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即新生 章泥用温暖书写温暖  

2020-11-19 17:45:20来源:四川在线编辑:苏桂明

往事并不随风  潜藏的情愫开启创作

敢于通过儿童的眼睛和和心灵,把小主人翁自身经历的今非昔比的变迁,置于精准扶贫这个对当代中国社会有着深刻影响的大背景中,既聚焦众多贫困户在国家、省、县、乡、村各方面积极外力作用下的改观,又注目贫困户乡亲与乡亲之间的相互帮扶,特别刻画了残障弱势群体的自身努力和心路历程——流畅的情节和一气呵成的升华,即便有真实的故事原型存在,也是不容易把握的,而章泥做到了。这,源于她多年的积累。

“以前我工作的地方就是一个贫困乡村,当时我在那里当乡村教师。记得有一次交学费,有个孩子从包里掏出一堆钱放在桌上,全是分、角币,皱巴巴的,钱上还有他手心里的汗水。还有一个小故事,十几年前,我们带了一部电影到对口扶贫村去,村里的人很高兴,来了很多人。后来下雨了,人群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一个孩子还在看。偌大的夜空下,这个孩子独自在雨中看电影的场景和画面,一直存留在我的脑海里,我觉得山村的人们对文化的需求是内在的,也是渴望的。”章泥的记忆闸门不断开启,太多往事终成为她笔下最温暖的光。


采风中遇到的可爱的孩子

多年后,当章泥带着创作任务走进村庄,那种撞击心灵的感动再次席卷而来,“我所接触的农村是既艰难又清新,我周围那些来自农村的朋伴,他们质朴、纯善而坚韧的一面对我内心有非常细致地触动。之前,我的作品很少写到农村,但关于农村的很多情愫却一直潜藏在心底。这次创作《迎风山上的告别》,正好把深窖于心的一些东西调动起来了。”

2018年12月,四川省作协和四川省扶贫开发局在北京举办“改革开放四十年,四川省脱贫攻坚文学作品研讨会”,会中,有些评论家与章泥见面,叫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陈又木”。那一瞬间,章泥觉得奇妙而欣慰,“作为一名写作者,我以文学的形式创造的那些千千万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员、那些平平凡凡的贫困人口中的一户,留在了不止是与我素不相识,而是与他们也素不相识的读者心中。”

笔下的人物被记得,于很多作家而言,已是莫大的荣耀。而章泥,想要达到的不仅仅如此。她还希望读者记得更多,作品中身残志坚的残疾少年“瘫子”郑华,受益于人机互动、柔性驱动的人工智能技术,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独立行走;一度失去自信的盲童邓亮亮,因为互联网接触到经典音乐而开启心智……当然,她还希望给读者传达更多,“我还清楚记得一个贫困村的村委会办公室的墙壁上,写着‘朝受命、夕饮冰,昼无为、夜难寐’,当时看到这句话,突然体会到了第一线的扶贫干部所怀有的强烈使命感。章泥直言,在现实和小说中,扶贫干部、第一书记、包括进村入户调研的督导组有意无意地也给这些贫困少年传递了很多信息、给予了很多关爱,加之他们自身的努力、不放弃,他们的人生因此获得一次次新的转机。“所以,《迎风山上的告别》是在写一个最弱小、最卑微的贫困少年的群体怎样在脱贫攻坚的时代巨潮中从无望中看到希望,从困境中走出困境。脱贫攻坚就是为了‘告别’,告别会看到更多的希望,走上新生的希望。”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