进了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波音757宽体客机。1996年,刚满46岁,也是才从图154机长转为757-200机长的韦一强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着这架757试飞拉萨贡嘎机场。

  “贡嘎机场的海拔是3600米,我开图154已经飞过很多回,这次驾驶这个大家伙飞还是觉得新鲜。”言语间,韦一强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尽管对贡嘎机场早已熟悉,但在试飞前一天晚上,韦一强还是短暂地失眠了。“早上7点起飞,我5点就到了机场,把飞行程序又仔细地看了几遍……”韦一强说,看着晨光中的757,他有一种成就感。“60分钟后,我就要驾驶着这架飞机飞往拉萨,这在全中国还是第一次……”2个小时后,当飞机稳稳地停在贡嘎机场后,从来不爱照相的韦一强,第一次主动邀请机组成员在飞机前合影留念。

  从此以后,韦一强就与高原航线结下了“缘”。随后,他先后驾机参与试飞了西藏邦达机场(海拔4338米)、九寨机场(海拔3448米)、迪庆机场(海拔3300米)、格尔木机场(海拔2841米)、丽江机场(海拔2243米)和林芝机场(海拔2949米),这些全国知名的高原机场迎来的第一架飞机都是韦一强驾驶的波音757-200,而在他试飞后,航空公司才会陆续开始根据试飞得到的一系列准确数据培训飞行员,同时新建的机场也会根据试飞后的数据结果进行调整,为最终的航线开航做足准备工作。



  从机长到功勋飞行员>>>

  还没找到合适的接班人

  心声:“我一直看重飞行员的人品,开飞机就如同做人,人品不好,我想他开的飞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正是成功试飞了这么多的高原机场,在民航界内部,韦一强被大家尊称为“高原开路先锋”。在1999年,他得到了民航界的最高荣誉———被民航总局授予“功勋飞行员”的称号。

  “我最喜欢的还是波音757-200机长这个称呼。”韦一强爽快地说:“从1996年和这个大家伙结上伴,我们都有10年的感情,是老伙计了。”

  “按照公司的规定,超过56岁的飞行员就不允许飞高原航线了,我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只想有更多的人能接我的班。”抚摩着自己多年积累下的、足足有半人高的飞行记录,韦一强的感叹溢于言表:“公司现在有300多名机长,16名能飞RNP(注:精密导航技术,是利用飞机自身机载导航设备和全球定位系统引导飞机起降的新技术)的机长,按道理应该不缺接班人,但我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在韦一强看来,一个真正称职的机长,不仅是飞行技术过硬的能手,更应该是人品优秀的一个好人。“我一直看重飞行员的人品,开飞机就如同做人,人品不好,我想他开的飞机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人品问题上,韦一强显得格外固执:“一飞机几百名旅客的性命都在你手上啊!”

  现在,阿里机场和康定机场的选址工作又开始了,韦一强却多了一种矛盾的心理:“我希望在退休之前,能参加这两个机场的试飞,但我又希望担任试飞主角的不再是我这个老头,而是新的年轻人!”

  □新闻链接

  林芝机场

  林芝机场于2003年10月开工建设,定位为支线旅游机场,今年4月28日竣工验收。林芝机场飞行区等级为4C级,跑道长度3公里,宽60米,最大起降机型为波音757,停机坪可同时停放两架该型飞机。

  林芝米林机场是世界上最难飞行的机场之一,机场海拔2949米,低于海拔4338米的昌都邦达机场和海拔3600米的拉萨贡嘎机场。但该机场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带,周围都是4000多米的高山峻岭,飞机起降只能在狭窄弯曲的河谷中飞行。另外,机场多低云天气,风向多变,飞机只能利用上午时刻起降,机场全年适航时间累计仅有100天。

  □面对面早报记者vs韦一强

  每一次试飞

  我都充满信心

  天府早报:在您试飞了这么多高原机场中,哪个机场给您留下的印象最深?

  韦一强:当然就是这个月刚刚完成试飞的林芝机场。这个机场与其他的高原机场都不能比。论海拔,它比九寨机场还低,但是它周围全是海拔超过4500米的山峦,最高山峰6500米。整个航线都是沿着河谷设计的,航线两边山峰之间的最窄处只有2.2公里,两侧山脊近在眼前,飞行航路曲折多弯,需要连续作小“S”形调整,直到距地面180米时,飞行航迹才能稳定。

  这在我几十年飞行生涯里也称得上是一次特殊的驾驶体验。飞行难度在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飞行条件对飞行员的技术绝对是个挑战。

  天府早报:在这些机场的试飞过程中,您害怕过吗?

  韦一强:在整个试飞过程中,从起飞到降落,我们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对于突发事件也都提前做了紧急预案,可以说,每一次试飞我都是充满信心的,但飞过之后,有时还是会后怕。

  在九黄机场的试飞中,就在飞机要接地的一瞬间,突然从跑道对面吹来一朵乌云,顿时就将跑道遮住了,从驾驶舱根本看不到跑道。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将飞机一下从接地状态拉升起来,等云散了再次落地,整个过程也不过是5分钟,但当飞机平稳着陆时,我发现旁边的副驾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说:“韦机长,这太危险了!”我后来一想,其实也挺后怕的,如果当时判断失误,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天府早报:您常把试飞比做走钢丝,您觉得一次成功的试飞主要靠的是什么?

  韦一强:靠的是充足的准备工作,比如这次试飞林芝,光试飞方案我们做了5份,每份都长达15页,方案主要针对机场设计、进道、着陆、潜行起飞、单飞发动机紧急返降等多项试飞项目。在试飞之前,我们试飞组又专程坐汽车沿航线前往林芝机场进行了多次考察,最终拿出了4套根据不同天气状况设计的试飞方案。结果证明我们的准备起了很好效果,在当天的试飞过程中,天气一直没有达到标准,最后我们采取了第4套方案,而放弃了最初的3套方案。如果不是准备的这么充分,我们当天只有返航。

  

  韦一强:波音757-200机长,国航西南公司飞行部总经理、一级飞行教员,民航总局功勋飞行员,从1968年便开始执飞成都-拉萨航线。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