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即新生 章泥用温暖书写温暖  

2020-11-19 17:45:20来源:四川在线编辑:苏桂明


大凉山风光

源于真实的震惊  化为笔下的探索

2016年底和2018年初,经省作协选派,章泥两次参加由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统筹组建的四川省脱贫攻坚验收考核抽查组,奔赴精准扶贫第一线。在仁寿县、开江县、甘孜县等地的贫困乡村,她进村入户走访调查。

一次次深入,章泥发现一个特殊的群体——那些因病因残致贫的深度贫困家庭。“他们几乎没有自身造血功能,只能依靠政府兜底或外力援助。”章泥笔下的主角正是其中一员。“我小说中的陈又木一家四口都有不同程度的残障,这是有现实原型的。我和考核组的成员看着他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真实情形,非常震惊。”据章泥透露,那个家庭的父亲是残疾人,母亲是智障,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7岁,因为贫穷,长期处于闭塞环境,孩子体弱多病,智力发展和语言能力都相对滞后,加之体弱多病,他们一直没能接受义务教育。章泥感到痛心,她想,如果脱贫攻坚工作能让这样的家庭彻底改变,脱贫攻坚真的就做到了“美好生活,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都不能少”。“但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贫困的代际传递。文明教育程度严重低下会使他们难以适应时代步伐,在日新月异的社会中缺乏竞争力,无法完成自身的超越而延续贫困状态。”想到这些,章泥决定,要写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如何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故事。她将自己变成了令她震惊的陈又木原型,以“我”为视点展开叙事,“在小说中,‘我’就是那个生活最艰难的贫困儿童,在脱贫攻坚的时代进程中,‘我’的成长和文明的开化,是千千万万偏远乡村的贫困儿童的成长和文明的开化。”

在小说中,小主人翁陈又木刚开始是和自然界对话,后来因为所处的社会环境的拓展,他对世界的认知也随之拓展,他到了农村的集市、在“瘫子”郑华家看到了电视、接触到了书本,后来接触到了手机、互联网,再后来从贫困乡村来到省城特殊学校念书……章泥写出了陈又木在时代进程中不断文明化的过程,“想让读者切身体会到改变贫困乡村的落后面貌,从内到外都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章泥说。


采风中遇到淳朴的村民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